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消逝的文化记号:汕头老建筑

    在上世纪80年代前的老汕头市区外马路中段,与法式建筑风格的市政府大楼隔路相对处,原有一座庭院园林式建筑,小桥流水、树木葱翠、卵石小径、绿草如茵,从院子大门始有一条石甬道直通正面一幢东洋格调的厢庙,如今这些都已不见痕迹了。它就是当年侵华日军在汕头建起的靖国神社,据说全粤东也就剩那么一座了。该东洋建筑是历史的一个凝固点、勿忘国耻的活教材。
 
   该老建筑原址曾是德国领事馆,1897年后日本开始将本土神社渐建到海外。1939年6月21日汕头沦陷,1941年11月3日,这座神社落成,它是一座东洋建筑风格的庙宇,整体以木材为主要材料,榫接而成。上世纪80年代初,笔者在工厂当工人,曾听将近退休的老职工说过,当年建神社时,从那里经过的青壮年常被日本抓住强制到工地劳动。有个说法是,“汕头神社”与日本本土及海外的一些靖国神社不同,不是由国库供养的“国社”,而是由皇室支付费用兴建的“宫币社”,这在日本神道教的位格中规格是相当高的。
 
   1976年我家暂住在该神社西侧临时建筑中,一住数年,一度还短暂住进殿房数月,与这座异国建筑有了许多“亲密接触”。那时庭院有些残颓,花木也荒芜凋零,从院子大门进入便是石板路,直通神社主体建筑,上到正殿台基有三级石阶,建筑整体完好,油漆虽有少许剥落,但色彩尚在,木材也未见明显腐蚀蛀朽,主殿前原有的石板小拱桥和东南角的小假山尚在,沿院墙环绕的木棉和凤凰树也郁郁葱葱,环境可说大体依旧,石阶、廊台、木柱、甬道、小拱桥,风韵依然。
 
   新中国成立后的五六十年代,这座建筑成了文化单位,1955年汕头市图书馆独立建制后,约在60年代前后进驻此址,其主建筑用作图书馆的外借流通书库,几年后又迁出到福平路原正始中学校舍。此后曾作为少年宫,是孩子们的欢乐天地。至70年代前后,市劳动局、知青办等单位入驻在此办公。1975年秋,市技工学校复办(后改名二技、汕头高级技工学校),在院中西侧搭起两座大竹棚,首届招收百多位下乡回城的知青,就坐着小竹椅在四面透风的棚中如饥似渴学习知识。直到约1977年夏,市图书馆又回迁该处。
 
   如今这些旧址都未留存下来,连遗址都难以追寻,这实在让人叹息。而在距神社旧址仅200米左右的外马路同一侧,还有一座人称“民主楼”的三层建筑,因曾是民主党派的办公楼而得名,它早先是“洋商会所”,后为“汕头宾馆”、“汕头政协”等,可鲜为人知的是,它还见证了日寇签字投降的历史,是当年日军受降仪式的地点。这座中华民族抵抗外侮取得最后胜利的历史见证建筑,如今也是人去楼空,破败不堪,未来等待它的又将是什么命运呢?
 
 

标签: 
作者: 
张跃飞
来源: 
金羊网 羊城晚报·潮汕文化(2013.07.25)
浏览次数: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