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是粤东古邑,历史悠久,民间故事传说的储藏量十分丰富。从神话开始,一直到今天的新故事创作,其间经过了千百年,有悠久的发展历史。清光绪十六年版的《揭阳县续志·杂记》已有民间故事的收录;林培庐搜集整理的《潮汕七贤故事集》于民国年间刊行,民国时期的黄昌祚采录的《水鬼升城隍》《姑嫂鸟》等多篇故事均收入《民俗》。

  东晋十六国前燕时期,出了一位淑姓将军,他的名字仅一次出现于《晋书》之中,而再把皇皇的二十五史(包括《清史稿》)拿出来搜一遍,姓淑的历史人物,除了他,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且先来看《晋书》如何记载这位昙花一现的历史人物——咸和九年,皝遣其司马封弈攻鲜卑木堤于白狼,扬威淑虞攻乌丸悉罗侯于平冈,皆斩之。

华侨萧美泉在信中说明了新加坡华侨的捐款使用情况。

  《平安批》开卷,吸引我的是小说开头的一口井:“大埕西边那口井废了至少三十年。有人投井自杀后,很旺的一口井只好用两块长条的石板封起来。梦梅还记得,小时候能透过石缝偷看井里的水——水面上如同蒙着一层油,经常有奇怪的影子在其中晃来晃去……”随着这个小切口,小说由井写到投井人痟番客,由痟番客写到过番,写到遥远的番国。

  翻开陈继明先生最近推出的新作《平安批》,一种熟悉的气息便扑面而来。关于侨批题材,近些年来本土作家也有涉猎,印象较深的是初勤兄的小说《番客》,但由一个“外地人”来写潮汕侨批故事,似乎尚属首次。

回批背面

  作家陈继明用近二十六万字的篇幅书写侨批故事,在广阔的历史画面上刻录时代风云和“过番”的悲欢离合。以郑梦梅为主角,他塑造了吃苦耐劳、孝道团结、忠义守信的华侨形象,内容引人入胜,情节环环相扣。掩卷凝思,《平安批》确是一部具有人文温度的力作,其讲述的不仅是潮汕故事,也是中国故事,更是世界的故事。

《光明日报》2021年11月5日发表叶延滨的《汕头三叹》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