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佛教历史与现状

    佛教自晋朝(265-420)时传入潮汕,在唐朝就达到“释儒双辉”时代。现汕头、潮州、揭阳三市及其辖下各区县(市),皆有不少庵寺。据2002年初步统计,获各地民族宗教局登记,三市庵寺300座、居士林5座、道场2座、精舍77座、佛堂28座、佛学院1所,总计413座(1990年仅279座),常住僧尼约1154人(1990年505人),信徒数万(1990年约1万余人),古今涌现一批大德高僧,在广东和海内外影响较大。

    晋朝。佛教传入潮州已有1500多年以上历史,但具体何年开始传入?地方志乘记载

    未明。据清光绪癸未九年(1883)知县惠登甲重修《饶平县志•卷十二•古迹篇》载曰:“隆福寺。在信宁都汫洲堡黄芒山(林注:属海山岛),晋时建,宋末废圯。近有耆民陈萃吾同住持僧开一,募缘重建,以为讲经之所,于其地掘得铜像三尊,今在寺中,高二尺余,是北帝像也。”这是目前发现的志书中,记载潮州庵寺之最早建者,相传“隆福寺”匾为大书法家王羲之(303-361)墨迹。晋朝分为西晋(265-316)、东晋(317-420),“晋时建”离今至少在1582年以上。另据相传,潮阳县棉城西山的海潮岩(俗称“西岩”)是创自东晋。明隆庆年《潮阳县志》卷之六载“有岩焉,曰海潮岩”,惜无载创自何时。

    唐朝。是中国佛教,也是潮州佛教盛行时代。据清乾隆《普宁县志•古迹篇》所载,唐贞观年间(637-649),潮阳县地(后属普宁县)创建了留迹院,僧舍99间,规模甚大,至乾隆时已成荒埔。清《潮州志》所记,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738)帝诏天下,州郡各建一大寺,以记年号“开元”名之,故潮州府内敕建了开元寺(相传前身是荔峰寺)。此时除著名的开元寺外,高僧释大颠(732-824)为潮州佛教的兴盛起了主导作用。他出生于潮州郡,俗姓名陈宝通,在大历元年(766)出家到西岩,礼住持、诗僧释惠照禅师(约727-?,潮阳县人)为剃度师,与沣州药山的释惟俨成其高足。后惟俨赴湖南衡山受戒弘法,涉罗浮、清源,憩三岐,游九江,朗州太守李翱与之交往论佛。大颠则后来参拜南岩石头的希迁禅师,得大无畏法。贞元(785-805)初,入龙川罗浮瀑布岩。五年(789)归潮阳,越年辟白牛岩(即卓锡岩)和西胪的乌岩。七年(791)于县西幽岭下创灵山禅寺。19年后,又创霓头岩、虎头岩、白花尖、铭湖岩、榕石寺(当时皆属潮阳县,后属惠来县)等。元和十四年(819)正月,刑部侍郎韩愈(768-824),受贬潮州任刺史,与之结谊,留衣作别,传为佳话。现存中国初期禅宗史藉、五代南唐《祖堂集》卷五,载有两人相会故事。与大颠同时代高僧还有其高徒三平、本空、本生,另有了拳和尚,也道行高深。此际潮州可谓佛教鼎盛时期。

    唐朝后的五代十国(907-960)53年中,因闽王王审知“雅重佛教”,造成福建佛教甚旺局面,潮州毗邻闽西南也得其益,潮僧至闽参学者多,涌现了释道匡高僧(?-925)。他是潮州人,俗姓李,出家后到福建泉州招庆院参学,师住持释慧棱(855-933,后住持福州长庆院,被赐“超觉大师”),多年后大悟,与师打禅机时对答如流,后继任住持至圆寂。一生弘法于福建,因禅宗造诣高深,弘法贡献巨大,被闽王赐之紫方袍,号“法因大师”。听其法而悟道者很多,后各为一方宗主,嗣法弟子在禅宗史上有名者达7人之多。《祖堂集》、《景德传灯录》均有其传。然而,这位大师在潮汕志乘中却失载。

