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侨批百年

  在漳州历史上,侨批与千家万户密切相关。这是一种“银信合封”的邮件,由海外侨胞通过信局寄回国内。“侨”与“批”因果相依,流布广远,蔚为大观,而在此民间事象的背后,蕴涵着侨胞对故土亲人的深情厚意。

   侨批结因果银信通海峤

   漳州在五大洲的华侨华人逾80万,其中90%居于印尼、马、新加坡、菲、泰、缅。全市归侨、侨眷50多万人,50%以上属龙海、诏安两县。

   鸦片战争后,清政府被迫开放民众出国。时值东南沿海天灾人祸交相为患,破产的农民、手工业者数量剧增,而西方殖民者为掠夺南洋的资源,又需要大批劳力。因此,不少人为“过免钱番”,无奈充当丧失人身自由的契约华工、赊欠单工,还有的则以自由之身,花钱雇“水客”引带外出谋生。在50年间形成移民高潮,漳州一带出洋人数约20万。

   移民在海外打拼,不唯自己谋口饭吃,更负有赡家养亲的责任,因而节衣缩食,尽量寄钱回家。从精神层面说,这些人身在人地两疏的番邦,为慰亲人忧思,亦希望给家中通个信。迎合这种需要,便产生“银信合封”的侨批投递业。

   早期投递侨批的是水客,办货带人,顺带批信和批款。在帆船时代,这些人一年往返漳州、南洋一二趟。1842年、1860年,厦门、汕头相继开埠,兴起以蒸汽轮船为交通工具的船运公司,经营南洋航线,水客一年往返二至四趟。光绪六年(1880),常年往来于菲律宾的龙溪(今属龙海县)水客郭有品,创立漳州第一家民信局——天一批郊,设总局于家乡流传村,并分别在菲律宾的马尼拉设收信局、厦门设承转局。稍后,乾记信局在诏安县开业,办理由马来亚、新加坡发来经汕头转递的银信。而在此数年前,南洋已出现民信局,1887年,新加坡的民信局达49家。国外银信先是派送到厦、汕,到1889年,延及龙海、诏安。

   光绪二十二年(1896),大清邮政成立,翌年,通告厦门、汕头成立邮政,开办汇票兑换业务。并规定民信局办理登记。郭有品以“天一信局”登记注册,增设香港、安南及晋江安海分局。五年后其子郭行钟承父业,增设分局于外埠,至民国10年(1921年),共在东南亚7个国家设23个分局,在国内设9个分局,成为福建省最大的民信局。

   迨至清末民初,漳人在南洋的数量更形壮观,亦不乏事业有成者。华侨的汇款,已不单接济眷属家用,还有个人、社团的义款赈款,甚至包括华侨投资国内的实业金。当时厦门、汕头海关对批信给予总包邮寄的优惠,侨汇头寸又可通过银行汇入,南洋殖民当局对汇款金额也未作限制,为银信业务在国外收汇、国内承转和解付上的分工提供了条件。一时,云霄、诏安、龙海、漳浦和漳州城区皆有新生信局。然花开花落变化无常,1914年,新加坡的民信局增至200多家,越三年,天一信局因故关闭。

   民国23年(1934),邮政总局对民信局进行整顿,时漳州30家(不包括厦门在漳的6家分局)领照22家,统称“批信局”。民国29年(1940)前后,漳州经营侨批业的有13家,每年侨汇达100多万银元。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侨批中断,信局停业。抗战胜利才渐次恢复,劫后余生的海外华侨,尽其所能资助陷于困境的眷属,之后通货膨涨加剧,纸币连年贬值,款未到无奈值已减,侨汇业进入了畸形年代,每年侨汇减至10万银元左右。新中国成立前夕,尚存东山14家、诏安2家、云霄1家。1951年,侨批局划归中国银行管理。1956年起,侨批业由私营过渡为集体。1963年,设立龙溪专区侨汇派送处,属集体所有制企业,在主要侨区设派送站。

  

   俯仰今古事情势日月新

  

   漳州在侨批营运中,新加坡、菲律宾是在国外的两大节点。区位优越的新加坡成为南洋侨汇的枢纽,除了本岛外,还承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的侨汇,汇额约占中国侨汇的35%。1914年,其寄厦门的汇款750万元,寄汕头的汇款850万元。菲律宾是南洋距中国较近的群岛国家,当年菲侨郭有品的天一信局注重拓该国侨批业,吸引不少菲岛以外侨汇,天一之后,经营侨批的仍有15家。1938年下半年,侨汇约1400万元,居南洋各国第一位。抗战胜利后,也是菲律宾侨汇先通。从国内看,漳州系由厦、汕两个节点中转,这为其他侨区所没有。侨批大抵以绵延百里的梁山为界,漳北6县由厦门转来,漳南4县则由汕头转来。以致形成一种有趣的现象,当年移民从哪个口岸出境,之后侨批亦由哪个口岸入境。

   侨批业的经营,在历史发展的不同时期有所不同,呈逐步完善趋势。

   在水客递送时期,华侨将银信交代后,水客是带原银还是购货物,听其自便。回国后,水客将侨批解交侨属,索取回批俟返南洋交给客户,就算完成任务。当然也可以替华侨附带些南洋土产,替国内侨眷带去故乡风味的食物,这是早期侨批的传递方式。为了保证侨批能安全地送到侨胞的眷属手里,不少水客还专门学点武艺,外出时带上一把大雨伞,以防歹徒抢劫。民国初,龙溪县尚有水客11名、海澄县8名、诏安县7名。

   当殖民地逐渐开发,各港海舶往来也渐频繁,民信局逐步独立,成为华侨特殊商业。各地侨胞依托其同乡信局之信用可靠者,信局派人回乡,交清寄款,传递消息,取得回文。这种做法同水客没有大的区别,但由于民信局的专业性,比之水客,收汇数额增加,解汇时间缩短,费用标准降低,更加讲求信用。

