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钟声何处寻

  潮州西湖山上,与潮州先贤唐伯元有关的遗迹有南岩、钓鱼台、寿安寺、梅花庄(梅园)等。然而,一些与唐伯元有着密切关系而今又见不着的古迹,如醉经楼、紫竹庵,其所处位置,何人所为,历史变迁,世人已难以得见。

  一、唐伯元读书处——醉经楼

  唐伯元(1541-1598),字仁卿,号曙台。万历二年(1574)进士,初任江西万年,泰和知县,广施惠政,民建生祠祀之。后历任南京户部郎中、礼部主事、尚宝司丞、吏部文选司郎中。是明代一位清正廉洁,刚毅狷介,惠政爱民的官员,也是尝受朝廷表彰的对儒学有杰出贡献的理学家。是潮汕地区众多先贤中唯一列入《明史儒林传》的鸿儒大哲。唐伯元逝世后,万历四十五年(1617),潮州府奉敕建理学儒宗坊,(亦称铨曹冰鉴坊,俗称四狮亭),一坊两匾,学政双辉。天启三年(1623),明熹宗特赠太常寺少卿,天启五年(1625),又特赐“理学名卿”。入祀郡、邑乡贤祠和江西万年、泰和名宦祠。《明史》誉其“清苦淡泊,人所不堪,甘之自如,为岭海士大夫仪表”。

  万历十五年(1587)至十六年(1588),唐伯元在其家乡澄海溪南仙门里建唐氏家庙,建唐桥。在潮州西湖山建一小楼为读书之处。并依王通“心若醉六经”一语,取名醉经楼。

  唐伯元构建醉经楼,醉心研读六经等儒学典籍,其传世著作《醉经楼集》,亦正源于斯。

  二、紫竹庵考略

  据乾隆《潮州府志》载:“紫竹庵,在湖山,万历间郡人唐伯元建。”“湖山”占地颇广,紫竹庵又建于何处呢?

  《广东图志》载“西湖山,城西北一里,旧名银山,形似葫芦,又名葫芦山,山下有湖,故名。往来大道有老君岩,紫竹庵。”清代户部主事,海阳人钟声和《游西湖山记》中说:“……出西关,沿河尾,过石桥约一里许,望檐牙隐约,钟声忽从林际出者,紫竹庵也。”“日渐西,紫竹庵主持慧沅烹茗邀饮,盘桓间察其举止,是能解《楞严》存想固形之旨者。茶毕告别,仍从旧道归。”《潮州三山志》载:“七圣庙在西湖紫竹门外”。从乾隆《潮州府志》【海阳县疆域图】中,可以清晰看到,海阳县西门外一里许处,有石板桥和小楼,穿过桥与小楼,可拾级而上南岩。此处之小楼位置,恰与钟声和游记所述紫竹庵相符。由此可见,紫竹庵具体位置,应在南岩之下,湖山门外,七圣庙旁,即现今潮州市高级中学操场之一角。

  上文谈到,唐伯元所建醉经楼在城西小西湖,对其具体位置,历代各种志书史料,均无明确表述。但与紫竹庵之有关记载,又十分相似。我们不禁要问,楼与庵,是相邻而立呢?还是同一地址呢?

  近得郡人于民国八年(1919)为保全紫竹庵而上书之《紫竹庵呈稿》,才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伯元公,……曾于郡之西麓建一醉经楼为读书处。旋因方外友云台航海遥访,遂将该处改为紫竹庵,藉以梵修。”

  唐伯元为何舍楼改庵呢?原来,万历十三年(1585),唐伯元因进《从祀疏》,对朝廷将王守仁从祀孔庙表示反对意见,被降三级外放到海州任判官。他不改初衷,勤于政务,谋福祉于州民,不到六个月,即升调任保定府推官。在海州期间,唐伯元结识游僧道瑛,而道瑛和尚之学识、德行、修为均为唐伯元所敬重,遂成好友。

  唐伯元于万历20-22年(1592-1594)回潮丁母忧。道瑛和尚来访,也当在此期间。正因两人有深交厚谊,唐伯元才得“以书舍舍之”,“改其舍为紫竹庵,并为塑佛像,捐饩田”。同年九月,唐伯元还协助潮州知府徐一唯整治西湖,建寿安寺。其《寿安寺记》中“既寿且安,利我邦人”是其心声也。《西湖山志》载:“紫竹庵,在湖山……崇祯四年吴卜高仝僧募修,东里禅那居士黄琮题匾,字仿晦翁,笔如铁铸,庵供大士塑像,右即客堂,堂壁多名人题句”。此时紫竹庵香火日炽,已成郡人善信梵修胜地。

