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围潮州到屠鸥汀

    郑成功于1649年进兵潮汕,平了五虎之后,原以为当时潮州总兵赫尚久可以争取作为同盟,但当郑成功进攻各处乡寨时,赫尚久却到处阻挡破坏,十分恶劣。郑成功这才下了决心,他说:“赫虏叛逆,加兵擒而灭之。”因此定下围攻潮州府城,打大战役。如果能攻下,控制了这惠、潮、嘉三州的首府,在广东、福建抗清复明的影响就更大了。
  
     为更好攻取潮州府,郑成功征求将领们的意见。当时他的干将之一、潮州人陈斌献策说:“潮邑东南环溪,只有一浮桥,是通向漳州大路,而西南北平地,可以攻击。必须先断浮桥,已绝援兵,赫必投降。”郑成功听取这一计策,便统率大军驻扎于韩江东岸的笔架山,一面派兵埋伏,一面进攻。潮州总兵赫尚久出兵迎战,被伏兵击杀溃乱,接着,郑成功令部将施琅带兵切断广济桥,可是桥道狭窄,兵马难进,赫兵又恃险坚守,经过三日,还断不了浮桥。郑成功当即军前下令说:“一条桥梁都断不了,还能成大业吗?”并宣布奋勇突击者重赏,阻碍、退却者,不论任何人,立即杀头示众。于是,先锋陈法、何义、林椿等十多人,冒险冲杀,跃登桥墩上耳朵楼台,并攀着棱船的铁链前进,终于把浮桥烧断,连石梁也击毁,并杀伤大批守军,断绝了潮州守军的东援大路。于是郑成功把主力移到城西、南、北三面,包围潮州,安设大炮攻城,并且一直在阵地前沿指挥。有一天,他同各镇主将在城西面山上的松树林里巨石旁观察,突然潮州城上发炮,把在他身旁服务的管家阿三打死,大家立即分散掩蔽,继续作战,可见这一战役紧张的状况。由于双方相持从1650年6月至7月,这一围城战持续50天之久。时日长了,清兵作了部署,组织漳州镇总兵王邦俊带兵入朝救援,还有潮州五虎之一的许龙没有被歼灭,也配合引导援兵,加上当时天气炎热,围潮的郑军大都生病,情绪降低,挡不住清军援兵的冲击,围攻潮州的战役只好草草撤除,转移到其他战线去。
 
   到1650年11月,郑成功在潮阳,接到永历帝要求他组织队伍向广州、肇庆进军,配合抗击南下的清朝大军。当时南澳总兵陈坝提出异议说:“现在广州已破,而厦门根据地也要照顾,最好由我前往。”郑成功认为自己深受明朝厚恩,捐躯难报,一定要去。因而在翌年2月亲率大军从潮阳海门向广州进发,2月25日,到达海丰的白沙湖海面,碰上台风,接近莱屿,靠不了岸,到了盐州,也进不了港。在海上颠沛了一天一夜,险些翻船,饿了一天多。这时候清兵又攻陷厦门,将士都要求回师,才不得不撤回厦门。
 
   郑成功回厦门后,又不时回到潮州作战,同时守住潮汕各要地如揭阳城,直到1656年2月,清平南王尚可喜命潮镇总兵刘伯禄收复揭阳、普宁各县,驻军于揭阳城西南,骚扰西门,引诱郑军出击。郑军镇将苏茂要过钓鳌桥迎击,有部将劝阻,但苏茂坚执前往,清兵乘郑军过桥的时候,发炮冲锋,郑兵拥挤,大批跌落桥下,有的被溺死,有的被杀死,损失计共四千余人,苏茂受伤,将领黄胜、林文灿等阵亡,清兵直逼西门城下,前提督黄延急从东门赶来支援,才阻住清兵进城。3月,郑军退出揭阳。6月郑成功召苏茂等回厦门,论罪处死。
 
   潮州、澄海到潮阳的主要通道,要经过澄海的鸥汀寨,郑军的物资常被此处的地方武装所截劫;因此,郑成功曾来攻打鸥汀寨,却被火炮击伤了脚趾而退兵。1657年,郑成功的军队仍在潮汕各地游击,10月末,他亲自带兵从厦门再下南澳,陈豹建议攻取鸥汀这一行兵运粮的要冲。郑成功先在青屿作具体部署,决定此一役由黄廷指挥,并策动内应,又用地雷炸破寨墙,寨破之寨北面的郊外,建墓叫同归所,碑尚保存。所以潮汕人常说“有 鸥汀,无国姓”,指的是这一战役的敌对关系。这一战役之后,郑成功又一次再到潮汕来,以后就从福建收复台湾去了。
 

作者: 
陈历明
来源: 
摘自《潮汕史话》
浏览次数: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