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17世纪中叶在泰国演出探讨

    历史上,由于潮人“过番”移居海外生活,潮剧(以前称潮州戏,本文统称潮剧)也随之传至海外,并广为流播。潮剧从潮汕原乡到海外,经历了文化的碰撞、变革、融合过程,以泰国为例,20世纪20年代开始,由于当地环境、竞争和电影业的冲击,潮剧出现了大量作家编剧,新编、改编新剧目大量出现;在表演形式上出现了变革;历史上潮剧首次废除了童伶制,在组织管理方式上也出现了革新。这种变革又对原乡潮剧的发展产生了促进。这些在《潮剧志》、《东南亚华语戏剧史》、《潮剧潮乐在海外的流播与影响》、《泰国华语戏曲发展的历程》等诸种史料、文章中均有记载。

    潮剧在海外演出,最早见诸记载是什么时候?目前我见到的资料、文章中,有人提出潮剧在海外最早见诸记载的演出地是泰国,时间是17世纪中叶,下面就此问题作一初步探讨:

    一、周艾黎的《海外潮剧纵横谈》

    周艾黎在《海外潮剧纵横谈》(载《潮剧研究•3》176页)文中提出了潮剧最早进入泰国的二种说法,原文如下:

    一种说法是清康熙年间,在暹罗大城王朝(1350-1767)后期,即有潮剧在泰国演出。持此说法是依据英国人布赛尔的《东南亚的中国人》一书卷三“在暹罗的中国人”,转引法王路易十四的使节出使暹罗所记资料。该资料记“1685和1686年”他们到暹罗后,受到王室“盛宴招待,宴后有中国人演出的戏剧,剧员有的来自广东,有的来自福建”(见厦门大学南洋研究所编辑《南洋问题资料译丛》1953年第一期)另外,法国人范华烈、卢贝尔在介绍暹罗华侨的文章中,也谈到十七世纪间,暹罗古都大城已拥有华侨一万人,每逢酬神赛会,均有大锣鼓和戏剧演出;有一个华侨剧团还表演于皇宫,受到欢迎,希腊大臣福尔泰和其他西方国家的使节也喜欢观看。

    周艾黎据此二则资料中“来自广东”和“大锣鼓”提出:“推想三百年前已有潮剧流入泰国,并非没有道理。”我认为,第一则资料可信度比较高,然而我们不能根据“剧员有的来自广东,有的来自福建”这一句就断定法国使节看到的就是潮剧,因为当时广东并非除了潮剧就没有其他流行的剧种。第二则资料周艾黎并未标明来源于何处,但仔细推敲行文“每逢酬神赛会,均有大锣鼓和戏剧演出”,按我的理解,这里并非说戏剧的伴奏有大锣鼓,而是说有“大锣鼓”演奏和“戏剧演出”这两者。当然,“大锣鼓”我们很自然会想到潮州大锣鼓,然而戏剧则不必然就是潮剧。潮剧伴奏有打击乐,叫“武畔”,20世纪20年代以前武畔是不用大鼓的(见《潮剧志》,150页)因此我认为,虽然从潮州人在泰国移民历史和潮人在泰国聚居人数比较多的常识,我们可以猜想上述的记载可能是潮剧和潮州音乐,但只不过是猜测而已,严格来说,还不能说是潮剧在泰国出现的确切记录。

    周艾黎提到的另一种说法是:“潮剧是在一百多年前进入泰国的。”他在文中提出的依据是:“这是一种被大多数人所承认、有老艺人口碑资料作为依据的说法。六十年代初期,年届六七十高龄的老艺人提供的情况是:当他们做童伶时,就听师辈‘溜过乌水'(意即渡过七洲洋)。其时当在清朝同治、光绪年间”(即1862-1908)

    这种说法当是通过口述调查得来的,虽然没有记载何时、何地、何人口述,但由于周是20世纪50年代就接触、熟悉潮剧的老人,又先后担任过汕头戏曲学校教师、广东潮剧院艺术室副主任。估计他直接接触过许多当过童伶的老艺人,采访过他们。我们看到,许多出生于19世纪末期的潮剧大师傅如阿倪、徐乌辫、谢大目等他们都有在南洋(泰国、新加坡等)演出的经历。以潮剧教戏王乌辫先生为例,1890出生,9岁卖身老玉梨为童伶,期满赴新加坡,在各戏班教戏兼当婆丑角色(《潮剧志》,401页)以童伶17岁期满计,乌辫先生赴新加坡在1907年左右,而其时南洋等地早有戏班演出了。这种说法是可信的,然而这一时间与17世纪中叶相距实在太远了。

