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开埠后近代教育的发展

    在开埠的推动下,随着经济社会的嬗变和西方文化的输入,从19世纪末起,新式教育也在汕头悄然兴起。其教育内容、方法的科学性和教育思想理论的先进性,为汕头的教育改革提供了最早的资本主义模式,对汕头近代教育的影响是不能低估的。
     (一)教会学校
     汕头开埠后,大量西方传教士进入潮汕平原,他们深感这里的传统文化的根深蒂固。欲让人们皈依基督教,对于传教士来说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受英国传教士马礼逊传教方式的启发,他们以“开发童智,培心归主”为宗旨[1]纷纷在汕头开办教会学校。
     1.教会幼稚园
     汕头的幼稚教育开始于1912年,幼稚园大多为教会中小学所附设。最早的教会幼稚园是礐石明道妇女学院附设的。[2]1917年,英属基督教长老会在汕头市区外马路创办了福音幼稚园,内设有幼稚班(招收4至7岁儿童)和蒙学班(招收8至12岁)[3]可以说,幼稚园此时才真正独立出来,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幼儿教育。1920年美国浸信会分别在市区崎碌的善庆里创办了真光幼稚园、在镇邦街普益社创办了普益幼稚园,在礐石创办了引明幼稚园。
     教会创办的幼稚园设备很齐全,园内设大中小班,教育内容有:唱歌、图工、体操、讲故事等,兼识字和识数。入园幼儿大多为知识界、工商界人士的子女,有保姆接送,少数为教会推荐的贫困教友、教职工子女,免收学费。
     2.教会小学
     汕头地区最早的教会小学当属1849年传教士黎力基于澄海的盐灶村港头社佩兰轩书屋创办蒙学,即盐灶小学,这是近代潮汕最早的教会学校。[5]1860年,美国浸信会派传教士约翰及其夫人从香港来汕头传教。早期约翰夫人在香港已创办了一所女子学校,随之移至汕头妈屿岛,后又迁至礐石,称为汕头正光女学;1880年由耶琳夫人捐资建堂舍,将此校扩建为高等小学堂。1873年,美国浸信会派斐女士到汕头礐石创办了礐石小学。同样,英长老会“里面的几位太太,如吴威凛夫人、玛坚璓孺人和卓威廉夫人等在教会中负责探访和教妇女读圣经的时候,都很盼望有一个人系统的组织,可以推动教育工作。后来有一位由爱丁堡来的富查朗夫人肯慷慨捐助一间学校的建筑费……1873年10月一座美丽堂皇的女子学校遂正式宣布开幕,这是差会所创办的第一间学校。”[6]———这就是淑德女校。除汕头市区外,其他县也都有教会小学的出现。
     3.教会中学
     为了让小学毕业后的学生能够进行正规的文化知识的传授和真正意义上的福音传播,西方各差会决定在汕头创办中学,而且对中学的投入和重视程度确实大于对幼稚园和小学。1874年,英长老会传教士在汕头首先创办了聿怀学堂。其毕业生一般有三条出路,“一条是考进贝理学院,另一条是入汕头福音医院做学徒,又一条出路是做教会初级小学的教师”。[7]1905年,美国浸信会为了扩展它在潮汕地区的势力,在耶琳夫人等的谋划下,将当时已经初具规模的礐石小学扩大为礐石中学。1906年在英长老会的教友陈雨婷的捐资带动和英长老会的合力帮助下,在市区的崎碌创办了鮀江华英学堂。1912年民国元年,教育部规定中学堂改称为中学校。创办于1860年的正光女学随着学生人数的增加和规模的扩大,也于1914年添办了中学,称为正光中学。1921年天主教汕头教区的法国籍主教实茂芳委派中国神父黄若望和教徒郑子幼在东南亚募捐,在若瑟小学的基础上创办了若瑟中学。1924年,美国浸信会在潮阳的棉城镇创办了潮光中学。
     由于新学的出现和西方观念的不断冲击,特别是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后,捣毁孔庙、妇女解放的呼声不断高涨,很多学校都纷纷废除女禁,实行男女同校。作为新教育方式和教育理念代表的教会学校,在这方面更是走在前列。
     4.神学院
     为了培植一批本地的传道者,使基督教更快地被当地社会所接受,教会创办了神学院这种以培养传教士及教会忠实信徒的学校。神学院以《宗教教程》和《圣经》等为基本学习内容。外国教会在汕头开埠后创办的神学院主要有:1867年美国浸信会创办的耶琳神学院,最初的名字是天道学校;1871年美国浸信会派牧师到汕头礐石创办的礐石明道妇学院,它“开远东女学之先河”[8],是近代潮汕最早的妇女学校;1871年英国长老会牧师汲约翰在汕头福音医院内创办的贝理神学院;以及1907年美国浸信会传教士在耶士摩在礐石创办的礐石神道学院。
     纵观开埠后汕头的教会学校,教育在学堂办学范围内,有普及性质,注重宗教教育,课程依照西方教育制度设置,教学内容比较全面,使得教会学校的教育与科举教育完全不同。因而学生升学,特别是留学国外,比较容易接轨。
     (二)官办学堂
     西方列强用大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清政府在与西方人的接触中,终于认识到培养精通西学的人才的重要性。1861年京师同文馆的设立标志着中国新式教育的出现。1898年“百日维新”伊始,清帝即有诏令将书院改为兼习中学西学的学校。[9]1901年又有诏令各省省城置大学堂,各府厅直属州设中学堂,各州县设小学堂,并多设蒙养学堂。[10]
