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宗颐教授《挽季羡林先生》诗笺释

  2009年7月11日北京时间8点50分,当代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在北京301医院病逝,享年98岁。同日,另一位学林巨擘任继愈先生也与世长辞。温家宝总理当天赶到医院送别季老后,马上让人打电话给香港的饶宗颐教授,请他节哀,保重身体。学界的泰斗,如今只有饶公硕果仅存了。饶公即日挥书“国丧二宝,哀痛曷极”,在《南方日报》发表,并作七律一首《挽季羡林先生》(用杜甫长沙送李十一韵),以示哀悼:  

  遥睇燕云十六州,商量旧学几经秋。榜加糖法成专史,弥勒奇书释佉楼。

  史诗全译骇鲁迅,释老渊源正魏收。南北齐名真忝窃,乍闻乘化重悲忧。  

  此诗步杜甫《长沙送李十一》诗韵,对季老的学术成就作了恰当的评价,并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抒写其哀悼之情,感人至深。饶公自2001年以来少有诗作,这次季老仙逝,饶公以九十四岁高龄,作诗挽之,可见其哀痛之情,难以自已。而饶公诗依然能笔力扛鼎,真是如有神助。

  首句的“燕云十六州” 原是指后晋天福三年(938年)石敬瑭割让给契丹的位于今天北京、天津以及山西、河北北部的十六个州。此处借指季老居住的北京。又南宋汪元量的《湖州歌》诗曰:“北望燕云不尽头,大江东去水悠悠。 夕阳一片寒鸦外,目断东南四百州。”饶公此句或受其启发。

  次句的“商量旧学”用南宋·朱熹《鹅湖寺和陆子寿》:“旧学商量加邃密,新知培养转深沉。却愁说到无言处,不信人间有古今”诗意,以表达他和季老之间几十年论学切磋的深厚情谊。

  三句是指季老的巨著《糖史》。榜加即印度的庞加省,制糖术正是从印度传入中国的。《糖史》的写作始于1981年,最终完成于1998年,是季老用力最勤、篇幅最大的一部学术著作。全书共分三编:第一编为国内编;第二编为国际编;第三编为结束语,共计七十三万馀字。

  四句指季老的名文《吐火罗文〈弥勒会见记〉译释》。佉楼即佉卢文,又名佉卢书、佉楼书、驴仙书、驴唇书,西土谓之高附字、大夏字、雅利安字、驴皮书。佉卢文是印度西北键陀罗方言,横书左行,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四、五世纪盛行于印度半岛西北部,尝与梵文并行,后因受梵书排挤逐渐绝迹。我国古代在新疆的于阗、鄯善一带也曾使用。饶公曰:“佉楼书是梵语Kharosthi的汉译,原由Khara(驴)与Ostha(唇)二字组成,——毛驴的嘴唇。(变为阴性语尾i)它是古代印度一位仙人的名字。印度经典最早谈到Kharosthi这个名字是三世纪的Lalitavistara一书,汉译称为《普曜经》。在《佛本行集经》卷十一说佛为太子时和他老师的对话,言及六十四种文字中的‘梵天所说之书、佉卢虱吒书’,是经有隋时译本(佉那堀多译),在佉卢虱吒书下面注云‘隋言驴唇。’梵天所说的书即是指Brāhmī文,现称婆罗谜文。梵书右行而佉楼书则是左行。梵书是印度河流域早期通行的文字;驴唇书事实上是属于闪族语系阿拉美文(Aramaic)系统,所以左行,和波斯、阿拉伯文一样。它是贵霜王国流行的一种文字,创始于波斯统治下的键陀罗。”(《澄心论萃》)季老对印度文化深有研究,精通佉卢文,《吐火罗文〈弥勒会见记〉译释》就是一篇这方面研究的经典之作。

  五句指季老的翻译巨著《罗摩衍那》。《罗摩衍那》是印度两大古代史诗之一,2万馀颂,译成汉语有9万馀行,季老经过10年坚韧不拔的努力终于译毕,是我国翻译史上的空前盛事。当年鲁迅对印度两大史诗称颂有加,可惜一向无人能译。此句言季老的《罗摩衍那》史诗全译,足使同是翻译名家的鲁迅震惊。

  六句指季老的名文《浮屠与佛》。该文曰:“中国同佛教最初发生关系,我们虽然不能确定究竟在什么时候,但一定很早。《魏书·释老志》:‘及开西域,遣张骞使大夏。还传其旁有身毒国,一名天竺。始闻浮屠之教。’据汤先生的意思,这最后一句,是魏收臆测之辞。因为《后汉书·西域传》说:‘至于佛道神化,兴自身毒;而二汉方志,莫有称焉,张骞但著地多暑湿,乘象而战。’据我看,张骞大概没有闻浮屠之教。但在另一方面,我们仔细研究魏收处置史料的方法,我们就可以看出,只要原来史料里用‘浮屠’,他就用‘浮屠’;原来是‘佛’,他也用‘佛’;自叙则纯用‘佛’。根据这原则,我们再看关于张骞那一段,就觉得里面还有问题。倘若是魏收臆测之辞,他不应该用‘浮屠’两字,应该用‘佛’。所以我们虽然不能知道他根据的是什么材料,但他一定有所本的。”辨正魏收《魏书·释老志》有关浮屠的说法,并最终得出:“‘浮屠’的来源是印度古代俗语,而‘佛’的来源是吐火罗文”的结论。

  七句化用杜甫《长沙送李十一》原诗:“李杜齐名真忝窃,朔云寒菊倍离忧。”盖学界有“南饶北季”之称。饶公尝戏称:“什么南北齐名,只是老头子互相吹捧而已。”“忝窃”意为谦言辱居其位或愧得其名,此指与季老齐名饶公自觉有愧,实是自谦之词。

  八句的“乍闻”是突然听说之意。“乘化”语出晋·陶潜 《归去来兮辞》:“聊乘化以归尽。”此指逝世。“悲忧”语出《楚辞·九辩》:“悲忧穷戚兮独处廓,有美一人兮心不绎。”意为哀伤忧虑。此句言突然听到季老逝世的消息,使饶公深为忧愁哀伤。

  饶公此诗,今典古典并用,步老杜诗韵而能流转自如,可谓已臻“人诗俱老”之境,是近年来难得的一首力作,不意《选堂诗词集》之外,还能读到饶公如此上乘之作,真是钦赏之至,他年补遗,此篇岂可忘哉。

作者: 
渺之
来源: 
潮州日报(2014.05.08)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