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内神

    潮汕人的信仰,十分复杂,除了崇拜宫庙中的各种神佛外,还在自己家中奉祀两位神祇,“司命公”和“公婆母”。解放前,除信奉天主教者外,几乎家家户户都奉祀,成了普遍的风俗。
   “司命公”,人称灶神,传说他原是火神,后称“司命帝君”,简称“司命公”。他是人们想象中管理家门平安的神。按“司”的义为“主管”,“命”则表示“生命、命运”。所以,“司命公”的职责便是主管这一家人的运气、祸福的。他的神位设在家中灶台上,没有神像、香炉,只在灶台上写上“司命帝君”。祭品比较简单,逢元宵、端午、中秋、冬至便拜一次。只有在农历十二月廿四日,“司命公”要“上天”述职时,才比较丰盛。有一特制“辣粿”就是专为他而作的。“辣粿”并不辣,用糯米粉渗水和糖,做成像乒乓粿一样大小,蒸熟后在油锅里煎,质地柔软而粘。人们认为,“司命公”吃了“辣粿”后,向玉皇大帝汇报本家情况时,便会为本家人多说好话。还有,卖大猪时也要拜“司命公”,祭品是一盘包,一片槽头肉,一节猪肠,两块猪血。人们以为,猪也是司命公保护之列。希望祭拜后,家里能养更大的猪。另外,家中若娶媳妇,必把“司命公”请至厅中,受新娘新郎十二拜。这表示:新娘也是纳入“司命公”保护的范围了。
   解放后,破除迷信,拜“司命公”之事被废止。现在,人们普遍用煤气为燃料,家中没有土灶,“司命公”也就无可寄托了。
   “公婆母”比司命公更玄。从称谓上来看,应该是男女两位,而惠来则称之为“床脚婆”,却是一位女性神祇.有一传说,则说他是男性的神。他是儿童的守护神,所以神坛设在家主人的睡床里。他的神位,是用一个大瓷碗,盛上半碗细沙和草木灰,插上香,便成了“公婆母炉”。设置“公婆母”,是在这家主人生产第一个婴儿的第十二天开始,不管生男生女,都应置设“公婆母”神位。请家族中一位好命(多生男儿,男女兼有,二老齐全)的老妇人来开设,直至家中最小的孩子“出花园”后,才能谢神不拜,谢神时得把“公婆母炉”送往大溪边,“公婆母”便完成了看护这一家儿童任务。
   拜“公婆母”时间是每年端午节、七月初七、冬至、除夕四个节日。七月初七最隆重,称为“公婆母生”,必拜三牲、粿籽(切成一片一寸方的粿品),在眠床上,用一个大葫放置祭品,茶、酒都应十二杯,人则在眠床前跪拜。似乎“公婆母”共十二位。拜毕,香炉放置于眠床脚边,难怪惠来人称之“床脚婆”。也有人放置于眠床顶上。拜“公婆母”,通常是妇女为未满15岁儿童而祭,男人绝少参加。
   潮汕儿童十五岁“出花园”,主要便是拜“公婆母”。七月初七清晨,主妇办了丰盛祭品,三牲、发粿、桃粿、粿仔以及一些果子,在眠床中摆下一个大葫,“公婆母炉”放在中间、周围摆设祭品,碗、杯、筷都必须是十二个(对),元宝、元金也是十二张。“出花园”者则穿新衣服,着红木屐,恭恭敬敬在眠床前叩十二个头,以答谢“公婆母”十五年来保佑之恩。早餐请客,邻居亲友未满十二岁者都来参加,也围坐于眠床的大葫边吃饭。饭后,每人分发一个红鸡蛋后回家。
   拜“公婆母”的风俗,沿用了很久,套数逐渐简化。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揭阳日报(2014.02.06)
浏览次数: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