    二、张长虹《泰国华语戏曲发展的历程》

    张长虹《泰国华语戏曲发展的历程》(载新加坡《新世纪学刊》,2005年)一文认为潮剧最早于17世纪中叶流播于泰国。她提出的证据是法国使臣的记载:

    “1685年,大城皇朝与法国王路易十四建立邦谊,法国使臣戴爽蒙的助理戴爽西教父,在其日记中记述了中国优的事称:‘公元一六八0年十一月一日,丰肯,也即是昭拍耶威差然(获泰皇赐封爵位的西洋人),在其府邸中举行盛宴,祝贺葡萄牙国王……宴毕有各种娱乐表演。这些表演分批进行,计有各种杂耍,舞蹈,最后轮到中国优的表演’”,教父接着写道:“表演者华人来自广东,有的来自潮州。他们的表演有其方式,并且熟练。”

    这是一则时间明确的记载,即公元1680年11月1日,记载者也是亲历者,记载他们观看了中国优的表演,如果只是“中国优”三字,还难以断定是潮剧,然而后面的记载却提到:“表演者华人来自广东,有的来自潮州。”“来自潮州”四字我们是否就可以确定这就是潮剧了?其实还不然,因为据《近代潮汕戏剧》记载当时在潮州起码还有正字戏,正字戏虽是外地戏班,但自明宣德七年(1432年)就进入潮州,至17世纪中叶也有200多年,已经落地生根,因而单凭这一则资料,即使明确记载“来自潮州”也未必可确证是潮剧。

    我们再对上述两条资料作深入的考证。上述周艾黎的第一种说法的依据是:“依据英国人布赛尔的《东南亚的中国人》一书卷三“在暹罗的中国人”,转引法王路易十四的使节出使暹罗所记资料。”时间在1685和1686年。时间如此之近,又都是法王路易十四的使节,所以我们可以断定是同一批人。但是周文所引资料提到“法王路易十四的使节出使暹罗所记”,张文所引资料提到“法国使臣戴爽蒙的助理戴爽西教父,在其日记中记述了中国优的事”,据此我们推断似乎并非同一人所记。而我们再看演出的场合周文所引资料提到:“他们到暹罗后,受到王室“盛宴招待,”他们指法国使节一行,他们受到的是泰国王室的招待。张文所引资料提到:“丰肯,也即是昭拍耶威差然(获泰皇赐封爵位的西洋人),在其府邸中举行盛宴,祝贺葡萄牙国王……”,显然是在昭拍耶威差然(获泰皇赐封爵位的西洋人)的家宴中观看了戏剧。可见上述两则资料记述的是在不同时间、地点观看的戏剧表演。

    周文和张文所引资料均非直接的原始资料,周文是引自英国人布赛尔转引法王路易十四的使节出使暹罗所记资料的译文;张文所引资料有两个出处:

    “1685年,大城皇朝与法国王路易十四建立邦谊,......这些表演分批进行,计有各种杂耍,舞蹈,最后轮到中国优的表演’”

    这一则引自修朝的《中国“优”在泰国的沿革》,载泰国《泰中学刊》,1998年。

    紧接着的一则:

    教父接着写道:“表演者华人来自广东,有的来自潮州。他们的表演有其方式,并且熟练。”

    引自《中国娱乐在泰国》,载吴明展、罗小玲、吴明城、吴明森、黄振中、信•凤披猜编《皇恩荫庇下二百年的华人》,泰国经济路线周报1983年版,第114页。

    因此我们期望有条件的学者,可以将上述原始资料呈现给我们,以利于研究。同时我们也不得不说,潮剧最早于17世纪中叶在泰国演出的说法,目前还缺乏确实证据。

作者: 
林立
来源: 
汕头社科,2013年第4期
浏览次数: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