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祠:潮州文化的核心 民族慎终追远的传统

    【核心提示】潮州文化的核心是宗祠,因为潮州这个地方的百姓都是唐宋以来从中原移民迁徙来到这个地方的,他们的祖先过去都是中原的世家大族,所以对于移民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以后,他们需要慎终追远,把自己遥远的祖先的荣耀带到这个地方来,来维系他们族人的这样一种共同的这样一种荣誉感,这种聚族而居往往也需要给祖宗一个地方,安放祖宗牌位,安放祖宗的地方就是宗祠,韩山师范学院院长林伦伦说,只要有点钱,祖宗来的地方得记住,那就给他盖一座宗族祠堂,要让后代记得住乡愁,这是中华民族的慎终追远的好传统。
 
     ■ 凤凰卫视2月14日《文化大观园》,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文化大观园》走进潮州,牌坊街里寻茶香,舌尖上的百年老店,碎瓷片造就屋脊上的迷人百态,曾毁于一旦,而今重焕光彩,古民居感受别样潮人慢生活,见证千年兴衰成败,宗族喜迎盛事,族人汇聚一堂,是生活方式意识信仰,亲近潮州,《文化大观园》新春特献。
 
     行走在今天的东南亚总会有一种说不清的亲近,这里的华人和我们有着相似的面孔,吃着一样的豆浆油条,相信着共同的神明还有祭拜着血脉相通的祖先。在海外的华人世界被誉为中国犹太商帮的潮商更是不可不提的一支,从世界华人首富李嘉诚到内地富豪翘楚,再到东南亚欧洲各国的华人首富,所有这些都引得人们不得不把目光汇聚到他们共同的起源之地潮州,他们就是来自这里。那么这里到底有一种什么样低调而神秘的力量为这样的族群提供一个持久的动力呢?行走在潮州祠堂可谓是最具标志性的风景,仅仅是一个古寨就会有着大大小小五十多个宗族祠堂,我们摄制组甚至还偶遇了古寨中的家庭祭拜,而这样的相遇或许并不是偶然,这里的人们其实总是这样生活在祖先的聆听和注目之下。祖陵、荣耀、祭拜、护佑,他们多被寄托在了大大小小的宗族祠堂之中,这些在现代生活中逐渐远去的精神符号又到底为生长在这方土地的人们带来了什么呢?
 
     王鲁湘:潮州文化的核心是宗祠,因为潮州这个地方的名姓都是唐宋以来从中原移民迁徙来到这个地方的,他们的祖先过去都是中原的世家大族,所以对于移民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以后,他们需要慎终追远,把自己遥远的祖先的荣耀带到这个地方来,来维系他们族人的这样一种共同的这样一种荣誉感,这种聚族而居往往也需要给祖宗一个地方,安放祖宗牌位,安放祖宗的地方就是宗祠,在潮州的大地上头行走,你能看到大大小小的宗祠,而且这些祠堂也是潮人向海外迁徙的过程中间寄托他们乡愁的地方,因此要想走进潮州文化,了解潮州文化一定要了解潮州的宗祠。这里是潮州市潮安区庵埠镇的文里村,很巧我们今天到这的时候,正好赶上这里的长房杨公祠堂里头在举行一个祭祖的一个活动,非常的热闹,让我们进去看一看,真热闹,这边是在准备宴席,那边好像乐队在演奏,正在穿衣服。
 
     嘉宾:欢迎,欢迎。
 
     王鲁湘:您好,您好,您是族长?族长是吧,这都是村里头老一辈的老人,今天祭祖的时候是专门要穿上这个长袍的是吧?
 
     嘉宾:对,这传统的。
 
     王鲁湘:传统衣服,就显得对祖宗更崇敬。
 
     解说:虽然几百年来无论是在远在海外的杨家后裔还是客居他乡的杨氏族人,每年的农历11月他们都会回到这里祭祖,但这里其实也并不是这个家族的起点。
 
     王鲁湘:你们这个杨姓这支到潮州这边来有多长时间了?
 
