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作宏先生于《揭岭风情》上发文,指出乡进士、岁进士并非进士,这虽是常识之谈,谈不上振聋发聩的效应,但对于匡正社会上一知半解,却就信口开河做着“研究”的现象,很有针砭意义。于是借着他所起的话题,我也来谈谈相关现象,就是明经进士也非进士的问题。

  在粤东乃至广东当代作家中,黄国钦以散文创作著称。他的笔总是饱蘸家国情感,用散文的体式抒写一首首乡土之歌,袒露他“地之子”的情怀。其散文艺术世界,一方面是在散文中描绘一幅幅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地域风情画卷,另一重要方面则是唱给故乡的深情恋歌,同时也载负变革时代所蕴含的内心隐痛。

  郭作哲先生交代我为他的文学评论集写序已记不起是哪年哪月的事了。一叠厚厚的书稿默默无言地沉睡在我案头,也已经年并落满了灰尘。这些年他又陆续笔耕,不断为书稿增添厚度;同时也越来越绷紧了我的欠债感这一紧箍咒。这几天不得不搁置其他文债,掸掉郭先生书稿的尘埃,点点滴滴凑成以下方块字,滥竽充数算是序吧!

一代诗词名家曾习经一生酷好读书、藏书,手不释卷。在藏书、校书、辨书、著书等方面均有成就,其藏书封页皆署“湖楼”两字。  综 图

  港姓是一个稀姓,宋代编著的《百家姓》没有列入此姓,明代凌迪知编撰的《万姓统谱》和夏树芳编撰的《奇姓通》也没有列入此姓,直到2008年学者贾学平编撰的《新编千家姓》中,在单姓按音序排列的G序列里头9个读为gang的行列里,才列入了这个姓。

  近日,笔者在陆丰市河西镇石头山村发现第九任县令杨枝华和第十一任县令王之正遗留的联文石刻。陆丰于雍正九年置县,至1911年辛亥革命止,历任县令留下的遗世真迹很少,这一发现弥足珍贵。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严密封锁我游击区,地方反动势力活动猖狂,到处都有哨兵检查,给我党的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在这种形势下,要做好交通工作,势必做好交通站的伪装。

  坐车经过香港观塘道,一抹红色从石屎森林中绽放出来,旁边还有一个塔状物体。查了下地图,竟然是潮汕人奉尊的三山国王庙。一座潮汕人的庙宇出现在九龙牛池湾的坪石邨,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意外。

福建巷中福建同乡会外让己地地界石

原汕头太古洋行珍藏的老码头照片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