    五代晋天福三年戊戌(938)建资福寺(属今澄海溪南镇董坑乡院顶,2003年3月12日奠基重建),有田产33顷。

    宋朝。潮州佛教继续发展,有些知县(如揭阳县)倡建庵寺,并保护僧侣财产。各属都出现了庵寺,如孤悬海中的南澳岛,也兴建了三宝寺(后改称“云盖寺”至今)。祥和五年(1012),宋真宗钦赐新译藏经278卷给灵山寺,这是钦赐潮州经书首次。僧人为社会造福,杰出人物是释大峰祖师(1039-1125),在潮阳县建造了和平桥(长30丈、宽9尺,历代修建尚存),还施医赠药、收尸埋骨,受民钦敬,后世至今潮汕各地与海外绝大多数善堂(或称“善社”、“祖师庙”),皆奉其塑像而行善。民间慈善事业的普遍发展,功归大峰和尚。北宋时又有二位在中国佛教史上地位显赫的高僧———华严道隆(约990-约1073)和报本慧元(1037-1091)。释道隆,海阳(即潮安县)人,俗姓黄,于汝州(今河南临汝县)广慧元琏座下得法,至和(1054-1055)初游汴京,挂单景德寺,被宋仁宗召至偏殿,问佛教胜义,奏对称旨,即赐他到大相国寺驻,很多王公贵人争相求见。数年后请求辞归,仁宗不许,还在护国寺旁立华严禅院,留他住下,礼遇特优,并赐紫方袍,赐号“圆明大师”。释慧元,俗姓倪,民国《潮州志•丛谈•人部》记为潮州人,到京师,华严圆明禅师(即释道隆)见而异之。后任湖州报本寺住持,两年后圆寂。临终升座说偈:“五十五年梦幻身,东西南北孰为亲?白云散尽青山外,万里秋空片月新。”30年后,宋徽宗政和年间,被谥“证悟禅师”,塔为“定应”,其旁赦建显化寺以奉香火。宋名儒、状元王十朋,夜宿双流寺(在今饶平县三饶镇,正在重建),无限感叹,云:“天下大旱,此处半收。天下大乱,此处无忧。”遂为饶平县名之缘由。

    元朝。胡人入侵中原建立了政权,潮州跟全国一样,佛教无多大发展。但是,开元寺因来了一位特殊身份的法师而有所进展。事因至元二十六年(1289),西藏人胆巴帝师,因忤逆奸相桑哥,被帝谪潮州,馆于开元寺。逢枢密副使月的迷失之妻患奇疾,久医无效,得师治愈,副使便于二十七年重建潮州南郊的净乐寺以报德。二十八年七月,桑哥伏诛,世祖召师返中都,赐潮州新建寺额曰:“宝绩”及田20顷。宝积寺为藏传佛寺,被废于1924年。

    明朝。朝廷比较重视佛教,三次印刷《大藏经》,促进佛教发展,潮州各地也然。天启元年(1621),普宁知县云文彩,就命大顶和尚,募建了南岩寺,挂上“岭南禅宗”匾额。高僧释超月祖师(1568-1702),号一镜,惠来县人,出生于明隆庆二年,俗姓宋(故俗称“宋祖师”),享年136高龄(含闰月,实134岁),云游历30余载,至清康熙九年(1670)返惠居榕石庵(现已重建),后创附近东栅永福寺(址存,拟重建),引众行善,荒年救灾,被称为“活佛”,影响遍及海内外,马来西亚等国华侨,以其名义组织善社并建庙祀之,其肉身至1952年“土改”时才失踪。今在东栅永福寺连墙“宋祖师庙”及北门庙、潮南区司马浦镇大布乡庙等已重建。