     嘉宾:是从宋朝末年过来的。
 
     王鲁湘:宋朝末年。
 
     嘉宾:八百多年前。
 
     王鲁湘:八百多年前到的这个地方。
 
     嘉宾:杨时公今年960岁诞辰,我们都有去参加,他是了不起的,理学家。
 
     王鲁湘:对,理学家,杨龟山嘛,杨龟山和朱熹齐名的。
 
     解说:几百年前的荣耀似乎丝毫没有褪色,依然照耀着今天已远在千里之外的杨氏后人,一千多年前西晋末年的战乱成为了当时家族背井离乡的起点,而随着宋朝的灭亡他们终于彻底远离中原落户潮州。有学者认为宋朝的覆亡让一脉相承数千年,可谓达到中国封建社会顶峰的中华文明由此产生断层,但当时以世大家族为载体的文明迁徙却将集大成的中原文明从北方带到了这里,并保存延续下来,16世纪以后,随着世界全球化的进程,潮人又带着这样的文明融入了全球化的大循环,无论走到哪里,在潮人的祖先祠堂记住我们从哪里来始终是凝聚一个宗族生命序列的轴心,所以时间和距离不曾磨灭这个家族最源头的记忆。
 
     王鲁湘:那么说到这一个潮人的地域文化就是这个地方的宗祠特别的多,那么这种宗祠我们知道,是从源儒家文化这一个这种宗法社会慎终追远这样一种传统的一种表现,这个是不是和移民文化有很大的关系?
 
     林伦伦(韩山师范学院院长):对,宗祠多,知道就是像您说的基本上是移民,我从河南要经过江浙又经过福建,好不容易又移到这里,只要我有点钱,我把祖宗来的地方我得记住,我得记住那我就给他盖一座宗族祠堂,要让后代记得住乡愁,我想这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个。
 
     王鲁湘:慎终追远是很好的传统。
 
     林伦伦:慎终追远的一个好传统。
 
     潮人侨领陈旭年历时13年建从熙公祠
 
     解说:我们从哪里来,这似乎是个永远无解的哲学命题,但在这宗族的祠堂中,在这肃穆的仪式中,一切又似乎从来不曾成为困惑,这里讲述着祖先曾经的来路,也展示自己未来的归途,生命的来去因此有迹可寻,无论可去向多远的地方,祠堂里的宁静永远是族人最终的抵达。
 
     清道光24年就是公元1844年,一个身无分文的潮汕小伙子被作为猪崽运上了开往马来半岛的红头船,被迫离开潮州出洋谋生,而20多年后当他再踏上潮州的土地已经是南洋最著名的富商,马来柔佛的华侨首领陈旭年,衣锦还乡后他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为陈家修建祠堂,离家20余载,家乡的祠堂或许是寄托或许是信仰。
 
     王鲁湘:进去这么大。
 
     吴志敏(潮汕历史文化学者):对。
 
     王鲁湘:一个广场这是。
 
     吴志敏:一大广场。
 
     王鲁湘:是一个建筑群是吧?
 
     吴志敏:一个群体,因为潮州的村落基本上都是一姓聚族而居,它聚族最好的风水是留给祠堂,再以祠堂为中心向两边跟后面扩展,形成了一个拱卫的,拱卫的一个风水格局。
 
     王鲁湘:也就是祠堂这个地方是中轴线。
 
     吴志敏:对,中轴线,就它的村的最好的中轴线。
 
     解说:这就是陈旭年花了整整13年时间在家乡兴建的从熙公祠,对潮州人来说,修建祠堂无疑是光宗耀祖的至高形容,一个人的成功和荣誉只有放在家族的祠堂中才是最终的肯定和传递,在祖先的凝视下,光宗耀祖榜样后世生生不息。
 
     91座牌坊记录光辉历史潮州又名“牌坊城”
 
     而说到传统中国荣誉的传递方式,潮州的牌坊街亦是坚强的历史见证,据相关史料记载,几百年间这里曾先后有牌坊91座,每座牌坊都有一段光辉的历史,或表彰科考状元,或赞扬忠孝节义,潮州城也因此得名“牌坊城”。
 
     王鲁湘:看这个牌坊我真的很震撼,就说中国有很多地方也有牌坊,但是像这样的整个一条街全是牌坊的的确在中国其他地方还没有见过。
 
     吴志敏:其实它的形成也是很自然的,因为潮州本来就是古代广东的第二大府址,出现了很多才子、高官,还有很多的一些对潮州有贡献的名人。
 
     王鲁湘:反正就是不是立德就是立功立言。
 
     吴志敏:牌坊就是纪念式的一种建筑,其实也是按照我们现代话说就是起着一种永久性的一个媒体,就是在教育下一代的。
 
     王鲁湘:就是一个荣誉的一个纪念碑。
 
     吴志敏:纪念碑,也是在教育后昆后代的。
 
     解说:对于有着千年历史的老街,这些牌坊却显得过于崭新,它们确实是在1986年才被重新复建的,60多年前它们被视为为封建士大夫歌功颂德的产物,再加上年久失修,偶发的坠石伤人事故导致了整个牌坊群的毁灭。与那些牌坊命运相似的是当时潮州的许多宗祠,虽未被全部拆除,但大多被改做了学校、仓库、工厂,祠堂的祭祀功能消失了,也不再传递家族的荣耀。
 
