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杰地灵新寮村

    被评为“广东省古村落”的揭东玉湖新寮村是个人杰地灵的村落。明万历六年(1578),当新寮村创始祖心境黄公带家父鸣鹿公灵灰寻境来到此地时,见这一境群山环抱,两条山溪相交汇,真可谓山清水秀,聚气藏风,便决心在此建厅筑堂,开山造田,繁衍生息。新寮村的“地灵”曾有一说:有官员经此,见境后竟不约“文官落轿、武官下马”,皆赞此地必出名人。果不其然,在近现代,就出了几个有担当的大人物,最著名的,当推“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
   黄旭华,1926年3月出生,在新寮村度过了他的年少时光。1949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造船系。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中国第一代核动力潜艇研制创始人之一,曾任核动力潜艇总设计师,中国核潜艇总体研究设计所所长。被誉为“中国核潜艇之父”。
   1958年,中国核潜艇研制进入准备状态,曾有过几年仿制苏式常规潜艇经历的黄旭华被选中参研。从那时起,黄旭华的人生就牢牢地和核潜艇拴在了一起。
   为了中国的核潜艇,新婚不久,黄旭华告别妻子只身来到风暴经常光顾的试验基地。后来他干脆把家也搬到了荒凉的小岛。他说荒岛上一年只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平时,他没时间回家,大地震也顾不上回家。女儿说他是“到家里出差来啦”。妻子说他是玉湖“客家人”。
   就是在这么艰苦的环境条件下,1964年研制出我国第一艘核潜艇。1970年中国第一艘核潜艇试航。 1974年中国第一艘核动力潜艇交付海军使用。 1981年中国第一艘导弹核潜艇顺利下水。1988年初,核潜艇按设计极限在南海作深潜试验,黄旭华亲自下潜300米,成为世界上核潜艇总设计师亲自下水做深潜试验的第一人。
   中国,成为继美、俄(前苏联) 、英、法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为研制中国的核潜艇,黄旭华隐姓埋名30年。30年来,他的9个兄弟姐妹不知道他在搞核潜艇,父亲临终时也不知这个儿子在干什么,母亲从60岁盼到93岁才见到儿子一面。而正是他,在人们难以想像的困难条件下,用智慧、用无坚不摧的爱国精神,书写出壮丽的核潜艇诗篇。
   2009年,黄旭华重回故里,得遇故家亲眷,在他的祖居地“崇德堂”(现保存完好)回忆年少时光。在短短的时间里,黄旭华对家乡的眷恋之情溢于言表。他的堂侄说,他这个堂叔平和得如同睦邻,一点架子都没有,那次来的还有他的几个兄弟姐妹,子孙亲属,面对家乡的山水,他和一群小字辈一样拿着相机不停地按着快门。还拿出了他们在家乡拍的照片,与笔者分享那份特别的亲情。
   新寮村的人杰,除了黄旭华,让村民津津乐道的还有清末时期一家三举人的黄国祥兄弟。
   传说揭邑自清朝道光戊子年起,连续10年无人中武举人,朝廷将批揭阳为“臭县”,拟取消揭邑考生进入科举会试。当时揭邑蓝田都新寮村庠生黄国祥、黄袭祥兄弟,对此耿耿于怀,决心练出过硬本领,争夺乙酉科武举人。后来,黄国祥真的中了乙酉科乡试第四十三名武举人。荣归之日,县令特令全邑家家户户挂灯笼庆祝。
   新寮村布局按五行风水结构展开,主要建筑呈现为“三厅一井”、“三街六巷”、“下山虎”的客家围龙屋风格,是揭阳客属代表,其古貌至今还保存完好。村道皆为石路,历400多年而不败,承载着新寮村的岁月打磨而依然坚挺。
   行走于石路上,仿佛坐上了时空穿梭机,沿途是沉淀着的历史,彰显着的人文。三举人故居前高高竖起的旗杆夹和练武石,彰显的是举人的当年勇;曾做汾水战役后勤医院的番仔楼,彰显的是人民对革命军的鱼水情;还有村民最引以为傲的“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的故居。
   滋养着这片土地和人民的,论功该推东门坪的那口古井,井水依然清澈见底。据村中老人介绍,古井自创寨至今,水质清甘终年汲水不干,有失声者饮此井水,即声音嘹亮,每逢乡里酬神演梨戏,演员争相饮古井之水,往外乡时还会将井水带去,村里流传有“戏子偷水”故事。更奇者,乡里凡用此井水做豆干的,比其他井水可多做两块,且豆干又香又甜特好吃。1927年汾水战役时番仔楼曾作临时医院,本乡村民热心送古井水到临时医院,彭湃饮后,称赞不已。
   而承载着村民欢乐喜悦的当属那座“分柑(大桔)桥”。大年除夕,年内生有新丁的人家会自发地挑着装满大桔的箩,来到分柑桥赠送给过桥的人们,让村民一起分享“添丁”的喜悦。晚上则按照“新丁头扫公厅、新丁尾扫老爷宫”的习俗享受这一“出丁”的荣耀。
   新寮村的石路承载着过去和现在,而未来,这路也将继续延伸。瞧,206国道和广梅汕铁路贯穿全境,玉湖高速路出入口就位于村口,它的人杰地灵将带给它文化旅游的广阔前景。
 

作者: 
黄晓旋
来源: 
揭阳日报(2013.01.31)
浏览次数: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