   光绪二十三年(1897),厦、汕船运公司增设客邮业务。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承揽、分发侨批两边有人办理,就无须考虑信款如何飘洋过海的问题。信局的组织规模可大可小,规模大的职员数十人,通过在海外与国内设立分支机构,一条龙完成收、付流程;规模小的只有数人,则通过收、付双方建立合作关系来完成。华侨汇款可先到某信局缴交信、款。该信局将款项折成国币后,付给汇款者收据一纸,并登记此人姓名、地址、职业及故乡的通讯处,然后将此编号入簿。汇款人往往附家信一封。如不识字,可请信局代笔,封面上批明汇款数额。此信背面贴有长2寸、宽1寸的薄白纸信封,外印有该信局图章及批信号码。小信封内备有3寸宽、5寸长的白纸一张,预备收款人写回信之用。民信局俟收集一定数量的信款后,一面由银行汇去汇票,一面从邮政局寄出侨信。信款到了国内信局处,着“批脚”派送。收款人接收后,即将小信封写回信答复,如不识字,可由批脚或另找人代笔。此信在民信局视为收据,在汇款人视为回信,俗称“回批”。回批是由国外信局对号送给汇款人,同时取回汇款时所付的收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海外各民信局对调款、批信转换全部通过香港。到漳州所有侨批经邮局盖上邮戳,送人民银行加盖印章,办过结兑手续的侨批,交由侨批局送达。1959~1961年发生严重自然灾害,市场农副产品供应紧张,侨批业界积极进口粮油等食品,以物代款帮助华侨。1970年后,随着现代票汇、电汇业务的逐步普及,传统侨批隐退。

  

   汗洒南洋地情牵赤县天

  

   侨批经历三种不同的社会制度,兴盛100多年,之所以有如此生命力,主因在于中国政府对外汇的需求、广大侨胞的家国情怀,以及侨批业者的不懈努力。

   晚清政府为应付巨额战争赔款,派员到海外争取华侨支持。民国政府为解财政困难,亦劝导华侨回国投资,疏通华侨赡家汇款。新中国成立后,中央相继颁布《关于解放前银钱业未清偿存款给付办法》、《关于贯彻保护侨汇政策的命令》、《关于鼓励华侨投资的规定》等一系列政策,将侨批定为特种行业,免纳任何税收;保证侨汇不受物价波动影响,凭侨汇收入增加物资供应;奖励招揽华侨投资、汇款。

   龙溪专署、漳州政府及各县亦采取保护侨批,争取侨汇的诸项措施。新中国成立初,因人民币的币值尚未稳定,采取原币汇款和原币存款的办法,并清理偿付归侨、侨眷解放前的存汇款;针对东南亚一些国家的禁汇政策,金融、邮政部门协助海内外侨批局进行“暗批、暗语”操作;国家实行粮、油统购统销后,为照顾回乡探亲的华侨和归侨、侨眷的生活,专区拨出大批粮食、食油、布匹等专供物资。60年代开始,制定侨汇供应建材和赡家侨汇供应物资的办法,在市、县设立华侨特需供应公司,在许多城镇开设华侨商店,便利归侨、侨眷购买商品。改革开放以来,纠正“文革”中的错误做法,实行外汇留成,进口商品免税,开设外汇免税商店,侨汇商品实行优惠价,降低侨汇商品收侨汇票标准,开设外币存款专户,外汇不再按人民币折算,允许外汇进入调剂市场等,以争取侨汇。

   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积贫积弱,海外侨胞身居异国备受岐视。这种境况,激起华侨支持祖国革新图强的热诚。诚如周恩来总理所说:“一个热爱祖国的人,没有不爱自己的家乡的。”正因这种家国情怀,促使广大侨胞慷慨解囊。仅中国抗战开始到太平洋战争爆发的4年半中,侨汇数额就达53亿银元。新中国能打破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实赖侨汇挹注。

   从清末至解放初,漳州进口的商品总值总是超过出口的商品总值,产生贸易逆差。因有批款调节,既保持外汇平衡,又激活城乡市场。华侨积极参加家乡经济建设:漳州最早的铁路、公路、糖厂、电厂、农场等都是华侨创办的。1871年至1949年,华侨在龙溪县(包括今芗城区)投资工商企业的有38家,总投资1242万元。新中国成立后,旅外乡亲除捐资修桥造路、兴办学校、医院、图书馆等公益事业外,1952—1967年,实业投资总额近600万元。改革开放以来,华侨捐款约5亿多元支持公益事业,投资近120亿美元在漳创办企业。

   中华民族仁爱孝悌、慎终追远、重义轻利的优良传统道德,为广大华侨所践行。华侨给侨眷寄来银信的时间,大都集中在春节、清明及中元节等民俗节日前后,在笔者过眼的侨批中,能感受其对祖居地春秋二祭的重视,对父母的孝敬,对妻子、兄弟的思念和对子女的关爱。从民国29年至38年,通过漳州中国银行解付的这类款项近13万元;从1950年至1977年,漳州侨汇金额近人民币54亿元;1978年至1990年,为5929万美元。

   侨批对社会的贡献是值得肯定的,此中有侨批业者的心血和汗水。综观信局百年,大多能秉承“信誉为首,便民为上”的经营之道。信局营业时间长,派送范围广,群众称便;有代书、能赊帐,服务热情。它与银行、邮政虽有竞争的一面,但更多的是体现为代理和补充的作用,而其年深日久与服务对象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是官办机构所难及的。

  

   

作者: 
黄家祥
来源: 
潮人网 http://www.chaorenwang.com
浏览次数: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