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百年发展历程及城市定位分析

    【摘要】 百载商埠汕头是粤东的一颗明珠。自1861年开埠后,经过百年发展,汕头发展成为粤东、闽西南、赣东南的重要交通枢纽、进出港口和商品集散地。1981年列为经济特区后,汕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打造粤东中心城市,实现工业强市,增强对台地缘优势,打造海滨宜居名城,将是汕头未来的城市定位,也是汕头百年发展史和经济特区30年发展历程留给我们的启示。
 
     一、百载商埠的辉煌历史
 
     位于南海之滨的汕头市,是粤东的一颗明珠,它东临南海,西距香港,素有“粤东之门户,华南之要冲”之称,更有“海滨邹鲁”之美誉。汕头历史上是一片汪洋大海,随着时间推移,泥沙冲积,逐渐形成陆地和港口,形成绵长的海岸线。韩江、榕江和练江三大河流在此汇合出海,河流两翼码头林立,天然良港赋予了汕头以商业的意义。早在汕头开埠之前,这里已经有1000多年海外贸易的历史。据《汕头外经贸志》(1993)记载:“隋大业四年(公元608年)虎贲郎将陈棱和朝请大夫张镇周率舟师自义安(今潮州)浮海击琉球之后,富商得以逡巡海道与夷人交通,夷人亦扬帆万里与中国关市。”至宋、元时期,汕头的海外贸易已逐渐开辟至东北、东南亚等港口的国际贸易航线,潮人足迹遍及日本以及南洋等国,远至海湾阿拉伯国家。明清之际因倭寇和荷兰人在我国东南沿海一带骚扰,清初多次实行海禁迁界,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汕头对外商贸的发展,但民间小规模的商贸活动依然屡禁不止。至清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粤海关在汕头设立对外商贸船的征税口,进一步促进了海外贸易的发展,潮商足迹进一步遍及东南亚各国,商业活动活跃于潮汕平原和韩江两岸,成为沟通国内外贸易的重要口岸。恩格斯1858年就曾指出,汕头是除了五个通商口岸之外“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1[P70]。”由此可见,在汕头开埠之前,汕头的商业贸易及其所处的地位,已为世界所瞩目。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被迫签订《天津条约》,被迫开放潮州等9处通商口岸,在1861年的《续增条约》中,改潮州为汕头,这被认为是汕头开埠的开始。1860年1月,清政府在汕头妈屿岛设立潮海关,汕头成为继上海和广州两地之后第三个建立外籍税务司控制的“新关”处所。汕头以其优越的港湾条件,内据韩江可达闽赣,外接南海可通港沪,被开辟为通商口岸后迅速崛起,成为国内外贸易的黄金海岸,以汕头为中心的潮汕地区也逐渐从古代农业社会向近代商业社会转型。潮海关英人税务司辛盛曾这样评价汕头,“汕头的重要性,首先在于商业。居民基本上都是商人。”汕头“舟车云集,商旅辐辏,内则惠梅二州、赣南七县、闽南八县资为挹注,外则握南洋贸易之枢纽”,成为内外贸易的一大中心。对内贸易方面,汕头将潮汕地区同国内经济贸易繁盛之地,如天津、上海、苏州、广州等紧密联系起来,使汕头在商贸信息、物流品种及规模等方面站到了全国的前列。汕头从国内主要经济中心运购潮、梅、汀地区急需的米谷、棉花、布帛,又将潮、梅、汀各地的特产糖、盐、纸、木材等运销国内主要市场。潮商“候三四月好南风,租船艚装货糖包由海道上苏州、天津,至秋东北风起,贩棉花、色布回邑”,“富商巨贾率操奇赢,兴贩他省,上溯津门,下通台夏2。”对外贸易方面,“从此举凡潮州出入口贸易者皆以汕头为吐纳,汕头与新加坡、暹罗、海防、苏门答腊各地贸日繁,贸易额也以次激增”,“外贸之销售内地者日益繁多,内地产物之运销海外者亦较百十年前激增倍蓰,由是而贸易之事情日加繁盛3。”随着以汕头为中心的商贸网络、交通网络和近代工业体系的建立,“洋船昔之泊于樟林港者,亦转而泊沙汕头,人烟辐辏,浮积加广,交通既便,遂寝取郡城商业地位而代之4。”汕头逐渐成为粤东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到20世纪30年代,汕头已成为粤东、赣南、闽西南的一个重要的货物集散地和中国东南沿海的国际性海港,成为近代广东省内继广州外的第二大城市,成为岭南地区中西贸易的一个重要口岸。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至1939年,汕头的商贸发展为开埠以来最为鼎盛时期。据海关统计,1864年由外洋进口货物价值为390余万银元,出口往外洋货物价值为16万银元,进出口外洋货物总值共408万银元。此后,进出口数额逐年有明显的增长。