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佳山好种树——明代爱国将领陈璘在南澳岛植树造林纪事

    “绿满家园”全民行动在汕头城乡掀起了一股植绿、护绿的热潮,这一绿色行动不仅为汕头带来绿量的增加,更是将生态理念深入人心。潮汕素有植树造林优良传统,绿化家园意识就像根脉一样深植于潮汕沃土之中。在南澳县深澳镇,就有一块由明代副总兵陈璘所立《南澳山种树记》碑刻,记载着发生在深澳古城及左右山麓的一次大规模植树行动。虽距今400多年,却成为潮汕历代重视造林绿化的生动见证。近日,记者走访碑刻现场,查阅历史记载,并从南澳文史研究专家口中,重温陈璘在南澳岛发动官民大规模种树的壮观场面。
 
     《南澳山种树记》——武官绿化海防的生动写照
 
     这块珍贵碑刻位于深澳天后宫东侧,碑高250厘米、宽96厘米,碑文正文830多字,碑额篆书,碑文正书,每字3.5厘米。碑文四周加缠枝草花边框,显得十分尊贵。碑记由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副总兵陈璘所立。碑文简述了南澳历史、地理、风光、造林绿化的意义,以及在南澳山(深澳金山一带)开展的一次空前植树行动。据有关专家考证,这块碑刻是我国迄今发现仅有的总兵官撰立种树碑记,成为古代武官绿化海防珍贵文物。它既是罕见的我国明代记述海岛造林的佳作,又是将领陈璘爱国爱土的佐证,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和研究价值。
 
     碑文一开始就概述了南澳独特的地理位置、地处海上战略要冲的险要形势,岛上海域“树兵列舰,海防肃矣;崇垒深沟,城守固矣;垦田构室,民趋众矣”,在这里开展植树造林独具必要性和重要性。
 
     于是,陈璘在莅职一个月之后,趁公务之余,“既涉在山,复降于原,谛视熟审,慨然思曰‘古人有谓,种树之术,类为政余,今得请事斯语矣。”陈璘对南澳的秀美山川大加赞赏,他对在场的福建漳州卫指挥侯子锐、澄海所千户袁子庆、广东潮州镇抚杨子汪3位官员说:“澳中佳山、土膏最良,岂不有蓄才之治?岂不有种植之法?”他说,植树造林自然条件优越,发展前景广阔。只要你将树种下去,想到他日有用,种树的方法也就有了;树长大后,要像爱惜琴瑟般有节制地砍伐,种树不可急利于目睫、商功于寸尺。一席话,说得部属皆唯唯是诺,认为海岛植树特别有益,可防风固沙,木材免运进,又美化环境,利延数百年。于是,陈璘捐出官粮结余,购松树苗四万株、杉树苗三万余株,命令3位官员督率各营卒,分布于南澳城(在深澳)后及左右山麓,全部种植之。
 
     记者看到,陈璘将军碑刻紧挨着粤东最早建成的深澳天后宫,碑刻前面天后宫广场上有4棵参天古榕树,粗硕的树冠像高高撑起的长伞,遮在半空之中,笼罩住一片苍宇。深澳天后宫协会会长蔡瑞杰告诉记者,曾有园林专家鉴定过,4棵古榕树树龄均在400年以上,这与400多年前陈璘所立《南澳山种树记》碑刻是一种吻合。碑刻附近还有一常年出水的古井,当地人对这些历史文物十分珍惜,已落实专人保护。
 
     记者走访南澳文史研究专家、原南澳县博物馆馆长柯世伦,据他介绍,1985年出版《南澳县文物志》时,他第一次对《南澳山种树记》碑文进行断句,后吸收了陈璘将军故乡翁源县一些文史学者意见,于2004年再版《南澳县文物志》时进行修改并收录其中。原市民协副主席林俊聪编撰的《南澳总兵传》也将陈璘将军碑记全文收录其中。陈璘不仅善于用兵,而且还很有文才,曾对着满朝文官即席作诗。柯世伦现在还收集有其几首诗词,多是驱倭平乱方面内容,有关南澳可查的就剩下《南澳山种树记》这一篇了,从其笔触优美,可见陈璘将军才气并非一般。
 
     陈璘传奇一生——名声显赫抗倭名将和平叛英雄
 
     陈璘(1543~1607)字朝爵,号龙崖,广东翁源县龙田铺(今周陂龙田村)人。南澳总兵府《明代南澳副总兵一览表》清楚地记载着陈璘在南澳的任期。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6月庚子17日,陈璘由蓟辽保定山东等处防海御倭副总兵署任,为明代南澳的第九任副总兵,第二年2月离任,由浙江绍兴绍兴人周子德继任。陈璘后于万历二十五年统督水师赴朝鲜抗倭。
 
