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湫宝塔遗物探究

  龙湫宝塔,潮州明代八景之一,位于金山东侧韩江江心的洲渚。唐宋时称“水心浮屠”,明称“恋州塔”,清称“龙湫宝塔”。后塔毁圮,物景沉江。因韩江游泳,邂逅千年古塔遗物,无限喜悦。于是拍摄、撰文保存。现略作修改,请教于专家。

  露出峥嵘

  2002年5月上旬,因上年秋旱连冬旱,又接春旱,韩江水位逐日下降,出现60年一遇的干涸。5月1日下午,我从思妈宫码头(今放生台)无意间泅渡到“龙湫宝塔”遗址。发现浅水中有二件古塔遗物,甚是惊喜。翌日下午,约请老同学林伟民雇船到遗址拍摄,因在深水处仍有构件无法拍摄,让我关注。至5月8日,水位再降至5.98米,估计原在水中的遗物可以露出水面,即约请计委副主任林孔熙与同事吴淑贤同乘车到东津堤,涉沙滩到遗址,当日拍摄了水下2件遗物。经2次现场记录,现整理如下:

  1、塔身一。型似须弥座,圆型直径0.8米,厚0.28米,中心有凹入小圆孔。

  2、搭身二。型状与塔身一相似,略小,直径0.7米,厚0.22米。

  3、塔身三。八棱石柱,长1.1米,直径0.6米,底部直径0.3米,有圆凸体接榫,供物体对接嵌入。

  4、塔身四。八角塔檐,呈装饰性状,直径0.9米,厚0.1米至0.15米,有一面呈圆凹型接榫状,直径0.35米。

  5、塔身五、八棱型,八尊佛像,直径0.8米,厚0.4米,中心有圆孔。

  6、塔身六。八角塔檐。直径0.9米,厚0.1米至0.15米,另一面有凸圆型的空心榫座。

  7、塔身七。宝珠(顶珠)圆底,呈钝尖型。圆底直径0.25米,长0.42米,圆底有小圆孔。

  8、青砖二块。夹在乱石下,长0.26米,宽0.14米,厚0.05米。

  9、石笋(石烛)。长3米,直径0.6米,钝圆尖,底部略大,粗加工。有三组三条相互平行,分别组成顶角同在一条直线的刻纹。即>>>符号。

  从现场看,估计仍有遗件没有发现,石遗物呈塔结构状。除石笋外可以构筑成佛塔或石经幢。我感叹,幸亏这些遗物是散落在石基上,才不被流沙所埋没。关于石笋遗件,似乎可以单独成件,与其它石部件相比有明显区别。

  石笋文化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因潮汕地区属移民地区,多元文化沉积厚重。石笋文化的内涵多元。从儒家文化看,石笋寓意人才辈出,节节拔高。现归湖王大宝墓前,有二支相似的石笋,有其文化的意义和价值。从傩文化的角度思考,石笋有堵煞镇邪的作用。从印度教神衹湿婆的象征物——“林伽”崇拜作借鉴,却是一根石阳具。“林伽”梵文音译指男生殖器,林伽派以男性生殖器作为繁衍生育、丰盛的象征物。现泉州市新门外浮桥附近有高3米石笋,就是北宋时代南印度泰米尔人留下的遗物。然从“塔院维舟”景物名称及历史背景去思考,也许是一根缆船石柱(俗称石钉、船靠)用以缆系船只,方便船渡。到底是“石笋”、“石阳具”、“石钉”仍有待考证。

  史志记载

  “龙湫宝塔”最早的文字记录是《永乐大典·潮州府·古迹》,其载:“今图祭鳄事于昌黎庙者,乃金山后石龟头之景物,其水心浮图具写之,具云既祭乃以浮图镇焉。”解读这段记述的历史背景,北宋咸平二年(999),陈尧佐贬潮州通判,始建韩吏部祠,纪念韩愈。祠中挂有一幅“韩愈祭鳄图”。从此图可以看到韩愈祭鳄在金山后石龟头(今北阁景区),而江心画有浮图(佛塔)。这个“水心浮图”就是后称的“恋州塔”。或许当时韩愈祭鳄就在此地,后来好事者建浮图以镇鳄。

  历代对韩愈祭鳄事件虽然是以褒扬为主,但还存有不同看法。不可否认,北宋宰相王安石指出:“不必移鳄鱼诡怪以疑民”。明代状元林大钦也有“驱鳄文成怪亦听”的疑惑。祭鳄地点存有争论,对其是否修建浮图也存质疑。但唐宋时江心已建有浮图,却是不争的事实。