至1899年,由外洋进口货物价值达1331万海关两,出口往外洋货物价值为411万海关两,两项合计1742万海关两。1899年汕头口岸进出口船舶仅2千多艘次,1930年达13万多艘次;1905年进出口贸易额为4898万多海关两,1921年为万多8190海关两,1933年达16073万元。1932-1937年每年往来外洋船舶吨数均占全国第三位5。输入物品以鸦片、棉纱、洋布、大米和火油为主,输入地以香港为最多,次为新加坡,此外则暹罗、安南等国输出货物大宗为糖,次则陶瓷、生柑、神纸、烟叶等土货,输出地最多为新加坡,次为香港、西贡。“民国22年(1933)汕头市区总人口达19万多人,大小商号共3000多家,商业之盛仅次于上海、天津、大连、汉口、胶州、广州,在全国居第七位6[P7]。” 1933年全市商行3411家,55个行业,当年交易额大洋6.92亿元;港口吞吐量675万吨(按船吨位计算),其中国外409万吨,国内266万吨,成为沟通国内外商贸往来的重要港口。汕头成为粤东、闽西南、赣东南的交通枢纽、进出港口和商品集散地。
     1939年6月汕头沦陷,日军侵占汕头,市区较大的工商企业先后转迁内地,潮海关办事处被日军征用,港口正常贸易陷于停顿。抗战胜利后,商业复集于汕头,但兵罹之余,元气未复,商业贸易处于萧条冷落之中。1946年内战爆发,工商业再一次受到破坏,国民政府颁布《中央银行管理外汇暂行办法》和《进出口贸易暂行办法》等政策,进口限额的80%集中在上海,并为“四大家族”的贸易组织所掌握,更扼杀了潮汕的对外贸易,加上国民党军政人员、官僚买办与潮海关税务司高层官员互相勾结,包庇和参与走私,使潮汕商贸秩序日益混乱,对外贸易日益萎缩。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潮汕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但建国初期的特定历史环境和加之文革十年内乱,使潮汕地区发展经济的优势无法发挥,外贸经济发展陷入滞缓状态。
 
     二、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国家实行改革开放,给汕头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1981年汕头经济特区成立,1991年特区范围扩大至全市范围,汕头同时享受沿海开放城市待遇,一系列优惠政策和灵活措施为汕头发展注入新的血液。邓小平说:“那一年确定四个经济特区,主要是从地理条件考虑的。深圳毗临香港,珠海靠近澳门,汕头是因为东南亚国家潮州人多,厦门是因为闽南人在外国经商的很多,但是没有考虑到上海在人才方面的优势7[P366]。”汕头充分发挥著名侨乡、港口、经济特区等优势,经过30年的建设发展,特区业绩辉煌。汕头跨进“中国城市综合实力50强”行列和“中国城市信息化50强”行列,被评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国家卫生城市”、“中国投资环境百佳城市”、“国家园林城市”等,是“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城市创建市”、“中国品牌经济城市”,30年来汕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基础设施日臻完善
     解放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汕头作为战备前沿,几乎没有大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特区建立后,汕头对投资体制进行了改革,由过去单纯依靠上级拨款建设转变为积极发动社会各方面力量,尤其是注重吸引外商投资,先后建成了广梅汕铁路、深汕高速公路、海湾大桥、礐石大桥、华能电厂、广澳深水港码头、国际集装箱码头、国际海底光纤电缆主干站等一批基础设施重点工程。在海运方面,30年来汕头港新建码头泊位60多个,其中万吨级以上深水泊位18个,最大吨位5万吨级,港口综合吞吐能力达3244万吨,比改革开放前增加了20倍。目前汕头港是中国沿海5个港口群中的主要港口之一。在电信方面,汕头依靠规模投入和建设,综合通讯能力迅猛增强。汕头率先开通汕头至广州国内首条信息高速公路,并建成省内首座地市级卫星地球站。亚欧、中美、亚太Ⅱ号海缆也已在汕头登陆。汕头不但是全国的通讯强市,而且已成为国际通迅网中极其重要的枢纽。总之,汕头市已形成以海港、空港为中心,高等级公路、铁路为骨架的海陆空现代化主体交通网络,建成通讯、电力、供水、环保等一批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不断完善。
     (二)经济综合实力不断增强