    清朝。朝廷对佛教态度与明朝相似,故佛教在潮仍有发展,各地兴建众多庵寺,出家人也大增。清顺治(1644-1661)出了闻名全国高僧释道纆(1596-1674)。他生于大埔县湖寮新村上屋(当时属潮州府管辖),俗姓名林木陈,少习儒业,出家于宁波天童寺,后继法席。顺治十六年(1659)九月应召上京面帝,住大内万善殿,帝听其说法,赐号“宏觉禅师”,后返天童。善文能诗擅书法,除门徒编其《宏觉禅师语录》外,有《北游集》、《布水台集》等诗文集行世。清初遁入佛门的诗僧释超雪,俗家祖籍福州而移居海阳(即潮安县),号“寄尘”,通经史,工诗词,擅书法,先驻南澳岛金山寺,后卓锡福建闽侯县鼓山寺,晚年归潮,潮州总兵马三奇于郡城西郊,供其创竹林寺以居。高僧、开元寺方丈释静会(1686-1780),俗姓韩故称“韩和尚”,于乾隆三十年(1765)赴京,求赐御刊经,于二年后获雍正御刊大藏经7246卷(尚存)回寺。这是第二次御赐经书给潮。三十四年春钦赐《御制华严字母》1卷,三十六年春钦赐《御制四体合璧翻译名义集正讹》20卷,三十八年钦赐《钦定同文韵经》6卷、《御制满汉蒙古西番合璧阿礼嘎礼》1卷、《读咒法》1卷、《御制满汉蒙古西番合璧大藏全咒》80卷及目录8卷给开元寺。道光年末,又出现了高僧释仁智(1813-1902)擅长讲经,善诗能武,受聘为江苏常州宜兴县显亲禅寺方丈而重兴之,释虚云(1840-1959)、志开、来果亲近其座下领悟。在俗乡南澳岛创建了叠石岩,使其成为现代华南及海外潮人黄檗流派“天南法乳”祖堂,高徒辈出,后裔今已10代、逾600人,涌现了民国时期的释莲禅、怡光、怡满、纯保、纯寂、纯密、纯鉴,现代纯信、纯果、妙理和广东“五定高僧”(即定会、定然、定因、定根、定持)、中国佛协副会长释明生等,真是“子孙海内外,龙象禅讲筵”(定持法师诗句)。

    民国。随着军阀混战,兵荒马乱,民生艰难,潮州佛教没多大发展。属中国佛教大乘八大宗之一、在明朝遭禁的密宗(又名“真言宗”),此际反在潮州复兴起来。民国八年(1919)五月,潮安县人王弘愿(原名慕韩),译成日本权田雷斧大僧正所著《大日经疏续弦秘曲》。此为潮汕近代译经事业之开端,也是密宗在潮汕复兴之先声。1921年,开元寺僧释纯密(后任方丈)赴日本高野山学密宗,后返潮弘法。日本真言宗大阿阇黎权田雷斧大僧正来潮弘法,王弘愿为首创建了“震旦密教重兴会”,密宗得到了发展,有会员近200人。1947年还在汕头市饶平路兴建了密宗的遍照寺,成为民国末年至1966年“文革”发生前的密宗道场。日寇侵占期间,民不聊生,释莲舟(即定会,1904-1996,俗家饶平县海山岛)法师等发动成立潮汕佛教慈善团,在开元寺施食、药、衣、又办4所善堂小学,还赴港、安南(今越南)、暹罗(泰国)募米6万包以上,10多次海运至汕分发各县善堂救灾,世称“和尚米”。1937年2月19日至1940年3月29日,释智诚法师(1908-1994)在潮安县庵埠镇灵和寺内闭关,以舌血书《华严经》81卷计80余万字。1932年12月10日至16日,高僧释太虚(1889-1947)偕会泉、圆瑛、大醒法师,应邀来汕头市岭东佛教会、潮州金中讲经,并应求创办岭东佛学院,于1933年10月9日在开元寺正式创办,礼请太虚法师为院长,释寄尘、静贤诸师任教,至1935年结业。1947年至越载,举办第二届培训学僧。1935年2月22日,上海高僧释圆瑛(1878-1953,后任新中国首任佛协会长),在其高足释明(1916-2002,后任中国佛协副会长)陪同下,应邀抵汕讲演《阿弥陀经要解》,听众济济。越月16日至21日,又应邀来潮阳县棉安善堂,讲《八大人觉经》,并应县立师范学校、揭阳县、饶平县、厦门市之请,普施法雨,皈依者数百人,把所获香仪皆资助各慈善团体济贫。

