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方言:语言文化中的“古汉语活化石”

    语言(方言)是一种文化(亚文化),是人类特有的一种符号系统。语言(方言)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个族群的文化标志,文化信息重要载体,珍贵的文化遗产,也是人类最后的精神家园。
 
   位居中国东南沿海广东东翼的潮汕地区,语言(方言)比较复杂且又比较特殊,流行的方言丰富多样,主要包括有:“潮州话”(又称“潮汕话”,俗称“福佬话”,“即潮汕闽语”)、“广府话”(俗称“白话”)、“客家话”、“尖米语”(畲语)等多种方言。其中,以潮州方言为标准音的“潮汕话”,作为广东省内三大民系中的潮汕民系母语方言的代表,是潮汕地区分布范围最广、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主体语言,是联系海内外广大潮人的精神纽带和共同的精神家园。
 
   据有关专家研究认为:“民系是民族的分支,语言决定着文化,民系文化是以方言为主要特征来区分和传承的”。有鉴于此,从民系文化的视角来认识潮州文化,首先应该明确潮州文化是汉话文化中个性特征尤为突出的子文化,而潮州方言(“潮州话”)则是潮州文化形成的历史基础,是潮州文化的根本载体。它是一种维持了千百年文化生态,具有独特语言特征、民俗习惯的汉族民系语言的一种地方变体。属汉语方言七大语系中的闽方言语系在广东省内的潮汕闽语、雷州半岛闽语、海南岛闽语(现为海南省)等三大闽方言支系之一。主要流行于汕头、潮州、揭阳、汕尾等4地级市所辖各县(市、区)的平原地区以及大埔、丰顺、惠来等县的部分地区。除此而外,潮州方言还是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东南亚诸国广大海外潮人聚居区和各种社团的交际语言之一。
 
   潮州方言的形成和发展,可以追溯到肇始于两千多年前秦汉之际的中原汉族人民南迁移居于中国东南沿海一带的福建、广东、台湾三省和浙江省南部等地的历次移民高潮。在这几次移民高潮中的中原汉族移民经福建南部进入潮汕地区带来了河南中州一带的中原汉语,与潮汕地区原住民所流行的语言乃至异族的语言等多元语言文化互相交融、求同存异之后而逐渐演化成为闽方言的一大重要支系。“今天包括潮汕十五音在内的所谓十五音系统闽方言,其源头或许就是东晋时期汉族移民入闽后逐渐形成的一种汉语方言”。
 
   总之,潮州方言的形成与发展与中原汉族方言和闽方言息息相关,是中原古汉语和闽南土音的有机融汇脱胎而来的一种蕴含了许多北方古汉语最正宗的文化因子,并保留了许多古汉语元素和特点,蕴含深厚,古朴典雅,词汇丰富,语法独特,通俗生动,幽默风趣,表现力强,地域特征尤为突出的地方方言和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有中国语言文化中“古汉语活化石”之称。
 
   概括起来,潮州方言的主要特点是:
 
   第一,潮州方言是中国汉语方言中最古远、最特殊,地域特点尤为突出的一种地方方言。据张惠泽先生考证认为:“潮州各方言中以潮阳口音最为古老、最原始,受外来影响较少,语言的进化较慢,保留古音相对较多,更是“潮州话”的原汁原味,堪称是潮州方言的原始生态。
 
   第二,潮州方言在语音上既保留了入声和很多特殊韵母,又保留了许多中原汉语的古音、古词语和语言特点。发潮州方言的入声调,声调数目明显比北方官话(“普通话”)方言调类多,共分阴平、阴上、阴去、阴入、阳平、阳上、阳去、阳入等8个声调,即平上去入各分阴阳。但是,北方官话方言大多没有入声,而是把入声派到平声、上声、去声等三声上去。其次,是潮州方言存在着复杂的音变现象和相当整齐的变调规律,尤其是潮州方言两字调有连续变调规律。此外,潮州方言中还保留了几乎整套的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称谓系统,实为国内各地方言中所罕见。这大概是因魏晋南北朝北方汉族移民涌入潮汕大地后以此为归宿地,并将其称谓系统保留下来流传至今的缘故。  
 
   第三,潮州方言与汉语其他各方言相比较,其韵母以特别复杂和数目繁多为特征。如潮州方言的韵母竟达90个之多(有13个韵母只在口语中使用,有音而无常用字)。比北京、济南、西安等地只有36个韵母,沈阳、成都等地有38个韵母,均多出一倍以上,两者相比韵母之所以繁简如此悬殊。主要在于和古音相比,潮州方言较多地保留了古音中的系列韵尾,特别是鼻音韵尾和塞音韵尾,而北方官话方言则保留较少之故。 
 
   第四,“潮州方言不是土话,而是古而不土,土得通俗生动,雅若锦上添花。且又有音、有字、有典可查,是中原文化的存真和实据。”(张惠泽)。
 
   第五,潮州方言(即潮汕闽语)最突出的一大语言特征,主要在于“没有把送气塞擦音读为擦音,有一系列鼻化韵母,而海南闽语则恰恰相反,把送气塞擦音读为擦音,没有鼻化韵母”。这一语言特征正是潮汕闽语与海南闽语分立为闽方言两大不同支系的重要依据之所在”(王辅世)。
 
   第六,潮州方言的口语音和读书音(白读与文读)异读现象甚为丰富,文读和白读几乎形成双轨的局面,无疑这又是潮州方言归属闽方言(原为闽南方言)的一大重要支系的语言特征之一。
 
   第七,潮州方言中广为流传于民间的比喻语、谚语和俗语等均甚丰富,既富于生活气息和地方气息,又蕴合丰富的潮州文化内涵。这些都是潮汕民系族群广大群众智慧的结晶和生活的真实写照,又是重要的语言财富,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第八,潮汕地区虽广泛流行潮州方言(“潮汕话”),但其内部却依然存在着“同中有异,异同有同,各县之间相似的程度和互异的程度不尽相同”的地域差异。潮汕俗话说,“潮州九县,县县有语”,“十里不同音”指的就是其内部的差异。
 

作者: 
张豪禧 沈象仁
来源: 
潮州日报(2013.03.28)
浏览次数: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