     王鲁湘:我觉得其实咱们宗祠我们过去的看法就是比较偏左一点,认为它是代表着封建的余孽,这些社会组织结构阻碍了社会进步,其实我们从另外一方面看宗祠的存在就是儒家慎终追远的一个思想,一个寄托,慎终追远不是别的,慎终追远是为家族成员建立一个世世代代的一种荣誉的动力,就说每一代子孙进步求上进这动力从哪里来,动力就是光宗耀祖,光前裕后,宗祠其实就是我能不能进到这个族谱里头占有一席之地,我能不能够以后让我的宗祠发扬光大,让我的祖宗特别的为我们感到荣耀,甚至我们能不能建立一个牌坊,比如说像我们潮州这一个老城里头的牌坊街,几十座牌坊,这其实都是这样一个荣誉造成的一个人身的动力。
 
     林伦伦:对,因为这个祠堂虽然它是基于姓氏宗族,但实质上它在传递的是一种现在时髦的说法正能量。
 
     王鲁湘:正能量。
 
     林伦伦:因为这个祠堂跟族谱它都是一种选择性记忆,对宗族光宗耀祖的能传达正能量的东西它记住了。
 
     王鲁湘:记住了。
 
     林伦伦:丢人的事情,祠堂里面绝对不会摆出来的,而家里出了几个进士,出了几个秀才。
 
     王鲁湘:大书特书。
 
     林伦伦:肯定就大笔来写,这个祠堂也是同样的道理,现在说留下来就是在传递一种正能量,让你的子孙后代能够感觉到我祖先原来这么牛过,让我也好好学习,其实长辈们就会这样教自己的孩子孙子,说你看我们几代以上的祖宗就怎么厉害,你必须好好读书你将来才能怎么怎么的。
 
     王鲁湘:对,宗祠里头摆着的都是榜样而且这些榜样跟你是有血缘关系。
 
     解说:如今这肃穆的仪式又重新回归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牌坊街也重新屹立为人们仰视,它重新衔接的是一座城的千年历史和荣耀,也接续了潮州人心中最久远的精神的动力源泉。祠堂是潮汕古建筑的标志物,对宗族意义重大,所以修建祠堂一定是当地的大事,事先要先请人择地,选好位置定好朝向,祠堂的宽大堂皇是富裕显赫的标志,护佑着家族的繁旺,据说捐钱修祠堂是潮人特殊的比富方式。
 
     王鲁湘:由于宗祠的重要性,所以在建设宗祠的过程中间,族人是很舍得下钱下资本的,可以说在宗祠的建设上头他们是堆金砌银,因此潮州最好的工艺都会在宗祠上头予以表现,比如说最好的石雕,最好的木雕,最好的瓷塑,最好的灰塑这样一些潮州的民间工艺,最好的工匠都会在宗祠上头一展身手,因此大大小小的宗祠也就成为了潮州工艺美术的一座座留下来的博物馆。
 
     解说:在这些嬉戏打闹的孩子身后就是祖先留下来的国宝级的从熙公祠,历时13年才终得建成,从熙公祠以其高超的石雕技术驰名,其镶嵌于门楼石壁之上的四幅石雕堪称绝技。
 
     王鲁湘:我看这就看上去先声夺人,这全是石头,全是石头刻的。
 
     吴志敏:我们潮州传统建筑的门面我就把它说成宅眼,住宅的宅,宅的眼睛。
 
     王鲁湘:眼睛。
 
     吴志敏:而就很明亮的告诉人家,我里面是什么。
 
     王鲁湘:你看除了这种雕刻的具有画意的这样一种东西以外,它的这些东西几何的东西也刻得非常的讲究,边线你看刻得多好。
 
     吴志敏:边线非常好。
 
     王鲁湘:这个其实它的工艺难度一点都不亚于这个镂空雕花,因为是手工的他要做到这样的平面的直。
 
     吴志敏:所以它这个建筑工艺取胜。
 
     王鲁湘:以工艺取胜。
 
     解说:传说当年营建时为了使石匠安心工作,陈旭年特意在石匠的家乡建屋相赠,且平日好烟好酒敬若上宾,每天光磨刀的时间都需用上两三个时辰,所以人们都说这些精美绝伦的石雕几乎不是凿出来的,而是用刀剔出来的。
 