    新中国。解放初,政府一般允许宗教自由,各地佛教活动基本正常,个别僧人当上了人民代表(如释定持法师当上汕头市人大代表、市青联委员),但不少僧尼在政府动员下还俗务农。政府号召“爱国守法,生产事佛”,各庵寺农禅并重。1955年9月20日,汕头市成立了佛教协会。可是,在1958年“反右”中,竟把潮汕释定持、慧原、又宗等10多位爱国守法的知名僧人扣上“右派分子”帽子,进行非法的政治迫害。到了1966至1976年史无前例的“文革”10年浩劫中,极左思潮更为泛滥,各地“红卫兵小将”冲击大小佛门,庵寺皆大受破坏,不少僧尼被批斗、游街、强制驱逐还俗回乡,文物、经书大遭焚毁,损失异常惨重,史所未见。仅开元寺,被焚毁的经书近一万卷。从1979年起,佛教政策逐步落实,僧尼归寺,梵宇重建,或修葺、扩建,还创建一些新的寺院(主要捐款来自港澳台和外国潮人),到处古刹重光,名山焕彩,比任何历史时期更为庄严堂皇,香火兴旺。还新添一批人出家,其中有数十人到各地佛学院深造。有些僧人还参访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五台、普陀、峨嵋、九华。各市、县相继成立了佛教协会,有的建立居士林,指导佛教徒开展正常的宗教活动。1988年4月5日至1989年4月29日,汕头市首届佛教僧伽培训班在开元寺开办。第2、3届改在附近西湖山南岩举办,也是每届一年,至1991年5月11日第3届结业,后停办。1992年2月,岭东佛学院在开元寺复办开学,首届学僧25人、学尼32人,至2000年10月结业4届(两年制)共有200多人毕业。汕头市达濠区青云禅寺也于1999年5月15日,举行“青云佛学培训班”首届开学典礼,学员30人。各地恢复讲经,传播正信。政府保护合法的佛教场所、僧尼权益,有的僧尼、居士成为县、市、省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参政议政。有些佛协团体、庵寺,还兴办经济实体,例如汕头市佛协创办素食部、素饼厂、经书流通处。政府批准僧尼出国访问,也欢迎港澳台侨僧尼来访,增进友谊。已有20多位僧尼,分别出访过泰、日、新、印、尼、缅、法、韩诸国。各佛教协会、庵寺、佛教徒,爱国爱教,救苦救难,乐捐巨资兴学育才,造桥修路,拯灾济贫,备受称颂。还重视精神文明建设,抢救、出版了一大批寺史、照片集、回忆录及诗集,岭东佛学院《人海灯》杂志也自1994年7月起复刊;三市佛协皆在1998年秋隆重举办纪念中国佛教2千年活动,组织书画展览。上述为潮汕佛教文化积累重要资料,以昭后世。自1950年以来,潮汕出现了名僧尼及名居士,主要有:释纯信(曾任首届中国佛协理事、开元寺方丈)、智诚(曾任中国佛协理事、开元寺方丈)、又宗(曾任岭东佛教会会长)、慧原(曾任中国佛协理事、开元寺方丈)、定然(曾任省佛协副会长、开元寺方丈)、定持(曾任中国佛协常务理事、开元寺方丈)、定会(即莲舟,曾重辑《灵山正弘集》、到海外募“和尚米”来救灾民)、定根(曾任省佛协副会长、灵山寺方丈)、新成(现任省佛协会长、中国佛协咨议委员会副主席)、明生(现任中国佛协副会长,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圆彻(1999年冬出版《微尘集》(诗),证果寺住持)、耀智(中国佛协常务理事、省佛协副会长)、心印(中国佛协常务理事、灵山寺方丈)、弘广(中国佛协理事、省佛协副会长)、传正(中国佛协理事、南华寺方丈)、宏满(中国佛协理事、省佛协副会长)、光明(同上)、弘澈(中国佛协理事、开元寺方丈)、光镇(省佛协副会长、双峰寺方丈)、明光(曾任省佛协副会长)、宏生(叩齿古寺方丈)等、名居士黄礼烈(曾任省佛协副会长,创办《广东佛教》)、黄焕章(即我虚,曾任汕头市佛协副会长)。潮籍在外省与海外者有:释根造(潮阳棉城人,任过上海市佛协副会长,出国建道场),根通(潮阳人,现任中国佛协副会长)、观性(潮阳人,尼师,现任上海市佛协副会长、沉香阁住持)、照心(潮阳人,台湾台中市灵山寺住持,2000年8月访潮阳时121岁)、纯果(澄海人,旅泰)、仁得(祖籍揭阳,生于泰)、定因(饶平人,旅港)、妙理(南澳人,尼师,旅新加坡)等。

    但是,当前佛教也存在一些问题,如长老后继乏人,有的庵寺找不到僧尼管理;有的乱收徒;一些出家人因出家动机不纯和受社会不良风气污染而定力不足、犯规犯戒者有之;存在以佛敛财现象;在城市中精舍太多并有的噪声影响邻居安宁等。故庵寺、佛堂、精舍的自律与管理有待继续加强。

作者: 
林俊聪
来源: 
汕头社科,2013年第4期
浏览次数: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