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开埠时间辨析

    1848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中国被迫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为通商口岸,对外贸易日趋频繁。当时汕头并不在这五个对外开放的城市行列,还是一个不准对外开展贸易的港口埠市,隶属于潮州府澄海县。虽然官方明文禁止,但事实上汕头港已私下对外开展贸易多年。俗称“红头船”的广东远洋方帆木船,以汕头港为基点,开辟了一条北至东北,南至东南亚的区域性国际贸易航线;西方各国的纵帆远洋船只———包括鸦片船和贩卖中国劳力的奴隶船———频繁出入于汕头港,从事各式买卖。之所以形成这样的局面,一是至19世纪初,周边的内河港口已逐渐淤塞,汕头港的自然优越条件逐渐呈现;二是由于远离政治文化中心,管理相对松弛,地方官员容易被收买,加上潮州民性中有浓烈的经商意识及传统,软硬环境都有利于冲破官禁樊篱,开展对外走私贸易。汕头港的这种半公开走私活动十分兴盛,中外闻名,于是,当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战胜方西方列强开出索取清单,要求中国新增对外开放口岸名单中就有汕头隶属府潮州的名字。
     讨论汕头开埠于什么时候,首先应明确开埠所指究竟是什么?“开埠”既可解释为开始创建埠市,也可解释为将埠市开放,准许外人前来贸易、居住以及从事法律允许的其他活动。我们讨论的“开埠”是以上第二层的意思,也即是指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汕头根据清朝与西方列强各国订立的各份《天津条约》,开辟为对外通商口岸这一事件。这一点,讨论各方的意见是一致的。“开埠”有两个必要条件,一是依据条约,以条约等官方文件所列条款为准绳;二是必须经过官方的正式认可,宣布实施,有实际的行动。按照这两个条件,汕头在《天津条约》之前的对外贸易、交往,只能算是走私活动,并不能称之为已经“开埠”。
     汕头开埠的时间,有1858年、1860年、1861年和1862年等多种说法。其中的1858年说是以中美、中英、中法《天津条约》的签订年为汕头开埠的时间之窗。条约列明潮州为新的开放地点,而当时汕头是潮州属地的一个港口。潮州开埠即是汕头开埠。
     1860年说是近年才兴起的,它肇始于部分专家学者对条约原文、清宫档案等原始资料的研究成果。1860年说以中美双方落实条约,派员在汕头港口的妈屿岛设立潮海关,专门办理外国船只进出港的稽查、征税等业务为汕头开埠的基准日。
     1861年说及1862年说源自于饶宗颐先生主编的《潮州志·沿革志》。文中称:“咸丰八年,辟潮州为通商口岸[中英天津条约订立于一八五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即咸丰戊午五月十六日。一八六O年十月二十四日互换,其第十一款略云,牛庄、登州、台湾、潮州、琼州等府城口,嗣后皆准英商任意与无论何人买卖,照通商五口(指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无异云云]。至同治纪元,始于汕头开埠互市。(见光绪癸卯二月初六岭东报)”。⑴同治元年是公元1862年,按饶先生的说法,汕头开埠是在1862年。奇怪的是1862年之说很少人提及,倒是1961年汕头市编志委员会编的《汕头市志(初稿)》⑵在饶先生的汕头开埠说基础上加以发挥,把同治纪元错误地换算为1861年,相沿引用,1861年之说反成了近40余年来最为流行的说法。