     王鲁湘:听说这个从熙公后来又把他在故乡建的这个公祠又到搬到新加坡去,在那里又建了一个。
 
     吴志敏:一模一样的。
 
     王鲁湘:一模一样,而且成为了新加坡也是一个国宝
 
     吴志敏:对,所以老先生他是为我们地球上。
 
     王鲁湘:留了两处国宝。
 
     吴志敏:两处国宝,所以说到华侨文化其实就是我们华侨精神的一个非常好的缩影,他不忘本,赚了钱了慎终追远,所以花这么大的精神13年建一个宗祠来祭拜祖宗。
 
     解说:一千多年前祖先背井离乡到外开辟新天地,一千多年后他的子孙又以他的终点为起点走向了更远的地方,所以在紧密的血缘亲情的凝聚之下谋求更大的生存空间成为了潮人的生存法则和动力。在潮州当远居海外的异乡赤子回到故乡,便会回到祠堂向祖宗告之其平安归来,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潮州大地四处林立的祠堂成为了一个个宗族的地理和精神坐标,也是因为对祖先的崇敬,各种极致的手工艺在潮州的宗族祠堂随处可见。潮州己畧黄公祠的木雕被誉为潮州木雕之一绝,展现了多层次镂空透雕的制高工艺,清代是这一艺术形式发展的鼎盛时期,不少达官贵人对金碧辉煌情有独钟,所以营建的祠堂更是无不以金漆木雕装饰,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在祠堂这种对称性的建筑中,拜亭两边的木雕石狮却不尽相同。
 
     李得浓:两边的狮子它有点不相同。
 
     王鲁湘:这好像听说是两班工匠以中轴线分开彼此两班工匠,彼此不能互通信息,大概可能在这个中间是不是要隔一个隔板。
 
     李得浓(中国木雕艺术大师):隔一个墙。
 
     王鲁湘:隔一个墙。
 
     李得浓:不能互相的交流。
 
     王鲁湘:只能知道大体的任务,比如说这个地方肯定是个横梁,是人物故事,这个上头的话肯定是要放一个狮子,这个大概都是知道。
 
     李得浓:这应该是有一定的一个固定的模式。
 
     王鲁湘:然后在这个固定的模式上分两班,个人去发挥自己的这一个特点。
 
     李得浓:竞争。
 
     王鲁湘:竞争,最后是做完了以后主人把墙打开。
 
     李得浓:然后就又请大家来评,优胜者就有得到奖励的。
 
     解说:一百多年前木雕艺人的竞争如今成为了后人最宝贵的文化遗产,在潮州无论是石雕、木雕还是建祠,人们都愿意将最好的手艺无以复加的供奉给祖先神明以祈得护佑。
 
     王鲁湘:我注意到这个地方的民间工艺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尽可能的追求它的立体化。
 
     林伦伦:对。
 
     王鲁湘:我们这个包括很多的精细手工业都特别的发达,它是因为什么原因发展到这样一个非常精细极致的水平呢?
 
     林伦伦:这个我写过一篇论文,刚好您提到这个问题,我说对潮汕文化特点的再认识有一篇论文,就是原来讲潮汕文化的特点都讲潮州人怎么样的勤劳、勇敢、开拓,其实这些整个咱们中华民族都共同有的优秀的传统特点,但是我给它总结出来,就说潮州文化它有别于其他比如说客家文化,比如说我们广府文化,精细,我就用两个字。
 
     王鲁湘:精细。
 
     林伦伦:因为刻苦耐劳客家人可厉害了,开拓进取广府人可厉害了,但是潮州人他当然刻苦耐劳,他当然也开拓,但是他有别于其他两种广东的其他文化,他就精细两字,精细这种性格特点就是长期的这种农业的耕作模式,因为一种经济模式能锻炼我们叫人文性格,这种人文性格就是在每天爬在地上然后做农活,养成了你这种别的你的文化性格,这种性格。
 
     王鲁湘:移到别的方面。
 
     林伦伦:移到别的地方,我就说移到工艺美术,我们可以精雕细刻,一道潮州菜我们可以。
 
     王鲁湘:做得很精细。
 
     林伦伦:粗菜精做,我们说潮州菜的特点就是化腐朽为神奇,我很一般的食菜,红薯叶我几片其他的蔬菜我就可以做成大家都觉得很可口,色香味俱全的潮州菜,就靠这一点精细。
 
     解说:在几千年农耕文明的原野上,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许多的传统文化遭受了摧枯拉朽式的破坏,但在潮州,成片的古村寨,完整的古街巷,还有被复原的城墙城楼牌坊,一座座祠堂也都重新回归了它本来的位置,潮人性格中的文化特质也都随之顽强得留存的下来,祖陵、宗祠、血脉、荣耀,他们在现代生活中继续护佑潮人前行。
 
 
 

标签: 
作者: 
凤凰卫视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