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潮汕俗谚看海外潮人的艰苦创业及对家乡的贡献

    语言是特定历史文化背景下的产物。谚语和俗语作为语言的组成部分必然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从俗谚可以窥见某一特定时空的历史文化,从潮汕俗谚可以看到海外潮人的艰苦创业及对家乡的贡献。

一片帆去到实叻埠

    “一片帆去到实叻埠”和“去到浮娄州”等潮汕俗谚反映了潮汕地区的海外移民。早期的海外移民加速了潮汕侨乡的形成与发展。在侨乡中归侨、侨眷们情系侨居地,对南洋等地所发生的事情是津津乐道的,这就有了“从暹罗到猪槽”等俗谚。

    俗谚“去到吕宋胶拉巴”,“吕宋”即菲律宾,俗称吕宋岛,“胶拉巴”是印尼雅加达。这条俗谚泛指遥远的地方,也对应着明朝潮汕林凤海商集团海外移民的一段历史。明朝建立之后,为了防御“倭寇”,实行了严厉的“海禁”政策,但潮汕地区海上民间走私贸易是禁而不止,到了嘉靖年间,海上走私贸易就逐渐形成了海商集团。他们之中有不少人往来于南洋诸国,甚至移民定居。林凤又名林阿凤,饶平人,十九岁时参加海商集团泰老翁的队伍,后继其业,以澎湖、南澳等为基地开拓海上贸易。后来,为逃避官军进剿,率战船62艘,战士2000人、水手2000人、妇女和儿童1500人,合共5500人,以及大批生产工具、种子等,向吕宋岛进发,以应为菲律宾人驱逐荷兰殖民者的邀约。他首次进攻马尼拉获胜,击毙西班牙驻菲律宾总指挥官戈尹特。第二次进攻失利,北撤至达邦加斯南省的林加延湾,筑营寨,自称国王。林凤的随行者不少是潮汕人,他们同当地人民一起劳动,艰辛创业,关系融洽。

    昔年,潮汕海外移民多是从澄海樟林港乘坐红头船前往南洋各地。“红头船”是一种高桅大型木帆船,名叫“行舶艚船”,每艘载重自数十吨至二百余吨不等。在粤东地区是把船头漆成红色,俗称“红头船”,用作渡洋远航,澄海一带也称之为“洋船”。当年的樟林港巨舶高桅,帆樯云集,称“通洋总汇”。它的红头船队可北至天津、上海,东往台湾、厦门,南往南洋群岛,转运货物分别达到潮州各县,盛达200余年。

    石丘头是潮安县铁铺的一个村落,在北溪堤边建有娘祠。旧时,潮州一带出国谋生者往往于石丘头娘祠渡口下船沿北溪南来,到东陇上岸,至樟林乘搭红头船。这些海外移民在出发前都要到祠里拜阿娘,祈求保佑出外平安。因此,民众都说娘祠里的观音菩萨保佑的是远方的人们。“石丘头阿娘显外乡”就成了一句俗谚。

    红头船牵动着潮汕海外贸易的繁荣,牵动着潮汕海外移民生命财产的安全。红头船乘北季风出港赴南洋前要请师公驱鬼以保平安。有时,多艘红头船同时起航,驱鬼的师公就供不应求了。因此又有了俗谚“无师请着青盲茂”,指人才紧缺,请不到合适的人或所用非人。此俗谚来源于一个民间故事:

    相传,有一天又有一批红头船即将开航了。一时间,樟林的师公都被请光了,某船主只得派人去府城请,但城里的师公也紧缺。这人在湘子桥头遇上了算命的青盲茂,便问他岂会驱鬼,青盲茂满口说会,于是,就被请到了樟林。做法驱鬼要上窜下跳,仗剑作法,跛子尚且不行,何况盲人。但开航时间紧迫,只得叫他应付了事。

    当年的古港共建铺屋114间,组成八条街道,外有六个村社环绕,故有“八街六社”之称,其中仙桥街和长发街商业最繁荣,故有俗谚“金仙桥,银长发”。后来,古港还发展出外围的“新兴街”。单新兴街的货栈就有五十四座。于是,港口拥有一大批卖苦力的码头工人。汕头开埠之后,轮船逐渐代替了红头船,汕头港也逐渐代替了樟林港。那时樟林商行相继倒闭了。不解内情的挑夫们仍然一支竹槌两条索,天天斜靠在货栈前。哪知没人来雇工,只能看着一间间商行的倒闭,埋怨时运不济:“一支竹槌倚倒百外间行”。于是,“一支竹槌倚倒百外间行”成了反映这一史实的一句俗谚。