     准确认定汕头开埠的时间,就必须确定一个开埠的基准点,也即是以什么事件作为汕头开埠前后的分水岭。以上不同开埠说的分歧,主要就在于所选的基准点不同或基准点模糊。既然不同意见各方都认可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中国与西方各列强签订条约,被迫开放新的通商口岸这一事件作为汕头开埠的依据,我们就可逐条进入开埠时间基准点的讨论。
     以上的四种开埠时间说哪一种理据最为充足呢?首先看看1858年开埠说。1858年开埠说采用的基准点是中国与美、英、法三国签订的《天津条约》,没有点明是其中哪一个条约,所以只统称为1858年开埠。中美、中英及中法《天津条约》分别签订于1858年的6月18日、6月26日和6月27日,其中的中美条约最先签订。该条约的第十四款列有:“大合众国民人,嗣后均准挈眷赴广东之广州、潮州,福建之厦门、福州、台湾,浙江之宁波,江苏之上海,并嗣后与大合众国或他国立条约准开各港口市镇,在彼居住贸易,任其船只装载货物,于以上所立各港互相往来……(3)”这一条约在原开放的五口通商之外增加了潮州、台湾两处口岸。中英、中法《天津条约》与中美《天津条约》内容不尽相同,在要求新开通商口岸方面,中英条约新增了牛庄、登州、台湾、潮州、琼州五处口岸(4)。中法条约新增了琼州、潮州、台湾、淡水、登州、江宁等六个口岸(5)。三个条约要求新开口岸的数量虽然不同,但其中都有潮州的名字。开放潮州实际选择于汕头开放,所以一般来说这三个条约都可作为汕头对外开放的依据,而且其中最先签订的中美《天津条约》的时间,即1858年6月18日可作为汕头的开埠之日。但问题是条约的签订并不等于生效,它还需要经过签约国政府的正式批准并且互换后方能实行,中间或会有大的变故,致条约失效或重订修改。事实也是如此,1859年中国与英法之间因进京互换条约批准书路线问题再起战事,中英、中法《天津条约》未能互换,差点成为废纸,只有中美《天津条约》批准书于该年的8月16日互换成功。显然,没有生效的条约并不能成为事后汕头开埠的依据。如果要以生效的条约为开埠日的依据,则应为1859年8月16日,也即中美《天津条约》互换成功生效之日。然而这个日子也有问题,它只是文字上生效,行动上尚未落实,是时汕头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通商。所以笔者以为1859年仍不能作为汕头开埠的时间之窗。
     1861年开埠之说前文已说明是年代换算的错误,至于1862年(同治纪元)开埠说能否成立,看起来问题更多。最先提出这一说法的饶宗颐先生在文中注明该日子为开埠年的依据是1903年的岭东报(6)。该报现在已难以觅寻,即使这份距汕头开埠已过40余年的报纸上的某篇文章认为条约规定开放的潮州至同治元年始改为在汕头开埠互市,也只能算一己之见,不能作为有说服力、可信的原始凭据(如果该报纸文章有引用某原始凭证,相信饶宗颐先生会查核原引资料,加以注明。另据香港大学马楚坚先生在2007年8月举行的汕头开埠史研讨会上发言说,就此问题他请教了饶先生,饶先生说当年编《潮州志》资料匮乏,现在看来,同治纪元改汕头开埠之说有误)。所以笔者认为,饶先生的同治纪元开埠说并不能成立。之所以有此错误的表述,可能一是饶先生修志时未能参考到条约原文及当年的官方文件等原始资料;二是受之前的一些报纸、书刊文章的影响,同时在理解潮州与汕头的历史隶属关系上有所偏差。
     在饶先生提出1862年开埠说之前便有人提出开埠地点条约定于潮州,后经力争改为汕头的观点。1925年出版的肖冠英编写的《六十年来之岭东纪略》一书中有这样的表述:“约文统名潮州,后经一再折冲,始以汕头为主港”(7)。该文虽然没有明确“始以汕头为主港”是什么时间,由谁决定,以什么文件或事件为标志,但这种更改说影响很大,相信饶宗颐先生的1862年说即受此表述的影响。
