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韩愈影响的潮汕文化

    韩愈在潮汕文化发展史上,确有独特的贡献,不过唐代的潮州与京都相隔8000里,还处于“荒僻蛮烟”之地,是朝廷惩罚罪臣的流放场所。但韩愈的流放罪名不同于一般贪墨之辈。他在唐元和十四年(819年)反对宪宗亻妄佛,被贬潮州刺史。在此以前,他曾多次有功升官,也都因反对官吏横征暴敛,请求朝廷宽免役赋等言论,而得罪权贵,多次被贬外放。在贬潮不到一年时间内,切实为地方百姓做了不少好事:而以兴学育才、释放奴婢、修堤造路、关心农桑。所有这些都被其后历代官吏,视为可资借鉴的施政楷模,而使江山文物偕姓韩。他的贬潮“谢上表”获得朝廷的同情,不久便改刺袁州,于穆宗长庆元年(821年)召回长安。824年死后赠礼部尚书,谥号“文”,故现在的潮汕百姓,都称韩愈为韩文公。
 
     潮汕文化因韩愈刺潮而大放异彩。其实,这一区域的整体开发,因为自然条件的优越,到唐代已初具规模,根据半世纪来的调查,发掘资料统计,唐代全国瓷窑场坊50多处,分布在13省区内,就包括了广东的潮州窑。窑址中还发现圆筒形的平底匣钵,证明有此前进的技艺,与中原地区相较,差距不大。早在晋代,潮阳县西已建有西岩寺,是目前仍有实物遗存的寺院。有潮州开元寺建于开元26年(738年)、潮阳灵山寺建于贞元7年(791年)等宫殿式的建筑群。以此印证其已初具建筑规模与水平。潮汕因面临大海、水产资源丰富,自古开始,先民便已从事渔盐生产和航海活动,累积了丰富的经验,鳄鱼皮、甲香、水马等,已是唐代的法定贡品。元和郡县志记载:潮州海阳县“盐亭驿”近海,百姓煮海水为盐,远近取给。早在隋阳帝大业6年(610年),武贵郎陈,朝请大夫张镇周,奉诏率东阳兵万余人,出击琉球国时,其舰队出海地点,即在义安郡(隋代潮州),这充分说明隋代潮州的海上交通,已有相当的基础。唐代全国户口在安史之乱急剧下降,而潮州因不在战乱中心区,户口继续略增,反映了其社会的稳定发展:溯之唐初的有关史料的记载,而得知汉族移民的与时俱增,但与逐潮汉化的原住民相比较少。唐高祖、唐高宗都曾以武力来加强族群统治,对文化的融合,有磨损污点,留给韩愈刺潮政绩一个发展空间。
 
     宋元时期,中华主流文化以闽文化为中介,对潮汕影响力度加强,时至今日,行政区属广东的潮汕,文化风貌,都接近闽、台,是在这一时期之前就已形成了。从宋时知州已多闽人,他们多尊从韩愈以兴学明道为己任,据计宋末为止,潮人已有139人登进士第,这当然是民众教育普遍提高成果的表现。对照晚唐以前,潮汕从全国或一省地方相比较,都属地处荒僻人口稀少开发只有重点而已。北宋之后由于闽移民的迅速增加,促使韩江三角洲的加速开发利用,可见宋元间潮汕人口以跃居全省的前列。闽人移民潮州,在文化上的意义,从方言、民间信仰、生活习惯带入本地,闽潮同俗,更加了然。人口增加,促使生产力的发展与水平的提高,海上运输与对外贸易的活跃,潮汕人的善贾,在此时已扎下了基础。
 
 

标签: 
作者: 
吴敦善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