    当年的海外移民并非一帆风顺,许多人都有着坎坷、艰辛的经历。民国初期,潮安县彩塘镇有一姓许的农民因日食难度决定“过番”到“石叻”(音:实力,是过去华侨对新加坡的别称),因为那里有许多乡亲和朋友,希望能得到帮助和提携。许兄来到了汕头埠,无钱乘船,正在码头徘徊时,得知有一艘货轮要出发到马来亚,许兄以为马来亚就是石叻,遂要求船主让他以帮工换取船票。谁知这艘货轮只到惹兰(是马来亚属的一个岛)而不到石叻。在历史上,惹兰和新加坡虽同属马来亚,但自清朝以后,到新加坡谋生的潮人多,而到惹兰的潮人少。许兄在惹兰举目无亲,语言不通,难以生存,好不容易盼来一艘中国货轮,求船主带他返回故乡。归来后,面对乡亲们,他有苦难言,长叹道:我“石叻无去去惹兰”!这句话形象生动,很快传开了,成了俗谚。

无可奈何舂甜粿

    “缳条裤带出南洋,赚回钱银箱打箱”这句俗谚指的是昔年许多潮汕人为谋求生计,空着手离乡背井移民海外,经过多年艰苦创业,也有人发财致富,衣锦还乡。而这华侨的创业史是一部饱含辛酸的血泪史。

    “无可奈何舂甜粿”也作“无可奈何炊甜粿”,这句俗谚就饱含着昔年海外潮人离乡背井的无奈和远渡重洋的辛酸。据说当年澄海樟林港有一个船主名叫蔡彦。有一次,他在开船往南洋之前,到船上清点客号货物。他的母亲也一同来到船上。这时,蔡母看到客人的行李中有好多甜,觉得很奇怪。因为,潮汕人只有逢年过节才蒸甜。于是,蔡母问道:“现在宽时闲月,怎么大家都有甜?”大家听了只得苦笑,一个过洋者说:“这是无可奈何炊甜。”蔡彦帮着解释:“每次过洋,最快也须一、二十天,如果遇上风浪,要一个多月的行程。若不带些干粮,岂不是要活活地饿死。甜不易变质,带甜作干粮这也是无可奈何啊!”蔡母听了方知其中苦衷,不禁感慨万千。

    旧时,潮汕地区连年战乱,天灾人祸,水旱灾害,民不聊生,许多潮人拖亲带故,结伴离乡,移民海外。“食到无,过暹罗”、“到无,过暹罗;唔知惨,去香港”、“有钱香港,无钱凄惨”就记述着当年海外潮人的苦难。他们从中国带去了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工具和先进生产技术,在侨居地披荆斩棘艰辛创业,为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作出了贡献。但老一辈在早期的创业过程中所面临的艰难困苦是难以想象的。正如俗谚“人面生疏,番仔擎刀”、“暹罗‘峇仔’(鳄鱼),有人食人,无人食影”、“所徛大篷棚,所擎大杉桁”等所说,投身于蛮荒之野,人地生疏,语言不通,环境十分恶劣,他们艰苦创业的确是一个含辛茹苦,呕心沥血的漫长过程。

    俗谚“日出乞伊曝,雨来乞伊沃”,指房屋破漏,也反映了华侨在侨居地创业的艰苦生活。有潮汕歌谣云:“心慌慌,意忙忙,上山来做工,日出乞伊曝,雨来乞伊沃。所食番薯糜,所擎大杉木,亘日拼生死,磨到目塌塌。草底有毒蛇,山顶豺狼恶,树高林又密,唔知东南甲西北。一日拖磨咬牙根,一夜倒落合目,何日返唐山?厝来起,田来辖。”

