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书院:250岁的“乡学”

    一所学校走过100年就可称为“百年名校”,而能整整走过250年且中间没间断、至今仍历久弥新的学校,就属凤毛麟角了。汕头市濠江区河东书院(今达濠中学)就是这样的“250岁学校”,这是一所让粤东几多学子无限感怀的“乡学”。
 
   先从“河东”说起。河东是自北宋以来,对达濠岛的指称。至少唐宋起,潮汕沿海兴起煮盐业,时濠江两岸盐田广布,为潮州三大盐场之一,北宋时朝廷设招收都盐务管理机构,濠江以东(即达濠本岛)称“河东栅”,濠江以西(即马凤南、河浦)称“河西栅”。自此,达濠岛又称河东地。千余年的人文发展史给达濠留下大量文化遗存,岛内村寨大部分是形成于两宋年间的。
 
   据田野调查和文物普查记录,岛内有宋元明清之摩崖碑刻、寨栅、古墓、柌堂数百处。先以渔盐、后以商贸名闻东南的达濠古镇对文化教育十分重视,所谓“地瘠栽松柏,家贫子读书”是也。仅举一例,巡司埠后空旷之地,有古老瓦屋三间,这就是达濠的“字纸亭”,古时瓦屋旁建塔状亭台一座,设专人四处捡拾字纸(写有文字的废弃纸张)到此焚化,通过此独特仪式,告诫本土民众要尊重文化、敬惜字纸,此地崇文之风可见一斑,说明达濠历来对教育极重视。据载,各村寨历代均有乡学和私塾以授艺文,明进士林大春撰《潮阳县志》时也不忘赞一句:达濠“多美士”。
 
   河东书院始自清代早期,达濠赤港乡人陈耀振创建于乾隆28年(1763),并捐出田产作为书院基金。书院原是一座祠堂式古旧建筑,三座落、二天井,创建时仅几百平方米,初设小学以启童蒙,是隶属于当时潮阳县的一所乡学。清末废科举制后,河东书院改为小学堂,由原葛洲乡人、清代庠生林寿荪接任,不久改为区立河东小学。至民国16年(1927)由达濠乡人吴介威主理校政。民国26年(1937)由林石山继任。1939年,达濠陷于日寇铁蹄,书院停办。翌年,澳头乡人朱文杰出资复校。1943年3月改为“潮阳第二中学”并附设小学,聘请当地名士吴醉樵任校董事长,东湖乡人林当时任校长。1945年日寇投降,原校长林石山回校复员,次年正式称“达濠中学”,林任董事长,聘黄政杰任校长。1949年解放,校长改为乡贤林中鸿老师。至1951年撤去校董会,达濠中学始由地方政府管理和财政供给。
 
   250年的校史是一条长河,而我的“河东岁月”只是一朵浪花吧。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历经浩劫后的书院又是一年春草绿,旧式学堂气氛仍依稀可睹:大礼堂前的古牌楼匾额,前“河东书院”后“人文化成”,左右门楼匾书“礼门”、“义路”(典出《孟子·万章下》“夫义,路也;礼,门也。惟君子能由是路、出入是门也”),书法猷劲冲和、墨韵酣畅。牌楼两侧是四棵根深叶茂的冠状大梧桐,梧桐是凤栖佳木,昭示的是气节和高尚;前望一箭之地,有方形池塘如鉴,天光云影,是为砚池——当这一切集中在一起在面前展现时,会被一种源远流长的文化气脉所感动、所融化!我终于知道,河东是注定要作为文化圣地流布于世的!而我在河东的那个年代十分特殊。思想的禁锢与解放,师道的摧残和恢复,知识的贫乏和渴望,构成了那一代学子的集体意识,教育呈现了一种久违的神圣感;一大批优秀的老师不但知识渊博,且充满父母一样的慈爱情怀。所以我们能享受到从深厚的人文背景中流淌出来的优秀传统文化清泉,这让我感念,历久弥新!
 
   犹记革命家汪涛上世纪30年代就读于此,其于1935年只身奔赴延安参加革命,后成长为和陈惟实齐名的“革命哲学家”,晚年任华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汪先生对河东书院感情极深,晚年多次回母校探访,和学生们座谈并题词抒怀(现“达濠中学”匾是其所书),对学校的发展给予极大帮助。临终时仍重托其学生、师大柯汉琳教授要多关心河东、支持河东(见柯先生怀念文章)。这就是“河东精神”,其理念来自中华文化“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古训,汪先生等人的义举,正是“河东精神”之体现!
 
 

作者: 
陈坤达
来源: 
羊城晚报(2013.06.20)
浏览次数: 
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