     开埠地点更改说以后又有了进一步的阐述发展,1960年的《汕头市志·汕头历史编》将其与潮州府城居民反对英国领事入城事件联系起来,认为就是因为该事件,潮州城入不了,终于在1861年,正式开汕头为对外通商口岸”(8)。其实这是一种以政治套解历史的附会。英领事要求进潮州城会见地方官员,始自1860年6、7月间英国领事坚佐治到汕头莅任并设立领事馆后,他“照会惠潮嘉道,欲进府城面商事件。”(9)当时汕头已开办潮海关,先对美国人开放通商。英领事上任之地是汕头而不是潮州府城,他想到府城是要拜会地方官员而不是要求开放潮州城通商,而且除了英领事有进府城与地方官见面的要求之外,其他国家驻汕的外交官都没有提出进府城见官的问题,更没有要求在府城设立领事机构,可见列强看中的是利于通商的滨海口岸汕头,地处内陆的潮州府城并不是他们中意的通商地方。因英领事执意要依条约进入府城(整个潮州、包括府城都是条约规定开放的地方),潮州城居民反英人入城的斗争于1861年及1865年数度发生,至1866年方才平息,英领事终于安全进城,并象征性设了一所公馆,然后仍返回汕头常驻。如果诚如1960年版《汕头市志》所言,英国人因遭潮州城人民激烈反对被迫将条约开放口岸从潮城改为汕头埠的话,1861年后潮州城便不再是通商开放城市,英国人也就没有理由继续要求进城,潮州城也就不会继续发生反英人入城的事件了。反英领事入城斗争致使更改条约规定通商地点、1861年在汕头互市的理由显然不能成立。遍查已知与汕头开埠有关的资料,都找不到可以支持“约文统名潮州,后经一再折冲,始以汕头为主港”的论据。特别应该指出的是,坚持1861年或1862年更改潮州为汕头开埠观点的人迄今都拿不出任何原始资料或指出以什么事件作开埠标志来证明其观点的正确。
     有一说1862签订的《中葡和好贸易条约》、1863年签订的中丹《天津条约》及以后的若干条约中列出的对外开放口岸都有汕头的名字,以此来证明1861年更改开埠说的正确。(10)查1861年9月2日签订的《中德通商条约》,新开口岸仍以潮州为名,翌年的中葡条约是潮州名字后面加上括号内的汕头两字。1863年7月13日签订的中丹《天津条约》没有潮州而有汕头,但同年10月6日签订的中荷《天津条约》又只有潮州而没有汕头名称。如果1861年开放口岸已经弃潮州改汕头,那么以后签订的条约就只可能有汕头而无潮州。以上各个条约中名字的变化情况恰恰印证了所有条约都把开放潮州等同开放汕头这一历史事实。
     在分析了1858年说、1861年说、1862年说以及改变开埠地点等观点的错误之后,笔者认为汕头开埠的时间应认定为1860年,并以该年1月1日在妈屿岛设立潮海关的时间为开埠的基准日。关于1860年汕头开埠的史实,赵春晨、林伟雄、邓特等先生先后发表的文章依据大量原始资料已有翔实的论证并作了结论,(11)这里就不再赘述。但为了支持这一论点,有必要将汕头开埠前后的有关重要事件概要地复述一遍:
     1859年8月16日,中美双方在北塘互换中美《天津条约》,该条约率先生效。事后美国公使华若翰催促清廷尽快遵行条约,在潮州、台湾先行开市。同年11月15日,清廷发下皇帝的上谕,同意美国在潮州、台湾先行开市的要求。11月,美国驻中国公使华若翰到广州与两广总督劳崇光会商开关事宜。12月,美驻广州领事裨烈理兼署理潮州领事,赴汕头履任。1860年1月1日,在清廷任命办理潮州开关的委员、同知衔凌水知县俞思益,庵埠通判林朝阳会同美方代表、署理汕头领事裨烈理及清廷聘请的中国海关第一任税务司、英国人李泰国共同主持下,在汕头港的妈屿岛上成立了一个有别于原潮州海关的新关,一般称之为“潮海关”。与同样设于妈屿岛,只向中国船只征税的原潮州海关不同,潮海关专门办理外国船只出入口税务(当时先行向美国开市。以后又向中国船只运载的“洋货”征税),所以俗称“洋关”,原潮州海关则俗称“常关”。潮海关首任税务司是美国人华为士,首任监督为俞思益。当月19日,潮海关开始征收到第一笔税收。潮海关设立、中美《天津条约》规定的潮州开市实行之后,4月,美国驻华公使华若翰来到汕头视察开市贸易情况。未经换约生效的英法两国也要求援一体均沾之例,在潮州开市。是年6、7月间,英国派首任潮州领事坚佐治抵汕,7月7日在妈屿岛设立领事馆。9月,英法联军占领北京城,10月中英、中法《北京条约》订立,并互换批准了的中英、中法《天津条约》。遵照条约规定,汕头也向英法等国开放,成为了完全意义上全面开放的埠市。