    在汕头开埠前后,近代潮汕的海外移民出现了契约移民。所谓契约移民就是帝国主义掠夺华工的“猪仔贸易”。清代林大川在《韩江记•搭歌》载:“咸丰戊午年正二月间有洋船数十,买良民过洋者名过咕哩,初则平买,继则引诱,再则掳掠。海滨一带更甚内地,沿海居民无论挑夫乞丐以及讨海搭者亦被掳去。”首先在汕头设招工局招募华工的是英国德记洋行。规模最大的是荷兰元兴洋行。各洋行设有扣押华工准备装船的“猪仔馆”,也称“咕哩行”、“客头行”,至1876年竟达23家。“猪仔贸易”给潮汕人民带来沉重的灾难。被掠骗者与招工局订立“契约”,就成了卖身的“猪仔”,被装入猪笼里运载出海,到达帝国主义国家各自的殖民地之后,送进大种植园或矿山作苦工,难得生还。据统计,从1852年至1858年,在南澳岛和妈屿岛被掠运的华工有40000名。尚未出洋而因虐待、伤病致死或投海自尽者甚多。妈屿岛海滩上留下被抛弃的华工尸体约共达8000具。直到辛亥革命后,在汕头持续五、六十年的“猪仔贸易”才逐渐消失。反映这一段苦难历史有“日里窟,会得入,得出”、“安南窟,会得入,得出”和“猪仔船一上,返唐山免想”等俗谚。“日里”即印尼苏门答腊岛日里,当时是荷兰的殖民地。日里和安南均是华工的集结点。俗谚“三死六留一回归”指的是昔年华侨大约10个人当中,有3个人客死于异乡,3个人仍滞留当地,仅有1个人能回家乡探亲。

    俗谚“靖你到婆罗洲”意为把你赶到荒无人烟的角落,指对方不受欢迎,巴不得其走得越远越好。俗谚里“婆罗洲”也称加里曼丹岛,今属马来西亚,当年本是一个荒岛,后为英国殖民地,大面积种植橡胶,成为英属马来亚的一块橡胶基地。此俗谚也反映了“猪仔贸易”掠夺华工的苦况。婆罗洲就是一个华工的集结地。当年这些“契约”华工在热带丛林中披荆斩棘,栉风沐雨,语言不通,气候不适,水土不服,饮食不调,可谓九死一生,挣扎在死亡线上。因此,婆罗洲在当年人们的印象中是最遥远、荒凉、与世隔绝的地方,使人望而生畏。

    昔年的海外潮人侨居异乡,难得回家探亲。家乡的侨眷可望眼欲穿。这就产生了“嫁着过番翁,有翁当无翁”、“恶等过过番翁”等俗谚。另有“月尾出初十五六,宽宽等”,指办事要耐心等待;空等。这里也有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妇人,丈夫往南洋谋生,音信渺茫。她天天盼,日日思,期望能收到丈夫的家书。有一天她到市镇上找一算命盲人推算要到什么时候丈夫才寄信回家。那盲人摇头晃脑地推算了一会,说:“你丈夫的信一定要来的,不是月底就是出初(月初),要不就是十五六,你耐心地等吧。”

    潮汕多侨乡,侨眷们多是依靠侨批汇款来维持生计。在抗日战争时期,交通断,汇款绝,侨眷度日艰难。潮安县彩塘镇流传有一句俗谚:“东陇拍铁面乌乌,下桥拍棉头生菇,礼阳做垫脚行路,昆江经布屎肚,李厝做笠手粗粗,西洋过番饿死”,讲的是旧时东陇村民多以打铁为业;下桥村民多以弹制棉被为业;礼阳村民多以竹工为业;昆江村民多以织布为业;李厝村民多以编竹笠为业;而诗阳村民多是侨眷,以侨汇维持生计。“西洋”即诗阳村,在抗日战争时期,潮汕沦陷,侨汇中断,侨乡里妻嫁子卖,骨肉离散,比比皆是,故有“西洋过番饿死”之说。

洋船到猪母生 鸟仔豆带上棚

    侨民们艰苦创业,勤俭节约,希望将血汗钱寄回家乡,有的要克尽赡养父母妻儿的义务;有的寄回积蓄,争取早日回归故里,与亲人团聚,以求发展;有的还寄钱回乡捐资兴办公益事业。

俗谚“牵猪豭,过暹罗”指身逢困境,另谋生路;“好赚过去暹罗牵猪豭”,笑指办事合算。它来源于一首潮汕歌谣:“天顶飞雁鹅,阿弟有阿兄无。阿弟生仔叫大伯,大伯听着无奈何。打起包裹过暹罗,欲往暹罗牵猪豭。赚有钱银业业寄,寄回唐山老婆。”此虽是戏谑之语,而“赚有钱银业业寄”确是说出了侨胞们的心声。