     陈璘作为明朝的一员武将,戎马一生,武艺高强,指挥得力,英勇善战,为援朝抗倭胜利,为巩固明朝海防和边疆,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屡次在平息广东各地起事中建立奇功,特别是在明神宗期间的三大征剿中,他两次参与亲剿,奉命挂帅并担任主要角色。他在援朝抗倭期间,曾担任御倭总兵官,统领水兵破倭于乙山,论功行赏,陈璘为首。在征剿播州杨应龙的叛乱中,他以湖广总兵之职与副将陈良、王比所率一军沿湖南沅水向西进兵,对四牌、七牌等苗族武装进行了彻底的清剿,连克关隘,大振军威。陈璘自投身军门以来,金戈铁马,征战南北,平叛无数,屡建奇功,充分显示了其聪明才智和军事指挥才能,成为历史上一位名声显赫的抗倭名将和平叛英雄。
 
     记者电话采访了编撰《陈璘年鉴》的翁源县博物馆编外文史研究学者、韶关市客家联谊会理事杨通全,他认为陈璘在南澳任副总兵的功绩主要体现为守岛,整军固防,造林绿化。这与柯世伦看法不谋而合。柯世伦认为,陈璘任南澳副总兵时期,是国家和平的空隙期,战事暂缓,所以他有时间和条件植树造林,受益一方。杨通全还特地向记者寄来了其珍藏的陈璘将军画像。
 
     如今,南澳总兵府已经成为一处著名历史文化遗址,其门前古木参天,庄重威严。陈璘虽贵为明王朝从一品高级武官,但却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把植树造林视为一件“功在当代”、“利溥百世”的大事,为潮汕留下了重视植树造林的佳话,也激发后人植树造林、绿化家园、造福子孙后代的情感。
 
 
 相关链接
 
   南澳山种树记
 
   圣明御宇,四海熙恬。皇风沕穆,无远弗届。其綦隆之治,即殷周盛际,蔑以尚之。为东南一隅,去辇毂万里,重滨浩瀚,渺无津涯。外邻诸岛,夙称要荒。而南澳一山,则又蜿蜒磅礴,亘数十里,屹然起巨浸中,介闽粤闰余地。为诸夷贡道所必经,萑苻弄戈所出没处也。先是许(朝光)、吴(平)二土酋窃据为穴,流毒滨海,致奉天讨而擒狝之。
 
   万历丙子岁(1576),荷圣天子睿,断采内外经略诸臣议,设重镇而控扼焉。于是树兵列舰,海防肃矣;崇垒深沟,城守固矣;垦田构室,民趋众矣。昔之鲸鲵作祟,今则海波不扬,而为商旅之坦途矣;昔之狐鼠恣睢,今则载芟载柞,而为生民之乐土矣。岂不杰然称东南一大关谲而有裨我国家金瓯之固,畴曰鲜小乎哉!万历癸巳(1593)冬,余奉命出守兹土,将渡澳城至中流而骋目焉,乃金山嶻嶪,云盖插天,屏障迤逦,左右环绕,遂喟然叹曰:“美哉形胜乎,苐惜彼其濯濯也。既渡而周览焉,又喟然叹曰:“佳哉风土也,苐惜彼其乏材也。”迨任后再阅月,乃一日公暇,命驾往焉,既陟在巘,复降于原,谛视熟审,慨然思曰:“古人有谓,种树之术,类为政余,今得请事斯语矣。时标下漳州卫指挥侯子锐、澄海所千户袁子庆,臣潮州卫镇抚杨子汪咸在焉,余因召而谓之曰:“澳中佳山,土膏最良,岂不有蓄材之法?若诗之所谓,树之榛栗,梓桐椅漆,爰伐琴瑟。以豫他日之用者乎!又岂不有种植之方,若郭橐鮀所谓莳之若子,置之若弃,以顺其性,以蕃其生者乎。又岂不有蒭荛者往,斧斤时入,若子舆氏,所谓材不可胜用者乎。盖自拱把而养之合抱,出自萌蘖至驯致于霄,此有待而成材者,非假之数十年及数百年计不可也。若曰急利于目睫,商功于尺寸,则余说穷矣!又何能施诸今日耶?三子皆唯唯是余言,相率而前,揖曰:“是得其道矣。”庸是捐廪,余购松苗四万、杉苗三万有奇,命三子督各营卒,分布于城后暨左右各山麓,皆遍植之。是役也,借力于士卒,则人众而易集;以义而役众,虽劳而不怨。又况此一种树也,工不终日而利薄百世,夫谁不乐趋?又谁曰余之迂哉!时岁在甲午(1594)春壬正月谷旦也。三子因请余志其时日,以告后之同志者,良厚意也。遂于是乎书。
 
   钦差协守漳、潮等处地方副总兵官前奉
 
   勅提督蓟、辽、保定、山东等处防海御倭中军都督府署都督佥事陈璘立石           镌刻匠 翁柱

 
 

作者: 
洪悦浩 林馥盛
来源: 
汕头日报(2013.05.12)
浏览次数: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