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乡土文明的余光

    著名学者秋风先生曾对于宗族的意义,有过非常深刻的阐述,我读了颇受启发。从农村出生而且上了年纪的人士,由于家乡环境的陶冶,所以不管是男是女,都已是有一点宗族的观念,这点我是清楚的。只是过去对此不主张、不提倡,大家讳莫如深。但我以为,宗族制度与宗族观念是两回事,时至今日,如果还要“谈宗色变”,那就有些匪夷所思。
   因此之故,仙桥某村某族重建祠堂,执事者请我帮助提供相关匾额,提供反封建先驱孙中山先生倡导的“亲宗”、“敬族”等内容让其酌用。
   宗族是农村乡土生活,或叫乡土文明的重要元素。于是,对于乡土文明情有所钟的农家子弟,从来都不回避宗族、祠堂这些文化现象。由于,乡土文明是“乡人”文化记忆中最坚实的部分,而且对于中国当下生活和生产关系仍然有着深层的影响,是中国未曾消灭的文化根基;所以我们必须对其正视。
   诚然,经过自民国以来的多次冲击与改造,传统乡土社会秩序已经消亡殆尽,所以乡土文明的存在也已经是若隐若现而已。维系乡土秩序的各种乡俗民约、家法族规等基本解体,电影《白鹿原》中反复出现这样的镜头:一座牌楼远远竖立在大片麦田中。它是在隐喻——隐喻中国乡土文明在旷古的忧伤中,沦为远方的记忆与模糊的想象。非但“白鹿原”,就是让莫言获得诺奖的“高密东北乡”,其实也是子虚乌有。在北方,乡土秩序已经消解,宗族等乡土关系已经式微,甚至于宗祠等乡土秩序的标志性建筑也难觅踪影。在南方,尤其是粤东地区,这种文化遗存倒是非常丰富,但是,真正作为精神家园的功能却早就退化。
   诚然,乡土社会秩序的瓦解与乡土文明终结的趋势,是不可逆解;我们也毋庸固守与迷恋那些必然要走入历史的传统。但乡土文明确实又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那是几千年的文化积淀。不管怎么说,这种文明的消逝会是很多人心中的不舍,不是要切割就切割得了的,所以有许多人以各自的方式作了充分的表述。
   如上所述,南方特别是粤东乡村,宗族仍然发挥着巨大的社会作用,体现于各种事象上。这就表明国家基层权力的运行,时刻受着这种乡土特性的影响——宗族关系在村民选举以及村民自治中,有着重大的影响。其实,在现有的城市化生活中,建立在乡土文明之上的文化也在时刻影响着中国人。毕竟,中国在城和乡里的人,在观念规范上距离并不遥远。
   这就启示了:在未来的社会建设、社会管理,特别是底层社会秩序的重建时,不能对于乡土文明完全视而不见,而应认真考虑怎样有效地吸收本土的知识与传统经验,来建设一个更符合中国实际的现代社会与文明国家,使得生活于其中的人能够有更丰富的多元化生活的可能,有更多的传统文化的精神作为寄托,因此没有“迷失”之虞。
   乡土文明“土”虽然“土”,但未完全过期作废。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先贤们,在制度社会管理设计上,很有些可持续发展内涵和措施的考虑。因势利导,于社会和谐、美好有益。如果不看到这一点,我们的工作可能就会有所损失,而且不可挽回。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