    “信一封,银二元”,指昔年旅居海外的潮汕侨民寄批汇钱回家乡。有潮汕歌谣云:“心慌慌,意忙忙,去到汕头客头行。客头看见人来坐,问声人客爱顺风。上山来做工,伯公朵隆保平安,雨来乞伊沃,日出乞伊曝。所擎大杉桁,所作日共夜,鸡啼五更去冲浴,冲到浴来是怎生?海水相阻隔,得唐山我 来拍抨。信一封,银二元,叫刻苦勿愁烦:仔儿着扶持,教伊勿跋钱,田园着力作,猪仔着力饲。等到我赚有,紧紧回家来团圆。”

    赡家济亲和禀报平安是侨民们的共同心愿,因而侨批伴随着华侨的产生而出现。侨批,是海外侨胞通过民间管道及后来的金融邮政机构寄回国内,连带家书或简单附言的汇款凭证。潮汕侨批业的经营,大致经历了水客递送、批局承办、银行统管三个阶段。

    “花不逢时没乱开”是一句俗谚,旧时,书信、侨批系托私人递送,有人在信封上写下这句话,以示如果不是收信人就不得拆阅。递送侨批的“水客”同寄批人之间没有完善的合约,靠的是诚信。有一句“唔对凯伯个数路”的俗谚,指对不上号或不对劲之意。这俗谚也有一个故事:昔年澄海凯伯的儿子在南洋谋生。父子两人都因家贫没念书,不识字。有一次,儿子寄了一百元回乡,附有家信。信中没有一字,只画了四只狗和八只鳖。送款人看到信上没有具体数目,就偷了二元。凯伯看了信,马上抓住送款人说:“你偷了二元钱!”送款人抵赖说:“你凭何证据说我偷钱!”凯伯指着信上的图说:“四狗三十六,八鳖六十四(潮汕语音‘狗’与‘九’、‘鳖’与‘八’谐音),两数相加,正好一百元。你还敢抵赖!”送款人无话可说,只好如数奉还。

    潮汕俗谚也记录着侨批史上的陈迹:民国二十年(1931),广东省长陈济棠委托美国钞票公司印制一种货币叫“大洋券”,由广东省银行发行流通使用。这是在当时各种纸币中币值最稳定、信誉最高的纸票。其时,民国政府虽宣布“法币”为全国统一的货币。但“法币”仍未进入潮汕通行使用。潮汕地区仍然使用“大洋券”。潮汕是侨乡,侨胞汇款回乡原来是以龙银计算。但由于龙银不便携带和使用,在领取侨批时,侨眷们总是喜欢兑换成了“大洋券”。故有“笑笑,龙银换纸票”之说。

    昔年,潮汕海外移民多是从澄海樟林港乘坐红头船前往南洋各地。红头船载来了返乡的侨胞,送来了侨批、信件。农历九月份以后少台风,红头船从南洋运客返乡者甚多。港口有专人远望,见到红头船进港就立即鸣锣通知迎接。在民间逐渐形成了“九月尾,铜锣‘撑撑’叫”这句俗谚,喻喜事临门。

    “洋船到猪母生,鸟仔豆带上棚”是一句流传于澄海一带的俗谚。此俗谚源于一首潮汕民间歌谣,歌谣云:“洋船到,猪母生,鸟仔豆,带上棚。洋船沉,猪母眩,鸟仔豆,生枯蝇”。侨眷们盼望洋船顺风顺水平安抵达。“洋船到”就带来了侨乡兴旺的景象。

番畔钱银唐山福

    从前,有一个人到南洋谋生。在异国他乡,这个人每日起早摸黑为人洗衣。他每月赚的钱都寄回家乡给妻儿。

    这样,家中逐渐富裕起来。在母亲的疼爱下,儿子长大了,但被宠成一个娇生惯养、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儿子娶了媳妇之后,母亲去世了。儿子夫妇少了约束,更是放手花钱,什么活儿也不干,还雇了帮工为他们洗衣煮饭。

    父亲接到噩耗,痛不欲生,便回乡办丧事。他问儿子从事何业,儿子竟然说:“你挣的钱够花,我哪还要去吃苦。”老华侨听了,心想自己在南洋为人洗衣,儿子在家却雇工洗衣做饭。他感叹道:“番畔钱银唐山福啊!”

