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林古港风云录

    柘林湾,碧波万顷,浩浩荡荡,面积约68平方公里。湾内柘林港,背靠大尖峰,面前有汛州湾,再远处有南澳岛作屏障,左右有旗头山、马头山及几个礁屿拱卫,故水虽深而风平浪静。更可贵者,有大金门、小金门、三百门三条航道,涨潮时水深皆可达10米以上。自古以来,这里流传着概括性强及引人遐思的民谚:“大金门,小金门,门内还有三百门。”“旗无带,马无鞍,井无栏,处处奇观。”井无栏指浅海处退潮时露出七个井眼,志书称为“七夕井”,水清甘而无咸味,可供水手就近取水食用。如此良港,天造地设,令人赞叹。

    航路开辟与历史风云。柘林古港何时与海外通航,有史志记载的,始于隋朝。“大业六年(610)二月,隋炀帝命武贲郎将陈棱,朝请大夫张镇州率万余人,从义安郡(后称潮州府)的海港(即柘林港)跨海抵达流求。”(《饶平县志》1994年)此次行动,交流了海内外特产,开辟了远洋航路。此后,从唐宋至元,柘林成为潮州府对外交通的最大最早港口。据《方舆纪要·饶平大尖峰》载:“柘林澳在其南,暹罗、日本及海寇皆泊巨舟于此。”《潮州志·商业》也载:“海运既兴,如柘林……等处皆为出洋之口,巨舶往来于海上,运载土货至广州及闽浙或远达南洋、日本,转贩外货输入。”

    明初,海上常有倭寇作乱,故建文三年(1401)下禁番货之令,柘林港成为违禁的私市。至嘉靖年间,海禁加严,涌现了一批又商又盗的武装集团。此时,柘林湾一片混乱,官军、倭寇、商盗合一的武装集团在此混战、争夺。《潮州志》几则记载反映了当时的状况:嘉靖二十三年“败海寇李大用于柘林”;嘉靖三十三年“何亚九攻柘林”;万历元年“林凤犯柘林”。

    清初,郑成功踞台湾反清,清廷为防其袭扰沿海地带,实行更严厉的海禁,柘林港空前萧条。康熙二十三年,郑成功之孙郑克王爽率众降清,海禁解除,柘林港又逐渐繁荣起来。雍正二年(1724)复设潮州运同,即管海运的同知,对出海船舶进行编号并饰标志,始有红头船(潮州帮)、青头船(福州帮)出现。从此,柘林港越来越昌盛,直至1858年汕头开埠前夕,才逐渐被代替。

    红头船特点与航海经验。帆船要航行风大浪急水深程远的外洋,必须具备必要的条件。

    首先是船体的设置。据《潮州志》所记的红头船载重量,可折合25万公斤或20万公斤,其船体的高大与坚固可想而知。帆船的动力只靠风,船上树立三根或二根30米左右的船桅,可挂多幅巨大的风帆,充分利用风力。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柘林港内发现一根长约30米的船桅,可以为证。

    其次是航海经验。柘林港出洋的水手都能从有关征兆预测天气。船上头目有三:为首是船长,有较全面的航海知识,掌数兼管船上事务;居次是舵公,熟悉航路及礁石情况;再次是押班,能直上桅端整修帆索及负责应急技术处理。帆船出洋,水路迢迢,若不顺风或风力不足,不知何年才能到达目的地。凭多年积累的经验,要往南洋各国的船,须先把一千铜钱组成的钱串子吊在大桅顶端,等九、十月东北风起,直把钱串子吹起至与船桅成直角时,方可起锚登程。到达目的地后,须待明年四、五月西南风强劲时,方可返航回港。航海经验深广,以上仅见一端。

    港口发达带来岸上繁荣。柘林港及岸上的全盛时期,是在雍正年间。当时港内常泊着数百艘各类船只。仅这里的殷商、船户创建的红头船就有三百余艘,通航国内广州、上海、天津及海外吕宋、安南、暹罗、口实口力等国家。每年四、五月,番船抵港,港口一片喧腾。岸上商贾云集,常住人口二万多人,有百家姓之称,开设行铺货栈一百多家,形成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长700多米。每年“妈祖生”,更是热闹非凡,有一次竟请了23台戏同时演出。从岸上到西澳鸟,海上距离约2公里,其间船舶一艘接一艘,船桅如林,人们可步行来往,俨然海上浮桥,堪称奇观。

    柘林古港的风采,于今仍留有遗迹。除上述发现的红头船桅外,尚有多项,兹列数例。天后宫,“在柘林守备营后,宋时由番舶建。”“晏总兵移建于海岸,皆祀天后圣母之神。”(《东里志》)此宫至今香火犹旺。沙脊剑,是一条鲨鱼撞着红头船,其脊骨嵌入船腹而被带回港口,由此可见船速之快与船体的坚固。这种鲨鱼脊骨似剑,故称鲨脊剑。此剑至今仍陈列在关帝君庙中。招抚石刻,是康熙年间刻的。郑成功之孙郑克王爽降清之后,黄冈协镇副总兵吴启丰(已故名将吴六奇之子)招抚原郑成功所属各岛军民数万人集聚柘林港,由古渡口登岸,勒石流传。此石刻至今仍字迹清晰。

    如今,柘林湾建设了三百门港,包括了原柘林古港,可泊万吨级巨轮,其前景无限广阔美好。

作者: 
张道济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02.12)
浏览次数: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