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建筑印刻汕头百年开埠史

  1860年,背依三江的粤东滨海要冲“沙汕头”正式对外开放,辟为商埠,改称“汕头埠”。在150多年的商埠发展史中,汕头从一个南海边的小渔村,一度跻身潮汕地区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光彩夺目的历史给汕头留下了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但是在当代城市发展的热潮中,汕头的老建筑面临着和中国其他城市相似的尴尬。其发展脉络究竟是怎样的?它们在广东乃至整个中国近代建筑史上居于一个怎样的地位?韩山师院潮学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跟踪拍摄汕头老建筑已有30余年的摄影家蔡海松对此进行了详细解读。

  数千照片记录城市旧貌

  蔡海松是土生土长的汕头人。他在老城区出生、成长、求学、工作,生活了40年,直到1995年才搬出。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看到老城区中的近代建筑开始不断地被拆除,感到非常可惜,于是开始着手拍摄。几千张照片记录下了城市的旧貌,许多建筑和场景,如今再也见不着了。

  对于汕头近代建筑,他向记者娓娓道来其前世今生:“1860年开埠后,外国商船直接进入汕头港,使它逐步代替澄海樟林港,成为沟通东南亚、日本、美国及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贸易的重要港口。这段时期,汕头填海整地建房,先后在‘老市’(即行街、顺昌街一带)西北面,拓建街道,建楼房,为连接港口交通而呈扇形辐射。1870年,在‘老市’北面也开始成片建平房住宅区;1892年在‘老市’西北面乾泰厝内又建起两层楼的民宅,并陆续在这些地方插建一些商行栈房。这些建筑多为传统贝灰砂杉木结构,内院式坡顶建筑。在升平路头与外马路一带,新建或重建了具有潮汕特色的天后宫、关帝庙、存心善堂,在新马路建有玄天上帝庙以及宗族祠堂。”

  随着汕头开埠,各国也相继在沿海一带兴建了领事馆、洋行、别墅以及教堂、学校、医院等西洋建筑。这些建筑开始多用外廊式。礐石英国领事馆(建于1860年)、太古轮船公司公寓(建于1874年)、潮海关公馆(建于1889年)等都是当年留下来的建筑实例。

  随后,西方新古典风格的折衷式建筑传入。建造者多数从国外带来图纸,并选用原装进口建筑材料,建筑规划设计也比较成熟,加上做工考究,细部精美,坚固耐久,典雅华贵,表现出比较纯正的西洋建筑风格,在建筑的形式美上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这些建筑为汕头以后兴建最具特色的沿街骑楼起了借鉴作用,建筑技术也为汕头建筑带来革命。如建于1918年的天主教主教楼,是汕头历史上第一座使用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一开始大家还不怎么接受,认为‘洋灰建筑’是洋人的东西,我们还是用自己传统的东西建造房屋。1922年8月2日,汕头遭受大风袭击,房屋倒塌无数,‘主教楼’却依然完好无损。人们这才认识到混凝土(洋灰)的长处,随后,才开始慢慢接受它。”

  中国大陆面积最大的骑楼群

  现在,如果你走在汕头老城区“小公园”一带,能发现这里密布着三层到四层的洋楼,但许多只有一楼有人住,其他楼层都空置着。一眼望去,墙体、屋顶上的野草,甚至树木的枝干,都能告诉你,它们已经被冷落了好一段日子。但斑驳的表面下精美的装饰、严整的结构、丰富的设计,在看起来颇有些落寞的情景中勾勒出它们曾有的辉煌。

  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这片建筑群规模很大,超过武汉、大连的历史建筑群。老城区以小公园为中心的放射状范围内的区域,是汕头近代的中心,有着众多骑楼式建筑和汕头开埠以来的众多老建筑。骑楼建筑规划科学,以小公园为中心向四周的安平路、升平路、国平路等伸出,形成蛛网状,是全国唯一呈放射状格局的骑楼街道,也是中国大陆面积最大的一片骑楼群,规模远超广州的“上下九”等地。加上“放射”出来的 “四永一升平”、“四安一镇邦”,东部的外马路、中山路,南面的“汕头港”,形成了具有上世纪30年代建筑特色的商业区、行政文化区、居民区。

  但是,与天津五大道、上海外滩、厦门鼓浪屿、青岛八大关这些已成为著名旅游品牌的洋楼景区相比,这片珍贵的历史建筑群常被忽略。其现状也只是汕头近代建筑保存状态的一个缩影。蔡海松告诉记者,汕头的老建筑已经有大约1/3消失了。剩下的也很少有人居住,殊为遗憾。他印象特别深刻的是老市政府大楼——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市政厅,其建筑形式在中国极为少见,拆迁时颇有争议,但最后还是以危房的名义拆除。

  三大华侨家族功不可没

  有研究者认为,汕头与有着类似历史的城市如青岛、大连、上海等地不同,并非全盘复制外来建筑,而是将传统文化融入了建筑中,从而形成了独特风貌。这与侨乡文化的特质是分不开的。

  蔡海松指出,汕头自开埠后至1921年设市前这段时间,一个海滨城市初步形成规模。市区道路范围东扩至今公园路,西至今海墘内街,南至招商码头即原港务局码头,北至乌桥小区。沿海一带的领事馆、洋行、别墅、教堂、学校、医院等西洋建筑,形成了汕头沿海一带建筑的主要特征。1921年汕头设市后,特别是1929~1939年被日军侵占前,华侨在潮汕地区大兴土木。澄海陈黉利家族在汕头购买大量地皮,兴建新楼房,在“四永—升平”、海平路、福合埕等地,兴建新楼房400多座。祖籍潮安的荣发源家族,拥有几条街道的新楼房,包括整条荣隆街和潮安街、通津街的不少新楼房。吴潮川家族也在永和、永兴两条街道兴建楼房多座。三大华侨家族和其他华侨于近代在汕头市兴建的大批楼房,对当时汕头的城市建设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蔡海松指出,汕头近代建筑,有博采众长的开放品格,有经世致用的商业意识,有精雕细刻的炫富心理,承载着当年建筑的审美文化特征。作为中西建筑艺术相结合的一种典范,在记载汕头“开埠”历史的同时也为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随着历史变迁、社会变革,昔日一度辉煌的汕头近代建筑,已经逐渐被日新月异的新建筑所代替,有一大批早已遭受灭顶之灾,剩下的只是人们的昔日回忆。然而,每当人们站在这些老建筑下,透过它们苍老的容颜和岁月的留痕,依然能感受到蕴藏在它们背后的丰富历史、文化和生活积淀。

作者: 
卜松竹
来源: 
广州日报(2014.05.24)
浏览次数: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