千里韩江是广东的第二大河流,唐以前叫恶溪,韩愈治潮祭鳄后才称韩江。地理学上把韩江称为典型的南亚热带暴流性河流,“其流急如马骋而汹涌,触之者木石俱往”,按古代的生产力,要在如此宽一里多的江面上建桥,殊非易事。事实上湘子桥从宋乾道七年始建,至明正德年间历三百五十年才大致形成十八梭船(浮桥)廿四洲(桥墩)的格局。

    有人说,府城街区外圆内方,无论你走哪条路,最终都能到达你想去的街道。经过最近十几年的修建,潮州的交通状况大大改观,形成了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很多街道修缮一新。当我们行走在熟悉的道路上时,心底总觉得十分亲切和自然。然而,这些与我们朝夕相伴、耳熟能详的街道,它们的名称究竟是怎样得来的呢?
 
    事实潮州的路名大有讲究哩。
 

    七十年前,少年饶宗颐先生创作的《优昙花诗》,这组诗刚一传出,便使当时潮州诗文界颇为惊叹,诗坛宿学皆与之唱和,这一年是1933年,饶宗颐先生只有十六岁,遂被称誉为“神童”。次年(1934年),中山大学中文系《文学杂志》刊载了这组诗。
 

    仙田乡俗称深田,位于市郊的磷溪镇,全乡姓丁,唯有一小角落姓陈,人称“陈厝巷”。当地有一民谚云:“先有陈厝巷,后有深田丁”。这一民谚,是有关仙田创乡的传说。
 
    据说南宋时,陈坦任海阳县知县,丁允元任潮州知军州事(知州),他们都是外省籍,是对地方施政有所建树的贤吏。
 

    潮汕铁路是中国较早的商办民营的铁路,在修筑这条潮汕铁路的过程中,曾发生了铁路沿线乡民打死日本人的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史称“潮汕铁路案”。在日本人的逼迫下,腐败的清政府为搪塞日本人,采用了李代桃僵之策,制造了一起残害人命的冤假错案。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潮州曾遭受过二次“屠城”。所谓“屠城”,就是陷城之敌对城内的百姓任意屠杀,血洗全城。这二次“屠城”分别发生于宋末元初和明末清初,既反映当时的民族矛盾,也反映了潮州人民在异族统治者屠刀下的英勇壮烈斗争和苦难,至今在古城区仍留下一些珍贵的遗迹。
 

    潮州人移居海外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南宋末年张世杰,陈宜中等人抗元失败,退入崖山,后又退到越南、泰国等地定居。但较大规模移民的,应是在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以后的事。那时潮梅一带贫苦人到澄海樟林港乘“红头船”出洋谋生,为潮人成批移民开了先河。    

    始建于宋代的潮州广济桥,以其桥梁与浮舟结合的独特形式,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称之为全国五大古桥之一。桥梁的建造,体现了某一时代的工艺技术水平,也体现了地方经济发展和科学技术水平。
    饶宗颐先生向对乡邦文献之学尤为关注,他十九岁时,就编纂了省内第一部桥志——《广济桥志》。《广济桥志》刊载于1936年中山大学文科研究所《史学专刊》上。
 

    最近,北阁景区新增了一处文化景观,这就是清·光绪《海阳县志》中提到的浪西楼。
 
    “浪西楼”最早出现在唐代苦吟诗派诗人贾岛的代表作《寄韩潮州愈》中:
 
    此心曾与木兰舟,
 
    直到天南潮水头。
 
    隔岭篇章来华岳,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