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的关帝庙联

    三国时期的蜀汉大将关羽,是一位传奇式人物,他一生辅佐刘备,南征北战、东讨西伐,为蜀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由于古典小说《三国演义》(以下简称《三国》)一书在民间流传甚广,书中对关羽极为推崇,其事迹广为人知;加之历代统治者对关羽的大力渲染神化,尊为“关公”、“关爷”、“关帝”,因此各地纷纷修建“关帝庙”。而几乎每座庙都有纪念关羽的楹联,其中根据《三国》故事来称颂其功德者为数不少,潮州市的关帝庙联,也有这种情况。诸如:
 
   潮州市区的关帝庙(建于明代,现今已废。原在潮州府道署后,后来移建于镇署右,庙内祀关羽神像),原有两副柱联,其一云:“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驱驰时无忘赤帝;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其二云:“对嫂非避嫌,此夜心中思汉;赦瞒岂报德,当时眼下无曹。”
 
   前联系根据《三国》记载拟就,书中写关羽身长七尺,须长三尺,面如重枣,手挽青龙偃月刀,身骑赤兔追风马;还叙及关羽常在军帐中挑灯夜读《春秋》,罗贯中译说他“天日心如镜,《春秋》义薄云。”联中“赤帝”本称汉高祖刘邦(赤帝斩白蛇),此借指刘备。后联从《三国》中撷取关羽一生中引人注目的两件事,凸现其高大形象。上联取材于第25回“屯土山关公约三事”:关羽与兄弟失散后暂从曹操,在回许都路上,安歇驿馆,操欲乱其君臣叔嫂之乱,使关羽与二嫂同处一室,羽乃秉烛于户外,为二嫂站岗放哨,毫无倦色。从表象上看,他纯粹是为了“避嫌”,究其实他是“此夜心中思汉”,其诚可嘉!一个“非”字反诘翻出新意,否定了某些人的庸俗看法。下联取材于第50回“关云长义释曹操”:关羽在华容道义释曹操(“赦瞒”即释放曹操,曹操小名阿瞒),这看起来似乎是他报个人恩德,而贻误了军机。然而,联语却别出心裁,以一个“岂”字化贬为褒,否定了个人恩爱的狭隘情感;而“当时眼下无曹”则突显出了他敢于睥睨曹魏、傲视群雄的英雄气概。
 
   潮安县庵埠镇的关帝庙(在亨利路,建于清代,毁于“文革”,上世纪末重建,供奉关羽塑像)的两副柱联却不同于上述两联——并非取材于《三国》,而别具风韵与特色。其一云:“圣继仲尼,山东与山西相映;神先武穆,大汉偕大宋并传。”其二云:“先武穆而忠,大汉千古,大宋千古;后文宣以圣,山东一人,山西一人。”
 
   前联的“圣继”和“神先”是联中的诗眼。全联寥寥二十二个字,妙将孔子(仲尼)、岳飞(武穆)和关羽联比,盛赞了关羽的美德。既点明了孔子与关羽的出生处(山东与山西),又指出了关羽与岳飞所处的朝代(汉与宋),言简意赅尤精当。但从孔子、关羽、岳飞三人的业绩及其对后世的影响来看,显然关羽是既逊于孔子又逊于岳飞的。后联虽系模仿前联之意而撰,但甚为精巧,毫不比前联逊色。它妙用对比烘托的修辞手法,通过一“先”一“后”、一“忠”一“圣”,一“汉”一“宋”、一“山东”一“山西”的层层剖析,巧将关羽比孔子(文宣)、岳飞(武穆),其“忠义神圣”的高大形象便跃然于联中的字里行间矣!
 

作者: 
蓝汉钊
来源: 
潮州日报(2013.03.28)
浏览次数: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