     汕头经济特区初建时制定和实施了符合汕头实际的“开发一片,建设一片,投产一片,获益一片”的滚动式开发建设方针,同时充分发挥侨乡优势,采取“以侨引侨、以侨引外、以外引外”等办法,吸引大批海外侨胞回乡办实业。政府加快财政、金融、外贸、投资体制改革,保证各项改革顺利实施,促进了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如今已形成电子信息、纺织服装、玩具工艺等8大优势产业;并建成澄海玩具工艺基地和潮阳纺织服装、精细化工、音像材料生产基地,国民经济综合实力不断增强。1987年全市实现人均GDP比1980年翻一番,1992年实现第二个翻番,1995年实现第三个翻番。1998年人均GDP首次超2万元,成为全国55个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万元的城市之一。2009年全市实现国内生产总值1035.73亿元,工业总产值2241.16亿元,农业总产值104.32亿元。2009年全市人均GDP20382元。成立特区以来,汕头GDP年平均增长12.5%。
     (三)科教文体事业蒸蒸日上
     汕头坚持经济建设必须紧密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的方针,始终重视做好科研事业建设。到2001年,全市有80%以上的大中型企业建立起技术开发机构,有近400家企业同大院大所建立了产学研合作关系。特区还兴办汕头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和汕头软件园等科技园区,形成以区带园、内外联动、全面发展的格局,为高新技术和产业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进入21世纪,汕头实施自主创新战略,大力推进科技进步。特别是2007至2009年,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年均增长20.4%,高于工业产值增幅6.3个百分点;驰名、著名商标和专利申请量位居全省地级市第二位,建立了省示范性产业转移工业园,形成了5个国家产业基地和27个省级技术创新专业镇。仅2009年,汕头高新技术产品产值403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7.54%,成为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城市创建市和广东省科技进步先进市。汕头市逐年提高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鼓励支持社会办教育,通过政府拨款、民间投资和广大海外乡亲的热心捐资,汕头的教育事业得到迅猛发展。汕头的教育质量居广东省前列,在改革开放初期,汕头拥有了由香港知名人士、著名潮籍实业家李嘉诚捐资兴建的汕头大学,汕头大学改变了汕头乃至粤东地区没有综合大学的历史,到2008年,已为社会培养出各类人才3万多人。文化体制改革和潮剧振兴成为汕头市文化建设新的亮点,潮剧、潮州音乐、英歌舞、剪纸、蜈蚣舞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四)人民生活水平日渐提高
     改革开放初期,由于各地发展不平衡,山区、老区等贫困地区、下岗工人和低收入群体的生活问题矛盾非常突出。对此,汕头采取“多渠道筹资,全社会参与”的办法,有计划、有步骤地加快补贴出售住宅、廉租公房、安居工程、旧城改造和各类商品房的建设,引导和鼓励城镇、农村进行住宅楼房化建设,大大改善了人民群众的居住条件。汕头市区人均居住面积从特区建立前不足3平方米上升到2007年底的27.45平方米。城镇居民收入增加,人民生活逐步改善。2009年中心城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81年特区建立初期的408元增加到13651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260元。以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为主体的城镇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
     (五)民主法制建设逐步加强