     从以上汕头开埠的简要过程可以看出,选择1860年1月1日为汕头的开埠日是符合开埠的各项必要条件的,首先有已批准生效的中美《天津条约》为法律依据;其次有中国官方的批准实施文件为履行条约规定的手续;再次还有潮海关的设立为条约实施的具体落实行动。
 除了正面的各种条件都具备之外,从另外的一些角度也可印证1860年开埠说是与历史相符的。第一,《天津条约》签订前,汕头“各国私自买卖,已越三年”,名闻海外,连从没来过中国的恩格斯都知道它的名字与价值。(12)潮州府城是粤东的政治中心,地处内陆,远洋船只无法直接通航,列强瞩目的通商口岸只可能是汕头而不可能是潮州府城。条约之所以列潮州而不直接列汕头,一是潮州是一级行政单位,汕头只是它管辖范围内的一个商业港埠,行政上并没有独立地位;二是汕头虽然在海外知名度高,但在朝廷的眼里,它只是县级以下的一处不知名的小地方。
     第二,最先提出开放潮州口岸的是美国人,最先签订条约、要求在潮州开港互市的也是美国人,最早互换条约并要求落实条约,率先在潮州开关互市的仍是美国人;与清朝官员一起在汕头设立海关,宣告海内外潮州已开关贸易的还是美国人,所以应以中美协同开设潮海关这一事件作为汕头开埠的分水岭。
     第三,强迫清朝政府签订条约、新增潮州为对外开放口岸的西方列强,落实开埠政策,没有一国去潮州府城,而是都直接跑到潮州府属下的汕头埠,设立海关、领事馆,停泊商船做买卖。这不正说明条约上他们所要开放的潮州实际就是当时潮州的主要港口———汕头埠。
 第四、潮海关设立、汕头开埠就是条约上的潮州开市,当时的当事者,如清朝官员及外国领事、商人对此都毫无疑义,有不少原始文书为证,兹摘录其中部分如下:1、钦差大臣何桂清的奏折称:“并据吴煦等访得潮州、台湾两处,各国私自买卖,已越三年,税饷全无。”(13)“各国私自买卖”的情况笔者在《汕头开埠前的对外贸易》一文中有详细的论证,(14)潮州府城则没有与外商私自买卖的记录。2、1859年11月8日何桂清奏折附件所录的美国公使复文:“又自本日起,扣至两个月后,即开台湾、潮州两新港与美国商民贸易,尔时本大臣当派领前往,与地方官同办一切事宜。”(15)同年11月15日上谕:“加恩著照所请,所有潮州、台湾两口,准米国先行开市,并照新章完纳船只吨钞,其余新章税则等项,暂缓举行。”(16)同年何桂清、劳崇光奏折:“所请十二月初九日在潮州开市,现将届期。臣劳崇光即面嘱该使臣妥派领事前往,将该国商人水手照料约束,慎勿稍生事端”。(17)奏折中提到的十二月初九日换算成公元是1860年1月1日。以上的奏折、上谕,谈的潮州开市事宜就是在汕头设立潮海关的准备工作,时间、人物、地点都与后来设关开埠的史实相符。3、1860年2月18日两广总督劳崇光颁布允许各国在粤招工的告示,指明早在已辟为五口通商口岸的广州城内和城外东、西、南三处关厢设公所依法开招,一个月后,又批准汕头“按照已在广州施行的制度招工出洋”,并公布施行管理汕头口招工出洋章程。显然,劳崇光当时已视汕头与广州一样是对外开放的通商口岸。劳崇光在发布《告示》的同日给美、英、法等国驻穗领事的照会更明白无误地点明了潮州(包括汕头)已经开埠这一事实。照会说:“惟本部堂所属潮州府汕头妈屿一带地方,查得内地拐匪甚多,诱骗良民,私行贩卖。亦有外国船只,接受被拐华民,私运出洋之事。潮州现已经开港贸易,所有税饷,已派税务司在彼帮同办理……”。(18)4、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在《关于外人管理的中国海关组织的备忘录》里说:”1860年……这一年汕头海关成立。汕头为潮州府的商埠,是根据中美《天津条约》开放通商的。”(19)劳崇光于潮海关设立一周年后的奏折中写道:“窃照广东潮州海口,于咸丰九年十月二十一日钦奉谕旨:准米国先行开市,……嗣经臣劳崇光遴派委员陵水县愈思益驰赴潮州,会同该地方官将地势周历踏勘,在于澄海县属之汕头设立新关,于咸丰九年十二月初九日准米国先行开市。凡附近汕头各子口海船货税,均赴新关就近输纳。……查潮州开设新关之初,止准米利坚一国先行开市,商船无多,收税较少。迨英法两国换约之后,各国洋船到口者渐多,征收渐有起色。(20)。赫德和劳崇光都说得很明白,按条约先行开市的潮州,具体的地点就在潮州的商埠汕头。
  
