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潮汕人的故事:梦想,决定历史!

    一百多年前,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硝烟刚刚消散,英、法等国的传教士和有背景的商人纷纷来到潮汕,不久,他们敏锐地观察到潮汕人有着其他民系所没有的特质,英资怡和洋行在《1882—1891年潮海关十年报告》中称:“全帝国公认,汕头人(指潮汕人)非凡的联合本领……使他们的国内同胞望尘莫及”!确实,长久以来,潮人超强的血缘亲情、乡土观念和勤劳智慧让世人惊叹,也十分倾倒!“胶已人”几成潮汕人的指称。在这方面,世界上似乎只有坚韧的犹太人才可以比拟。
 
     潮汕人这样的特质肯定与民系的形成和流布有关。就大者而言,潮汕民系是中原历史上向南方的几次大移民所集聚而成。第一次是秦未、汉初。始皇35年,秦发兵五十万戍守岭南;一百年后,西汉“楼船将军”平定南越国。这两个历史事件中都有一些中原人首次来到“百越杂居”的潮地;第二次是西晋时的“衣冠南渡”。因“八王之乱”而致中原地区从望族到平民纷纷南迁入潮、闽;第三次是陈政、陈元光父子奉武则天命在平定潮、闽啸乱后,奏准带来了中原氏族59姓开辟潮、漳;第四次则是南宋小朝庭在蒙古铁骑的追击下南逃,最后覆灭于潮地,王公贵族、匠人百工遂在潮汕扎根落户。
 
     在形成潮汕民系的这四次大移民中,以“西晋大族南迁”规模最大、影响也最为深远。西晋末年,持续不断的战火让中原大地一片狼藉,当时似乎只有南方相对比较安定,于是中原人开始了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族群南迁,举家举族,结伴而行,筚路褴褛,艰辛跋涉,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到了南方就好了。这一拨又一拨的逃难者,他们的目标地是福建。很快,福州、莆田一带人满为患了,难民们便继续南下,但见峰峦连绵、一望无际,然而他们没有止步,再苦再累,前方会有自己的家园。当越过盘陀岭和汾水关,一个广袤、青葱的大平原呈现在面前!他们的眼泪唰唰直下,跪在苍茫的大地上,感谢上苍的垂顾和恩赐——这就是家!
 
     很多宗族的谱牒都记下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一无例外的都赋予神秘的色彩,有的说是天边的一抹祥云在指引;有的说是神人托梦,告诉当出现风水奇观时便在那里扎根。一千多年后,当我们触摸这些感性的文字,仍强烈地感受到祖先们的激动!这是美梦成真的巨大喜悦!肥沃富饶的三江冲积平原等待着来自远方子民的开发,是他们奠定了潮汕民系的基础。历史仍然在滚动,此后,北方的每一场战争都让寻梦者源源不绝地进入潮地,潮汕民系的迁徒前后延续一千多年,波及横跨十余个省份,不同地域的灿烂文化在这里融合汇聚,这是何等波澜壮阔、煌煌奇观!
 
     在潮汕民系形成的过程,粤东的另一民系也在悄悄地聚集,那就是客家人,不过他们的迁徒之路与潮汕人不同。潮民系是中原移民先抵浙、闽后辗转进入潮汕的,文化生态上温、泉、潮、闽为同一体系;客家民系则直接从江西越过大庾岭进入粤东、闽西,他们看到广袤的潮汕平原已是人口稠密,于是落户于粤东北山区,所谓“先到为潮,后到为客”。
 
     从地缘文化学的角度考察,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文化现象,客家人的到达在心态上并没有作长久扎根安家的打算,在他们的神明深处,“家”是在遥远的北方,象“雁南飞”一样终归要回去的,所以他们自己定位为“客”。而潮汕人则不同,从进入潮地的那一刻开始,就把潮汕当成自己永远的家园——许多家族的谱牒记载就印证这一点——如传说高人有言,迁徙中挑行囊的绳索断了的时候,那就是你们的归宿。所以潮人一见如故就爱上这片温润的土地,这种深厚感情,经岁月的修炼,变成身上流淌的滚烫血液。
 
     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异?是潮汕平原肥沃的土地?是南中国海醉人的风月?是远古先人亘古的梦想?是催人奋进的潮声与祖先躁动的希冀产生共鸣?或许都是。总之,世世代代的潮人已与这片大地、这泓海水融为一体!“潮之阳,大海在其南”,潮人的生命属于这片多情的土地,潮人的梦想诞生于这泓蔚蓝的海水。
 
     感情之深厚,超乎人的想象和经验!当潮汕人因时势所迫,再度出发,开始又一次悲壮的生命远征时,这片土地已上升为一种精神的存在,如影随形,占据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
 
     北方人大量的南移和安定环境的自然增殖使潮地人口急剧递增,在宋元时达到一个高峰,潮汕的人口密度大大超过当时全国最稠密地区,窄小的土地已难以养育本土的子民了。已累世安居的潮人又一次感到生存的威胁。但他们没有为争夺空间和资源而互相挤迫甚或自相残杀,智慧的潮人有自己的办法,他们心中升腾起一个更大的梦想,坚信在大海的那头会有更大的奇迹出现!于是行动了,从明代开始,为了拓展生存空间,血气方刚的青年们背井离乡、结伴乘坐红头船,在亲人们模糊的泪眼中,奔向风浪肆虐的大海,寻找生命的绿洲,东南亚、南洋诸岛、美洲大陆、欧洲腹地……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的足迹。潮人的海外移民史是一部惨烈的血泪史,这是潮汕民系第二次生命的大巅簸。狂暴的太平洋不知吞噬了多少满怀梦想的生命,九死一生的幸存者在异域他乡又开始了生命的搏击与抗争。让人颇为玩味的是,这一次,他们不像上次一样把目的地当成永久的家,心中温馨的家永远是大海那边的唐山,多少血汗、多少辛劳从没有磨灭他们的信念,家里有望眼欲穿的新婚妻子,有香沁心脾的佳肴美味,有风情独具的古老礼俗,有弯弯曲曲的石板小路……
 
 

作者: 
陈坤达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