  《永乐大典·潮州府·总图》有“恋州塔”标识,可见“恋州塔”的名称至迟在明初已出现。考图中塔型,似一座覆钵式塔,下层为须弥座,中间为开门的球体塔身,上为三层圆型塔顶。

  “恋州塔”的塔型与同图的桑浦山塔、狮子山塔七级浮图完全不同,这说明所绘的恋州塔、不是凭空信手画出,而是实写的覆钵式塔。如今见到实物与图识有差异,是古人绘图误笔,还是型制不同,还需更多考证。

  据明嘉靖《潮州府志·地理志·韩江》载:“在城东……江中有垒石,名曰‘恋州塔’。”这说明,在明代中后期仍以“恋州塔”命名。后来“恋州”被讹称为“龙湫”。考顺治《潮州府志》及乾隆《潮州府志》,“龙湫宝塔”没有记载,至光绪《海阳县志》,虽列入条目记述,但基本上抄录郑昌时诗的内容。明清潮州有八大名胜,“龙湫宝塔”为其一,潮州诗人给予较高的赞誉,也点明了宝塔的历史轨迹。补充了志书的不足

  郑兰枝《潮州八景诗·龙湫宝塔》云:

  古塔峥嵘鳄水头,

  潆回院落好维舟。

  帆藏灯影三更月,

  缆系钟声五夜游。

  停棹不妨风瑟瑟,

  开窗正爱浪悠悠。

  几层磴道遥望处,

  一幅江城入画秋。

  据光绪《海阳县志·选举表》载:“郑兰枝,嘉庆十六年(1811)岁贡。”因郑兰枝生卒年月不详,只知其举贡生的年份,因此,只能推断他是乾隆出生,嘉庆时期的人。考滨海斜地演变,江心洲渚系金山余脉巨石垒结,而立于江心。占地面积大小随着岁月流转而变化,据明代林大钦《潮城八景·塔院维舟》诗曰:“维舟何故绿氇氇。”他以反诘,说明其时洲渚还有一定面积,而且灌木丛生。至郑兰枝时代,仍然是塔院卓立。又因石礁顶冲,水流回旋,故方便船只停靠。步上几层蹬道,江城风光尽收眼底。

  又据郑昌时《韩江见闻录·龙湫听涛》云:界城东北,金山崖坳,韩江水曲,浃渫激石匉訇,浪叠波旋,月中疑见塔影,入画宜夜,旧云塔院维舟,今圯,上流障也。

  当年宝塔镇龙湫,

  自此龙湫水自流。

  不改涛声吹地转,

  频添月影向人浮。

  春来正嘤桃花浪,

  秋到宜维竹叶舟。

  几许豪情输枕畔,

  松风入耳夜飕飗。

  郑昌时,又名重晖。据杨方笙先生考证,其生于乾隆三十四年(1769)卒年未可考。

  郑昌时自刻本《韩江闻见录》是道光四年(1824)。这说明他是一位生于乾隆,长于嘉庆、道光时代的人。从郑昌时诗的序言谓“旧云‘塔院维舟’,今圮,上流障也,”来看,  因洲渚在江心妨碍通航,一、可能塔被人为拆毁;二、洪水泛滥,塔不断被上游来船所碰撞,至船毁塔圮。

  查《凤塘镇志》,郑兰枝,郑昌时均是凤塘淇园人,生长年代接近,但是所见同一物景截然不同,据推断,塔毁应在嘉庆年代(1796-1819)晚期。

  光阴荏苒,至新中国成立初期,因江心垒石影响航运,炸平垒石,仅存下残基。后人将桥东“凤凰塔”代替“龙湫宝塔”为八景之一。

  塔是一种文化舶来品,原为南亚次大陆的一种坟,佛教徒沿袭为藏舍利、骨灰之用。佛教传入中国后,塔在中国汉化,建筑家化腐朽为神奇,造型多端,大放异彩,而且用途也不断增加,有风水塔、人文塔、灯塔等。考“龙湫宝塔”遗件是一座造型特别的实心塔,由于建筑在江心,要经历飓风、洪水的冲击,塔体不可能太高,而且部件也要粗大。江心建塔又有灯塔导航的作用,因此古人别出心裁,在设计上也就与一般的塔型不同,似幢非幢,似塔非塔,是一种石幢与风景塔的混合型体,即经幢式塔。

作者: 
曾秋潼
来源: 
潮州日报(2014.05.22)
浏览次数: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