  三、紫竹庵风采

  紫竹庵,因其地处潮州西湖南岩风景区下,古时,郡人登西湖山,须由南岩而上,故紫竹庵为登岩必经之所。从庵上望去,上有杓光阁、积翠亭、漱玉亭、观稼亭、乘风亭、读易山房(吕仙洞)、青牛洞……,青山叠嶂,茂竹修林。下有小西湖八景,湖平如镜、波澜不兴,渔舟唱晚,桃花扑面。庵前有甘露井。林大川《西湖记·甘露井》记“井在(紫竹)庵前,名甘露。泉极清冽,取少许入口,挢舌一挠,圭角磷磷,诚为上品,凤城有抱卢仝癖者,先放竹筹于庵,山夫挑水,执以为信,防欺也。余诗有‘不知陆羽如来此,品作人间第几泉?’”指此。乾隆《潮州府志》:“甘露井,在城西甘露坊,因泉冽故名,即今之新街东隅义学边,有井是焉,又湖山老君岩紫竹庵前有古井,其泉最清,郡人咸取汲之,亦名甘露井。”庵内有洪钟,晨钟声声,高人逸士多驻足于此,乃郡人神往之处,遂为潮州西湖二十四景之“紫竹钟声”。

  饶宗颐总纂《潮州志补编》载,清惠来人方应祷《游紫竹庵》诗:“西郭香林意久悬,今朝看竹伴高贤。依稀紫气来沾袖,披拂熏风快煮泉。万顷湖光收句里,几层山色落尊前。微风免得两眉攒,为约远公种白莲。”

  四、紫竹钟声何处寻

  紫竹洪钟,百载传音。遗憾的是,三百三十三年之后,钟声戛然而止。《潮州志补编》记载:“紫竹庵,……民国庚申,刘志陆镇守使毁庵为兵房,今废。”

  关于毁庙为营,还有一段少为人知的历史故事。近年,作者搜集到潮州民众珍藏的民国八年(1919)有关紫竹庵存毁抗争的往来文书抄本,计有潮州民众唐明中、唐宏祥等二十四人及南洋婆罗洲荷属山口洋中华总商会长唐柳亭致镇使刘志陆呈稿各一件,潮安县知事批文、潮安县公署咨文、刘镇使批文各一件,唐明中、唐宏祥致唐绍仪函二件,唐绍仪致刘镇使函一件,共八件。时间为当年七月至八月。

  现就八份记录手稿摘登分述,以了解抗争全过程。

  《潮州志补编》载:“刘志陆,字伟军,梅县人,死于血管爆裂,十月十七日卒于家,年五十有二。”刘志陆原系桂军虎部,《潮州志》载“民国七年(1918)二月刘志陆镇守潮梅”。“八年(1919)是岁各系军队麕集潮汕,骚扰脧剥,州民苦之。”“官产处合军政界举一切官产地编号发售彩票。”“九年(1920)八月十九桂军统领刘志陆驻三河,御战不利,退守高陂,复败于平原,遂沿河溃……。”刘志陆守潮作恶多端。

  (一)潮州民众唐明中等24人签名投镇使刘志陆呈稿。“伏以律重祀典,国家厉亵渎之禁;礼崇乡贤,社会兴观感之念。理想原无二致。维持实出同情。郡城西湖紫竹庵乃先祖伯元公建以读书处也。公道究天人,学有原本,生祀宦地,殁飨乡贤,政绩卓行,志乘甚详。当其读书时,适故友云台祝发沙门,远道见访,公仗义以书舍舍之,为之塑佛像,捐饩田,俾得就近梵修,又移植旧第桂树于此,以示亲爱之意。而云台饮水思源,仍于旁厅设公牌位,朝夕顶祝,迄今民等岁时致祭弗替,此学舍改庵之所由来也。……迩闻关统领军队驻扎该庵,拟将该庵拆卸改作,为久驻计。民等闻报,曷胜惶骇……其忍令先贤别业,往哲芳躅,竟与荒草残霞同明灭也耶。为此粘抄府县各志,佥叩钧察,乞恩俯念庵祀乡贤,推爱乌屋,迅即饬统领部停止改作,切实保护……”

