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水连韩江情——武汉大学校友与潮汕文化

    武汉大学已创办120年,来自潮汕和在潮汕工作的武大校友数以万计,他们在各自岗位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中华文化、潮汕文化的弘扬建功立业,作出贡献。

    潮汕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既有中华文化的共同特点,又有自己鲜明的地方特色,内容丰富,涵盖了10多个方面,又涌现了像社国痒、蔡楚生、饶宗颐、秦牧等一批有重要影响的潮籍文化精英,还造就了黄际遇、李国平、杨方笙等一批武大校友名人,他们努力弘扬中华文化、潮汕文化,受到人们的怀念和尊敬。

    武大孕育潮汕大学者

    现当代最重要的武大校友要算黄际遇了。黄际遇是潮汕孕育出来的武大学子,是个了不起的学问家,其学识之富,才气之高,成就之广,不但在潮汕少见,在全国也为数不多。令人遗憾的是,现在潮汕许多人几乎讲不出他的姓名,更不要说了解他的成就,黄际遇似被世人遗忘。

    黄际遇1885年出生于澄海县澄城镇。14岁中秀才,17岁起留学日本、欧美,归国后于天津、武汉、河南、山东、广州等地高等学校任教。任武昌师范大学(即武汉大学前身)教授。黄际遇主要论著有《论一》、《定积分——定理》、《Guderman函数之研究》等。抗战胜利后黄际遇随师生回迁中山大学,途中失足坠水身亡,终年61岁。

    黄际遇是著名科学家、教育家,他冲破教育模式,提出以先进的教育理念办好现代高等教育。1918年,他给教育部写了一个报告,报告刊载在当时的武大《校史简编》上,近年才被发现,他冲破教育模式,以先进的教育理念办好现代高等教育的几点主张,至今已有96年了,仍熠熠生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黄际遇的文史研究成果则大都体现在他《万年山中日记》等数十册日记中。几十册日记是黄际遇先生一生心血的结晶,杨方笙同志认为:《万年山中日记》等日记,是黄际遇先生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是知识宝库,不但内容广博,有数学、文史、文字学、棋谱,同时又是书法精品集。他学贯中西,信手拈来都是学问,即其书法也是一流的,从中可窥见其高妙之造诣。

    黄际遇日记尚留存下来的有《万年山中日记》24册、《大其山馆日记》3册、《因树山馆日记》15册,《山林之牢日记》1册。这些遗作,主要由他的第3个儿子、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黄家教(1921~1998)保存。后来黄家教同诸兄弟商议后,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赠交给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永远收藏。

    黄际遇日记价值何在

    黄际遇日记首先是学术价值,除了数学外,文史上包括了经史子集,也就是传统上国学的范围。其次是文学方面的价值。黄际遇有些文字很有魏晋文章的风味,言简意深。同时,日记中联语极多,有从书中著录的,有朋友,如陈寅恪、游国恩等的创作,也有自撰的,如果把它们串在一起,完全是一部文学价值很高的“联语”。其三是史事价值。黄际遇日记多写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比如外患日亟、民生凋蔽,以及抗日救亡运动高涨等都有反映;而学人间的交游,如与章太炎、黄侃、杨振声、赵太侔、梁实秋、闻一多、游国恩、沈从文等先生的友谊也都有所反映。日记中许多哪怕在当时看来是普通的事,如今可也已成了弥足宝贵的历史资料了。第四、地方文化研究价值。黄际遇的生活是相当潮汕化的,不论走南闯北,他嗜喝工夫茶,且对茶具、茶叶、用火、用水,以及整个烹制、冲泡与品尝的全过程,都刻画得很细致。他在日记中对潮汕方言的形成和特点也提出见解,认为:“潮语韵部发达,声部又不发达,复音最少,所长者在韵,所短者在声”。目前,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正对黄际遇日记进行整理,准备今年出版。黄际遇的一位同事李芳柏也是来自潮汕的武大校友,饶平县人。留日时与黄际遇认识,并同时受聘任武昌师范大学教授。1926年李芳柏回家乡任饶平县教育局长,是潮汕著名的教育家、一代名师、潮汕现代文化的先驱者之一。

    黄际遇的另一同事李国平在武汉大学任教授超过半个世纪。他是丰顺县沙田黄花人。是我国著名数学家、中国科学院数学物理学部委员(首批院士),其间先后担任武大副校长、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数学系主任、数学研究所所长等职务。李国平是我国函数学科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他在数学物理的研究中堪称一位开拓者,其成果受到广泛重视。上世纪60年代初他与中科院关肇院士共同倡导并亲自参加多学科交叉及数学在国民经济与国防建设应用的研究,被学术界称为“南李北钱”,他为我国科教事业、为武汉大学争创了骄人的成就和荣誉,还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数学骨干人才,其中院士有5人,博士生导师、教授、研究员等数以百计。

    武大学子报效潮汕

    老一辈贡献突出,新一辈学子继往开来。他们心系武大,情牵潮汕,施展才干。

    王梓坤是李国平教授的弟子,195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1984年5月他调到北师大任校长;1991年11月,王梓坤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93年应聘任汕头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他筹建了汕大数学研究所。次年,该所获得了硕士学位授予权。1996年又建成了广东省数字图像处理技术重点实验室。王梓坤是我国概率论研究的先驱和学术带头人之一。他首创极限过渡的概率方法,找出了生灭过程所有的延拓,还积极从事概率论应用的研究。在李国平、王梓坤和余国梁的鼓励下,武汉大学汕头校友们在做好各自工作的同时,还与同事努力弘扬潮汕文化。武汉大学汕头校友会会员约300人,其中汕头大学会员占四分之一。

    1990年底汕头大学潮汕文化研究中心建立,积极开展潮汕区域文化研究、完成研究项目8项,与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合作,编辑出版《潮汕文库》地方文献和研究著作30多部,联袂出版10多期学术刊物《潮学研究》。

    被称为“潮汕通”的教育学家杨方笙是重庆人,武大毕业,1947在武大组织进步学生活动,被国民党反动派列入“六一”惨案抓捕名单。上世纪40年代末到了潮汕地区,先后担任金山中学、汕头教育学院等校校长,还潜心研究潮汕文化。

    担任汕头市政协常委兼文史委员主任时,他负责收集、编辑、出版了《汕头文史》6辑。他出任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负责主编的《潮汕历史文化小丛书》4集共40本小册子,形成系列,经他审阅和修改的文章约200万字,2009年被广东省委宣传部、省新闻出版局、省社科联评为“广东百种优秀社科理论普及读物”。还要一提的是2012年夏,杨老还荣获潮汕星河奖首届师表奖设立的突出贡献特别奖,获奖金20万元,这在大潮汕中是获此奖仅有的二个教育家之一。

    像杨老这样致力办好潮汕教育,努力弘扬潮汕优秀文化的武大校友还有张仁杏、李绍金、洪笃胜等人。笔者也在退休之后,致力于宣传潮汕优秀文化的工作。

    武大与潮汕文化的因缘其实是很深的。

作者: 
康业丰
来源: 
汕头日报(2014.05.04)
浏览次数: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