    潮汕俗谚“番畔钱银唐山福”的故事反映了华侨汇款是侨乡里侨眷们的直接生活来源。侨汇给侨眷们提供了生活保障,也给侨乡带来了经济的繁荣。潮安县彩塘镇一带有两句俗谚:“金西洋,银下桥,大富市东乡”、“砂陇祠堂下美厝”。诗阳、下桥和市东乡都是由于有了侨汇而成了富乡。“砂陇”是潮安彩塘金砂乡的别称;“下美”即华美。由于华侨回家乡建造了祠堂、屋宇,因此有了“砂陇祠堂下美厝”的美称。现在,潮安彩塘金砂乡保存有清同治七年(1868),新加坡侨领陈毓宜开始修建的“从熙公祠”,该祠十四年后落成,耗资二十六万余银元。面积1300多平方米,建筑精美,结构典雅,装饰华丽,巧夺天工,现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祠门廊壁上有四幅石雕挂屏,是分三层次的镂空石刻,主题是仕农工商和渔耕樵读,雕工精细,巧夺天工。特别是耕读图中牧童的牛索长五寸,只有铅笔芯那么粗,但却股络清晰,穿过牛鼻那一段弯曲自如,十分逼真,确是神品。据说这截牛绳屡刻屡断,使整幅石雕挂屏前功尽弃,因此累死、急死了几名能工巧匠。最后还是有位小徒弟想出用酸杨桃汁浸透石板,改变石料的脆性,才能镂空雕出,成为绝世佳品。这又给我们留下了“一条牛索经死二个师父”的俗谚。

    在澄海隆都镇下北社有一句俗谚:“古宅挈灰匙,潭尾做蚝箕,后陈食番钱,宅头扣簟,陇尾錾大钱,侯邦做畚箕,何厝割胼肋,溢洋睒东司”。此俗谚以简朴的语言表达了下北社里“古宅”等八个村子的民生特点,其中指出了后陈村是“食番钱”的侨乡。好象后陈村依靠“番畔钱银”为生的侨乡遍布潮汕各地。侨眷们以有侨汇而庆幸,“小生单丁,有南风窗”俗谚生动地表达了侨眷们以有侨汇而自豪。俗谚“一供销,二华侨”也反映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时女青年谈恋爱挑选对象的标准,华侨成了首选之列。

骨头总爱回唐山

    海外潮人用双手和汗水,给家乡亲人带来了温饱,给家乡的建设带来了繁荣,同时,也热情地兴办社会福利事业,给后世留下了“稜过大鱼池”、“二哥丰养仔,加加爱”、“生有二哥丰,死有大峰公”、“金锁匙开咸菜瓮”、“慈黉爷做风水”和“梅座山下好乘凉”等潮汕俗谚。

    “稜过大鱼池”和“生有二哥丰,死有大峰公”源出近代泰国侨领郑智勇。他出生于泰国,祖籍潮安县凤塘淇园村。8岁时随父母回乡,受尽颠沛流离之苦,10余岁在汕头被一位好心的红头船主收留并随船到泰国,在曼谷当苦力,加入以大哥莽为首的洪门天地会。后来,以其智勇和义气当上了二哥,世人以他的原名叫义丰而称他为二哥丰。他发迹之后曾支持孙中山的民主革命活动,热心举办公益事业。

    1918年春,地震使韩江90里南堤漏洞百出,大堤即将崩溃。他捐洋银12万(在当年可购1万两黄金)修百里江堤,令儿子雄才、法才从泰国回乡主持修堤工程,至1919年竣工,此后数十年未有决堤,潮州人民有口皆碑。由于这次所捐的大洋可填满一鱼塘,所以流传了“稜过大鱼池”这一俗谚。

    郑智勇在泰国和家乡赈灾济困,修桥铺路,多做善事。后来,他在家乡建了“淇园新乡”,迎养改嫁了的老母。为改变小姓弱房,他以分给耕地、房屋和财物为条件,大规模招人改姓入宗来淇园定居,只要来投奔并挂上郑姓灯笼者,每人给地2亩,房屋1间。所以,俗谚有“二哥丰养仔,加加爱”和“生有二哥丰”之说,并将他与千古流芳的大峰祖师相提并论。

    “金锁匙开咸菜瓮”源出昔年新加坡侨领陈毓宜。他是潮安彩塘金砂乡人,传说他少年家贫却喜赌博,乡亲们都疏远他,连讨点咸菜下饭,人家也推说未开瓮,不肯给他。陈毓宜在17岁时出洋谋生。他痛改前非,饱尝艰辛,凭着他聪明机智和奋力拼搏,起家致富。当陈毓宜致富回乡时,特地赠送当年不肯给他咸菜的近邻每户1支2两重的金锁匙,说是留给他们开咸菜瓮的。他还说:“我还得感谢你们,当初如果你们肯拿咸菜给我,我也不去出洋,不去争这一口气,也就没有今天了。”