     参考文献:
     (1)(6)饶宗颐总纂《潮州志·沿革志》民国三十八年版。
     (2)汕头市志委员会编《汕头市志(初稿)》,1961年。
     (3)中美《天津条约》,咸丰八年五月初八日(1858年6月18日。)
     (4)中英《天津条约》,咸丰八年五月十六日(1858年6月26日)
     (5)中法《天津条约》,咸丰八年五月十七日(1858年6月27日)。
     (7)肖冠英编纂《六十年来之岭东纪略》,1925年版。
     (8)王琳乾主编《汕头市志·汕头历史编》,1960年。
     (9)《两广总督劳崇光奏查办英领事入潮州城事情形折》,咸丰十一年六月二十二日(1861.7.29),转自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市文化局、汕头市图书馆编《汕头市开埠及开埠前后社情资料》,2003年11月版。
     (10)王琳乾《谈汕头正式开埠的时间》,载汕头市社科联编《社科大观》1996年第1期。
     (11)详见赵春晨《汕头市开埠史实考》,载《潮学研究》第3辑,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汕头大学潮汕文化研究中心编,1995年;林伟雄《关于汕头何时开埠的几点看法》,载《社科大观》1996年第1期;邓特《汕头开埠时间应是1860年1月1日》,载《汕头党史与方志》2007年第1期。
     (12)恩格斯《俄国在远东的成功》,1858年,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38页。
     (13)《钦差大臣何桂清奏美使要请潮州台湾先行开市订期会晤折》,咸丰九年十月初七日(1859.11.1),转见《汕头开埠及开埠前后社情资料》第137页。
     (14)陈荆淮《汕头开埠前的对外贸易》,载《潮学研究》第6辑,1997年。
     (15)《附钦差大臣桂桂清与美使商谈新开口岸续立章程及新定税则各款往来照会》,咸丰九年十月十四日(1859.11.8),转见《汕头开埠及开埠前后社情资料》第142页。
     (16)《军机大臣寄钦差大臣何桂清准许米国在潮台两口开市并照新章完纳船只吨钞等上谕》,咸丰九年十月二十一日(1859.11.15),同上第143页。
     (17)《钦差大臣何桂清、两广总督劳崇光奏米请定期在潮开市拟将税务归粤海关画一办理折》,咸丰九年十二月初七日(1859.12.30),同上第145页。
     (18)转见《汕头侨史论丛》第1辑徐艺圃《汕头地区早期华工出洋概论》。
     (19)赫德《关于外人管理的中国海关组织的备忘录》,载姚贤镐编《中国近代对外贸易史资料》第1册第926—927页。
     (20)《两广总督劳崇光奏折》,载[台]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编《道光咸丰两朝筹办夷务始末补遗》第599—600页。
 

标签: 
作者: 
陈荆淮
来源: 
汕头市社会科学联合会 http://www.stskl.gov.cn
浏览次数: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