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阳新陂遗址发现之重要意义

    2009年8-10月,潮阳新陂因修筑厦深铁路过此而发现新石器遗存,广东省考古研究所派李岩等专家前来勘查与抢救发掘,出土一批文物,这是潮汕又一次较重要的文物发现。
   一、潮阳一次专业大型考古发现
    1、新陂遗址分布范围广。新陂遗址在其村北面虎山南坡上,遗址面积约20000平方米,线内面积10000平方米。此次抢救发掘面积新陂900平方米,后沟100平方米,两处共1000平方米,其中发掘墓葬2处,灰坑1个。和潮阳1983年在铜盂孤山抢救发掘晋墓相比,文物分布与发掘面积此次最大。
    2、出土文物丰富。在潮阳区范围内,1976年金浦塔山内平整土地时发现石戈4件,石3件、陶豆1件;上世纪五十年代在贵屿流涎腮山南阳戏院旁发现石镞,1983年文物普查时笔者与镇文化站同志发现黑、黄陶残片,其中经省专家鉴定有夹砂黑陶罐口残片。1983年文物普查时铜盂桶盘村民曾出示收藏的夹砂灰陶罐等器物数件,因不知出处而无征集。后在孤山抢救发掘晋墓时,发现石3件、夹砂陶砵口残片1件、黄软陶缽口残片1件、夹砂黑陶壶口残片1件,以上是零星发现。而这次在新陂遗址就出土文物42件且种类多样,有砺石、石杵、钻孔石器、石钵、镞、环、玦等打制、磨制和管钻等几类石器;有罐、器盖、纺轮等陶器,其中以泥质陶橙黄陶的圈足罐最为典型;在墓葬中尚出土残玉玦,是潮阳出土文物为最丰富的考古发现。
   二、潮阳新陂遗址发现的价值意义
    1、证明四千多年前人类便在此过着稳定的农耕与狩猎生活。考古队长李岩研究员以出土的圈足罐与广东境内的普宁虎头埔、香港涌浪、曲江石峡、浙江好川墓有同类器物发现比较而断定其为新石器时代晚期遗物,距今大约四千至四千五百年前便有人类在此居住。而玉玦的发现,隗芾教授则认为可能是作为货币交换或馈赠珍贵礼物,说明在此生活的先民已与外界发生交流。
    2、证明小北山有新石器晚期人类活动。
   在大南山上世纪五十年代曾于仙城深溪河两侧、1983年在普宁后山虎头埔曾发现新石器晚期遗址。此次新陂遗址的发现,与以前所发现的贵屿流涎腮山(左方)与右方的铜盂孤山、金浦的塔山内以以东岩水库(1956年潮阳高级中学校友郑良璋曾发现二件石器)连线可看出小北山之南背山丘直至海滨新石器晚期至殷商时(即三、四千年前)便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而新陂遗址则可作为小北山南面此时期的代表。至于这里的先民从何而来,黄挺教授从小北山北背金玉曾发现新石器遗物推断是从榕江流域的揭阳曾发现的新石器晚期遗址那些生活的先民迁移而来。笔者以为从大南山深溪河、普宁后山、潮阳小北山新石器时期有先民活动,可否说练江流域是另一支先民在此生息,还需进一步深入考证。
    3、为本地考古、历史增添内容
   如就潮阳言以新陂遗址新石器晚期至殷商、孤山晋墓、唐宋以来的文物遗存,基本可勾勒出潮阳历史发展历程的基本概貌。就汕头市而言,前有南澳象山新石器前期、新陂晚期遗址,我市先民石器时代生息有完整历程。而从潮汕来说,黄挺先生等所编《潮汕史》里收录了象山文化、饶平浮滨与普宁后山文化。笔者以为新陂遗址可否作为新陂文化列入,因李岩研究员曾推断新陂文物遗存比较后山文物遗存比较后山文物遗存年代尚早些,增添新陂文化此项新内容可能使潮汕早年历史更为完整。
 

作者: 
陈创义
来源: 
潮人网 http://www.chaorenwang.com
浏览次数: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