  (二)其时,潮民旅外华侨商会获悉,也忧心忡忡,邮呈刘志陆,情真意切,恳请:“毋事改作,照旧保存,乞可自行修葺,以安神灵。”

  (三)潮安县知事批文:“呈悉。乡贤唐公伯元,政绩学行,夙所钦迟。城西紫竹庵,原由公建以读书,嗣以旧友云台和尚远道相访,遂改作佛庵,令其卓锡,仍于厅旁设公牌位,岁时祭祀,至今弗衰。本知事忝官斯土……安敢不敬慎保存,留后人之感念。据呈前情,候即咨请关统领查照可也。

  (四)《移关统领文》潮安县公署咨:“为咨请事,现据县民唐明中、唐宏详等呈称“伏以律重祀典”云云,衔请无既等情,据此当批云云,此批重呈。除揭示外,相应据情咨请贵统领查照,希即一体保护,以重先贤遗迹,共保感祷。此咨,广东陆军游击营统领关。”

  (五)刘志陆接呈,七月三日批,“呈悉,查阅粘抄,该紫竹庵于前明万历间为唐伯元所建,此系府县志乘为经手创建之记载,并无以学舍改为庵观之证明。……该庵纯为公共之产,可证明……此次酌行修改,原为驻军稍求适宜之计。果系先贤遗祀,自当酌量保存,无得藉词多渎。此批。”真是一派军阀作风,强词夺理,强盗逻辑。

  (六)刘志陆强占之后十天,潮州民众实名致函唐绍仪(1862-1938,又名绍怡,字少川,中华民国首任国务总理)。说明“敝等……联名赴关统领,禀阻无效,再赴潮梅镇守使刘志陆,禀阻仍无效。官民不敌,吁吁无门,……然争之无力,忍之不能,再三思维,惟有仗先生鼎言,作先祖之护法而已……加意设法保护……”致函后,潮民翘首祈盼,未见回音,遂于一个月后八月十二日再致函唐绍仪,内容大致同前函,并将当时刘志陆强行毁庵致死伤工人数名,及刘派员各处劝捐事的报章二则,据实禀告,恳求先生“九鼎之力,还冀一篑之功。”

  (七)唐绍仪收函之后,愤然复函刘志陆,函文如下:

  伟军镇使先生执事钧鉴:

  南辕北辙,鱼雁恒疏,忻悉执事威震岭峤,政绩一新,至足钦佩。迳启者,缘前明吏部郎中、族祖伯元公生祀宦地,殁配乡贤,理学儒宗,特达坊表,潮人仰之,不啻泰山北斗。当公通籍后,曾于郡之西麓建一醉经楼为读书处,旋因方外友云台航海遥访 遂将该处改为紫竹庵,藉以梵修,庵内仍祀公牌位。名为庵院,实与祀所无异。以故公之子孙,岁时致祭弗替。本年夏间,贵军驻防该麓,拟将该庵改筑,公之子孙乡居暨侨外洋者,咸以庙貌已非,祖灵奚托,纷纷赴辕禀请保存,并一面函处交驰,恳鄙人出而缓颊等语前来……伏祈俯念庵由先贤所建,确系完全己业,准如族人所请,勿遽改废,曲予保全,为祷为盼。倘以军事适宜要用,不妨暂行借驻,事竣仍可依旧归管……。匆匆手此布恳,即请勋安,统希垂照,并望还云。

  然而,民国总理之言,亦奈何不得地方军阀刘志陆,刘仍我行我素,毁庵为营。尔后刘志陆死于血管暴裂,不得善终。

  《潮州文史资料》1994年第13辑张志尧《潮州古城墙记》:“西门古经西湖滨至北门古这段城墙在民国12年(1923)以后被拆成大路。”又,饶锷《西湖山志》卷二载:“湖山旅馆,在南岩下,即紫竹庵旧址,民国十三年建。”至此,人是物非,且时过景迁,潮州人民再也看不到昔日紫竹庵风采,笔者亦只能为之感叹:紫竹钟声何处寻?

作者: 
唐学武
来源: 
潮州日报(2014.04.10)
浏览次数: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