    “慈黉爷做风水”和“梅座山下好乘凉”源出澄海隆都前美乡的陈慈黉家族。陈慈黉,澄海隆都前美乡人,其父陈焕荣经营南洋至中国沿海各地的航运,人称“船主佛”。陈慈黉早年接管父业,后在暹罗曼谷创设陈黉利行,经营出入口贸易和火砻业,遂成侨商巨子。据说从20世纪初至抗日战争前,汕头黉利栈每晚清点银元,多得不及逐一清点,只好用斗量,俗谚云“再富也富唔过慈黉爷”。陈慈黉家族在故乡兴建住宅是精心设计,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自1910年开始陈家在前美建筑宅院,开辟新乡,这座宅院共有93个厅和413间房,占地面积254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6000多平方米。建筑式样中西结合,以古朴典雅和宏伟堂皇而闻名潮汕。“慈黉故居”现在已经成为汕头市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因而俗谚称“慈黉厝,皇宫起”、“慈黉爷起厝好慢猛”等俗谚,

    陈慈黉去世后,家人请了风水先生在官塘薄只岭选了一块宝地,营筑坟台墓地,工程十分讲究,只求做得精致,无论造价,也不追求速度,反正也可当作善事,以工代赈。民工们干活卖力,进度快了反而要受到总管的批评,说是“紧纺无好纱”;民工们磨洋工,总管反而高兴,说是慢活出细工。

    “梅座山下好乘凉”中“梅”指的是陈立梅。陈立梅是陈慈黉的次子,为陈黉利家族第三代掌门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泰国著名侨领之一。他在黉利家族的发展史上起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泰国华侨工商界和乡亲侨众称之为“梅座山”。“梅座山”和黉利家族一贯好善乐施,救灾恤难的善举甚多。乡人到泰国谋生,可免费乘搭黉利的轮船,到了泰国,也给予提供就业、食宿等诸多方便,故俗谚称“梅座山下好乘凉”

    “绵德小学,读书免钱”记录了原香港潮州同乡会永远名誉会长庄静庵先生热爱家乡,行善积德,捐资创办潮州市绵德小学,为潮州贫苦少年提供免费教育的善举。1945年香港光复后庄静庵先生回潮州主持绵德善堂,还创办私立绵德小学。1956年再独资复办潮州市绵德小学,次年有学生一至六年级共六班约三百人,先生负责全部学生学费、杂费及课本费,加上教工薪资。后来学校扩大,先生为兴学出资十年间超百万元。文革间绵德小学被迫停办,打倒四人帮后庄静庵先生主动恢复办学,此后十余年间,捐资以千万计。

    “好心过谢慧如”盛赞现代泰国侨领谢慧如先生的善行义举。谢慧如先生幼年天赋过

人,读小学时成绩名列前茅。1926年时局动荡,不得不辍学赴泰国谋生。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创业,他发财致富,事业有成,而不忘家乡,热心公益事业,多年来,无偿捐资不计其数,赢得民众赞颂,故有此说。

    “唐山”是侨民们的根,俗谚“骨头总爱回唐山”体现了他们“叶落归根”的爱国情怀。在泰国曼谷市郊和内地的一些寺院墓地上,有一种以“红头船”为造型的潮汕早期移民的墓葬。侨民们祈望着死后的灵魂能乘坐红头船返回家乡。这种对祖国,对家乡热爱、眷恋之情难以尽述。

    俗谚说“海内一潮汕,海外一潮汕”,海外潮人现在遍布世界各地,大家凭着勤劳和智慧,为侨居地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相传,在海外潮人华侨总比当地人聪明能干,当地之人问起原因,说是靠家乡的老爷(神)保佑、教示,因此传下了“唐山老爷教示”这句俗谚,海外潮人情系家乡,情系祖国溢于言表。

    潮汕俗谚不愧是研究潮汕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它记下了海外潮人艰苦创业的历史陈迹,留下了海外潮人刻骨铭心的思乡之情。

作者: 
郑绪荣
来源: 
汕头社科,2013年第4期
浏览次数: 
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