     开埠后官办学堂影响最为深远的当属1899年丘逢甲、温仲和等爱国人士合力在汕头创办了岭东同文学堂,标志着潮汕本土兴起的近代化教育的开端。丘逢甲提倡“以昌明孔子之教为主义”,“以中学为主,西学为用”,他的思想与康有为、梁启超相一致。康梁所提倡的“孔教”和“中学”,核心在于“抑君权,伸民权”,反对君主专制,实行变法改制,资产阶级民主色彩十分浓烈。岭东同文学堂在课程设置上改变过去书院只注重经学而对近代科学文明采取鄙弃的态度,除开设文学、史学等课程外,也重格致、化学、生理卫生、算学等学科的课程,增设兵式体操课程,以锻炼学生体魄,变文弱为强健,并强调“古为今用”。采用分班讲学,以西欧新法教育青年。在教学中强调启发、引导的教学方法,并要求学生学好外文,因为学好外文才能真正精通西方学说。岭东同文学堂实现了培养革命人才的目的,为辛亥革命输送了一大批革命志士,完成了历史赋予的使命,为潮汕地区的教育发展史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汕头还有一大批书院改制成官办学堂。1904年澄海景韩小学堂改制成景韩书院;1905年澄海考亭小学堂改制成冠山书院;1907年潮阳六都高等小学堂改制成六都书院;1911年潮阳奎光两等小学堂改制成奎光书院。除了由原有书院改制者外,还有不少是由地方政府新办,或者由地方官员倡议、士绅捐款创办的学堂。如:1905年潮阳的官立小学堂;1909年潮阳的官立女子学堂……。
     (三)民间学堂
     民办学堂一般是由宗族士绅、华侨或商人兴办的新学堂。从清代乾嘉朝开始,由于海外贸易规模的扩大,潮汕人向南洋移民人数日增,到汕头开埠后,这里成为中国最大的移民中心。大量潮汕移民中,有相当的一部分又倒流回原籍,同时,他们也带回了一些在海外接触到的,西方学校教育的知识。甘博在《1892-1901海关十年报告》中就指出:“最近已有一种鼓励按更全面和更实用的方式来办教育的趋势。确实,在一个这么多富有的人在国外旅行,从而有机会鉴赏到我们设置更为丰富的课程的好处的地区,如果情况不是这样,倒会令人感到奇怪。”[11]这就指出了潮汕海外移民对新式教育的推动。在他们看来,新式教育比科举教育更贴近日用。而在众多归国移民里面,真正对本地区的教育变革起推动作用的是商人。他们对中西教育模式自有其看法与选择。捐纳制度为商人们敞开仕进之路,尽管捐纳远不如科举正途为世人所重,但在商人们看来,已足以光宗耀祖。因此,对于商人来说,接受科举制度下的儒家教育并不是必不可少的。相反,新式学堂更为丰富的课程,却可以教给学生商业上所需要的数学和外语的知识。所以,潮汕商人有支持创办新式学堂的倾向,并出资兴办或者助办新式学堂。
     汕头开埠后兴办的民间学堂主要有:1898年澄海莲上的崇德堂初等小学堂;1902年南澳深澳的公立宗海学堂;1904年汕头鮀埔的沦智两等小学堂;1904年澄海莲上的有德小学堂;1904年澄海东里的林氏忠烈小学堂;1906年澄海外砂的竞智小学堂;1906年澄海南砂的报国两等小学堂;1906年潮阳棉城的南薰坊七乡公立小学堂;1907年南澳隆澳的公立求是学堂;1907年澄海隆都的成德小学堂;1911年澄海东里的毓英小学堂……。
  
     参考文献:
     [1][3][4]杨群熙、赵学萍、吴里阳,编辑点校.潮汕历史资料丛编第14辑:潮汕教育事业发展资料[M].汕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2005.207.326.331.
     [2]罗妙娟.汕头市幼稚教育杂记[A].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汕头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汕头文史(第9辑)[C].1991.52.
     [5]潮汕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编.潮汕百科全书[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4.676. 
     [6]班得华,著.汕头教会百年史实一八四七年———一九四七年[M].陈希贤,译.香港:香港基督教潮人传道会,1979.37. 
     [7]陈泽霖.英国长老会在潮汕[A].政协广东省委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广东文史资料(第8辑)[C].1963.72.
     [8]陈卓坤.近代潮汕“教会女学”意义深远[N].羊城晚报,2010-8-26.
     [9]舒新城.中国近代教育史资料(上册)[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1.82-83. 
     [10]清德宗实录:光绪二十七年(1902)八月乙未下[M].
     [11]中国海关学会汕头海关小组、汕头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潮海关史料汇编[C].1988.55.
 

作者: 
黄素龙
来源: 
汕头市社会科学联合会 http://www.stskl.gov.cn
浏览次数: 
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