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得勤:“世界记忆遗产”的见证者

    深圳特区报汕头9月14日电,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中国侨批”今年6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填补了广东省在世界记忆遗产领域的空白。作为中国侨批此次“申遗”的主力,潮汕侨批拥有十几万份的庞大数量,并且还在不断地征集增加之中。但与此同时,随着岁月的流逝,那些曾经见证或经历过侨批兴衰起伏的老人们,因离世等原因却变得越来越稀少,尤其是像记者日前采访的这名祖孙三代送侨批的九旬老“批脚”,更被业内人士称之为“世界记忆遗产”弥足珍贵的见证者。
 
   ■ 一天行走百里路送来华侨“血汗钱”
 
     老人叫潘得勤,家住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上浦村堤兜经联社。当地侨办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九十岁左右的高龄且能清晰记得并讲述当年分送侨批历史的“批脚”,潘老算是硕果仅存之人了。早上九点,记者在侨办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潘得勤老人居住的祖屋采访。见到老人时,他刚好从一公里外的农贸市场买菜回来,89岁的老人如此健朗,着实让我们吃了一惊。
 
   六十多年前,潘得勤每次出门送批就是从这栋祖屋出发。谈起当年的送批经历,老人回忆说,他的祖父、父亲和兄弟三代人都从事同一个职业——侨批派送员(俗称“批脚”),因此他们家称得上是当地的“批脚世家”,几代人都在潘合利银信局派送侨批,“潘合利”当时是一家大型的侨批经营机构,在泰国和汕头都设有批局。当时送批时,“批脚”们将汇款和信件包在潮汕特色水布里,然后缠在腰间,后来改用布袋(“批袋”)装起来,一封一封地将汇款和批信送到侨属家中。批脚是份非常辛苦的体力活,一旦有批要送,不论酷暑严寒或遇到刮风下雨,批脚们很早就要到批局领取信件和钱款及时出门。潘得勤老人告诉记者,他们时常要背着或挑着二三十斤的东西,在乡村小道甚至山路上整日奔波,送批的范围有揭阳、丰顺、潮安、澄海、饶平等地,远的地方一天下来要走上百里路,送出逾百件的侨批。侨属们从批脚那里收到来自海外亲人的信件和汇款都非常高兴,批脚中途吃饭、喝水甚至晚上回不去要住宿过夜,往往都能得到侨属家庭的帮助,彼此的关系非常融洽。
 
   ■ 批脚可靠是侨批诚信立业标识
 
   潘得勤还回忆说,“批脚”除了需要好的体魄之外,人品也非常重要。侨批局为了把批信和批款安全、顺利地送达侨属家中,选择“批脚”非常慎重,必须由批馆主人或信得过的老员工等自己人介绍、诚信守信的人才能担当。潘家祖孙三代诚信老实,深得批局信任才接受他们作为批脚。在采访中,潘得勤多次提到,批款是华侨在海外辛苦赚来的“血汗钱”,是用来接济家人的,批脚们从来都不会有偷藏或私吞这样的念头。虽然送批的时候他们经常“腰缠万贯”,有时每天带在身上派送的现金多达几万元,但实际上大多“批脚”生活清贫,待遇低微,每天一个人的酬劳是两斤米或一元。尽管如此,批脚们总是细心地一分不差、一件不少地将侨批送达侨属家中。有一次,潘得勤分送完所有的批件后发现批袋里还有2000元,他毫不犹豫地把钱退还给批局了。批脚的人品,也因此成为潮汕侨批诚信立业的标识之一。
 
   据当地侨办负责人介绍,解放前,隆都镇经济之所以能维持一定程度的繁荣而不至完全衰落,华侨批款之挹注是一个重要原因,由于每年有大量批款的输入,1949年以前隆都镇的侨批局和钱庄较活跃,有泰万昌、金广顺、潘合利、许福成等10多家。
 
   解放后不久,批局的功能逐渐被取代,潘得勤的批脚生涯就终止了。今年89岁的老人,也许并不清楚侨批入选联合国“世界记忆名录”的意义,但作为这段历史的参与者是不应该被忽视的,尤其是他们尚可忆及的那些历史往事,相较于一封封的静态的文献档案,对世界记忆遗产而言更是不可多得的生动注解。
 
 
 

作者: 
深圳特区报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