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宗心与汕头第一次全市教育会议

    抗日战争爆发前的十年时间,可以说是民国历史,甚至是中国近代史上建设最快、经济最繁荣的十年,各项社会事业蒸蒸日上,教育也得以借势发展。在这段时间里,政府从扫除文盲的识字运动做起,到成立中央研究院,建成了一套完整的教育体制。1928年5月15日至28日,蔡元培在南京主持召开第一次全国教育会议,召集社会各界人士集思广益,共谋民国教育发展大计。会上,对中小学教育问题的讨论成为重要议题之一。自此全国中小学大量扩招,努力普及教育,为大学输送生源,据统计,1931年至1937年间,小学生人数增长了86%,大学生人数更是增长了94%,所以抗战前十年可以视为中国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
 
     1932年10月,主政广东的陈济棠在全省第三次教育会议上指出:教育是立国之本,是永久的事业。一国之内,如不尊重学者,学术从何进步?文化从何提高?国将从何而立?因此,陈济棠在《广东省三年施政计划之教育施行细则》中,规定教育方面实行“训育主义化”(三民主义)和“教育职业化,学生劳动化”两项原则,提倡民办中、小学校。按计划施行的三年中,广东全省小学增加四百余所,学生人数增加十四万余人,中学增加六十四所,学生人数增加一万六千余人。
 
     在全国、全省教育形势高速发展之时的汕头,对教育的投入也成为当时汕头市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1933年2月13日至16日,刚刚到任的汕头市市长瞿宗心,以汕头市政府的名义,召开了汕头史上第一次全市性教育会议。会议共有87人出席,均为汕头各中小学校长,市政府从事教育工作的职员,广东东区绥靖公署也派员到会列席。
 
     会议共收到提案86件。会议为期四天,与会者围绕如何设法发展、改良本市教育,提高教师待遇等方面展开讨论。大家分析了当时汕头教育的现状及存在问题,并重点指出几个方面不足:一是虽然汕头学校的数量不少,但上规模上档次的较少,名校的发展与城市进步明显不同步;二是教育重视学校教育,忽略社会教育,对成人的教育场所非常缺乏;三是公私立学校分布不均,私立学校比公立学校多得多,且师资质量较优于公立学校。另外,因为经费问题,汕头的市立学校还存在租用民房的情况,各项教育配套也多未能到位,而市政府人员更换频繁,负责教育的官员也时常变动,往往使教育政策在执行时出现缺位。
 
     会议通过的《汕头市第一次教育会议宣言》强调了中国的救亡之道,非从教育方面努力改进不可,进而充实人民生活,扶植社会生存,发展国民生计,以期民族独立,民权普遍,民生发展,也是须以教育为本。可以说,此次会议奠定了汕头这座新兴港口城市的教育格局,是汕头城市史研究不可绕开的一件大事。
 
     翟宗心(1900-1967) ,别号静存,广东东莞人。黄埔陆军速成学校第六期步科毕业。1932年11月至1935年5月任汕头市市长,是民国年间任职时间较长的市长。在任上,除了重视教育之外,翟宗心还鼓励业主自行填筑汕头埠东南的海滩地,政府抽收税款,交广东省东区绥靖公署、汕头市政府和潮梅治河分会三家均分的办法,处理了海滩地填筑后的利益分配这个历史遗留问题。1933年12月间,日本海军司令官及川率领军舰到汕头访问期间,曾邀约翟宗心和公安局长何治伟到其舰上晤谈。事后却借口一名水兵失踪,蓄意挑起事端,经翟宗心等地方官员与驻军的严密应对,最后得以妥善解决。抗日战争爆发后,翟宗心任广东第四军区司令部秘书长,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部少将总务处长等职,曾当选广东省参议会议员。
 
 

作者: 
陈嘉顺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11.11)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