     汕头市结合特区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立法工作。汕头利用特区立法权制定法规、规章,使特区经济社会管理日趋规范化和法制化。2000年7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赋予汕头市地方性法规制定权,为汕头依法治市、促进经济和社会健康发展,赢得了立法体制上的保障。汕头市结合特区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立法工作,经济和社会管理逐渐走上有法可依的轨道。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日益巩固完善。爱国统一战线得到壮大。村民自治逐步完善,管理有序、文明祥和的新型社区日渐增多,职工的合法权益基本得到保障。基层民主政治建设进一步加强。
 
     三、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和矛盾
 
     经过30年的发展,汕头的面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说业绩是辉煌的。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由1978年的7.29亿元增至2009年的1035.7亿元。1987年全市实现人均GDP比1980年翻一番,1992年实现第二个翻番,1995年提前实现第三个翻番,2009年突破2万元。2009年人均年消费品零售额1万多元,人均居民储蓄存款近2万元。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四大经济特区之一,汕头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但与其他经济特区和其他先进地区相比明显落后了,与全国的发展速度相比,也存在很大差距,汕头的成绩并不令人满意,汕头相对落后的地位并没有改变。汕头人均GDP始终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城镇居民年人均收入、城镇人均住房面积等几个主要的指标也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城市居民恩格尔系数比全国平均高出十几个百分点。汕头的GDP、人均GDP、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和第二产业的增长速度仅仅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农村收入、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增长速度还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汕头的发展势头一直不如人意。汕头特区将如何进一步加快发展,在特区建立30年的时候,重新审视其发展历程,总结经验教训,是很必要的。
     (一)百载商埠,商业优势未能强市:
     潮汕人特有的经商意识造就了汕头的贸易优势和“百载商埠”的地位。可是,改革开放后,商贸优势和传统并没有让汕头富民强市,百载商埠的贸易优势未能奠定坚实的产业基础。1979至2009年,汕头外贸累计出口总额不到目前深圳一年出口额的1/3。目前,汕头的外贸依存度只有50%多,体现不出沿海城市外向度高的特点。对外贸易优势发挥不出的关键在于贸易与产业的相互带动相互促进的关系没有形成。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中前期,汕头发展对外贸易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即政策优势和港口优势。由于当时国家对企业的自营进出口权控制严格,汕头的贸易公司遍地开花,一些人又能够利用各种方法拿到“批文”,加上汕头港可以直接出口,各地货物涌入汕头。时过境迁,当其它地方的企业拥有自营进出口权,出口的限制日益减少、“批文”不再重要,地处“省尾国角”的汕头交通劣势日益显现,周边港口的竞争日益激烈,汕头的对外贸易随之下滑。更重要的是对外贸易对汕头本地产业发展的带动作用没有实现,支撑贸易繁荣的产业基础并不牢固,没有坚实的产业基础,没有具有出口竞争力的大企业,没有强势的出口产品,导致近十年汕头对外贸易低迷滑落。
     (二)诚信为本,信用缺失:
     20世纪90年代末期至21世纪初期,由于经济工作指导思想上出现偏差,一些违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的违法行为屡屡发生,逃税骗税、逃汇骗汇、走私贩私、制假贩假、逃废债务、坑蒙拐骗、“******”赌博,等等,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和社会秩序,破坏了汕头经济特区的形象。信用的缺失使汕头经济特区一度陷入困境。信用是一个地区最有价值的无形资产,信用的受损,最直接、最明显的就是经济利益的损害。汕头GDP的增长从1996年的16.04%下滑到2000年的7.3%,低于全国、全省平均水平;2001年更是出现了18年来第一次负增长,是全省唯一GDP负增长的地级市。原潮阳市2001年1月至9月GDP负增长达到27%。可见,信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壮大、现代社会稳定繁荣的前提。只有构建起完善的诚信制度,建设好有利于市场竞争的诚信氛围,树立起全社会讲求诚信的良好意识,才有可能促进汕头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实现建设和谐社会的最终目标。
     (三)潮商巨贾,外商投资动力不足:
     华侨资源未能成为经济发展动力。侨乡优势是创建汕头经济特区的重要原因,汕头有300多万的海外侨胞。改革开放之后,侨胞的捐赠热情高涨,30年来海外捐赠达50亿,占广东省华侨捐赠的1/8。侨胞捐赠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汕头基础设施和公益事业的发展。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汕头投资环境的劣势开始显现出来。汕头资源稀缺,投资者缺乏成本优势,加之政府服务管理的“软环境”不甚理想,这些都让包括海外侨胞在内的投资者望而却步。截至2009年,汕头30年中实际吸收外资只有78亿美元左右,不如苏州等城市一年吸引外资的额度。30年中,汕头累计核准设立外商投资企业约5800家,至今,仍然存续的只有1000多家。
     (四)城因港兴,港口优势未能发挥:
     海岸资源未能转化为航运物流优势。汕头海岸资源丰富,因港而立、因港而兴,历来是粤东、闽西南、赣南物资的重要集散地和海上门户。适宜建港的自然深水岸线28公里,可建5至30 万吨码头50多个。改革开放后,汕头港一度繁盛,1993年港口货物吞吐量突破1000万吨,1997年达到1360万吨,在全省排第4位;集装箱吞吐量36.6万标箱,在全省排第3位。但此后汕头港的建设管理水平没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十余年港口基本建设投资不到400亿元,不及珠海、厦门港口投资的1/3。大型深水集装箱码头发展缓慢,港口物资集散作用严重削弱,在全国沿海港口中已经成为吞吐量最少的几个港口之一。港口功能不健全一方面造成潮汕地区的出口货物流失到盐田港、厦门港,另一方面也加大了企业生产经营成本,甚至造成本地企业和在汕头投资的台资企业、港资企业搬迁。
     (五)人多地少,资源受限:
     汕头是自然资源贫乏的地区。矿产资源只有19种,主要是价值不高的锆英石、玻璃用砂、钨、饰面花岗岩等。水资源不丰富,全市多年平均本地水资源总量19.2亿立方米,仅相当于全省人均占有量的17%,全国人均的20%。土地资源更是稀缺,全市土地面积2064平方公里,人口却达500多万,人口密度居全国之冠。资源多寡并非决定一个地区穷富的决定因素,自然资源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日本、韩国、荷兰、丹麦、新加坡以及我国香港、台湾等同样是自然资源极度乏,经济却十分发达,关键即在于能否充分发挥技术、人才、制度等资源的潜力弥补自然资源的不足。汕头长期以来走的是粗放型的发展道路,高土地占用、高资金投入的产业发展模式,科技创新的作用不明显,目前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在工业总产值中比重只有18%左右。
     (六)城市品牌效应不佳:
     特区政策和政治影响逐步弱化。城市品牌是一个城市的无形资产,特区的名号让汕头成为了世人瞩目的城市,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窗口和试验田。特区真正的意义并不在于税收减免等的具体政策优惠,而在于中央对特区的关注和特区被赋予的试验权和立法权。从改革开放的大局和趋势出发,国家和省都可以在政策、机制、规划、项目、资金等方面给予特区以倾斜和指导。在特区实践发展过程中,汕头市的无形资产不断流失。近些年来,很多城市更加重视城市品牌效应、无形资产的开发,如珠海底气实足地喊出“前三十年看深港、后三十年看珠澳”;厦门努力打造其海西龙头,海南正全力营造“国际旅游岛”,同样作为经济特区的汕头,似乎逐步被淡忘,似乎逐步被边缘化,特区的金字招牌似乎黯淡了很多。
     总之,汕头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着巨大的矛盾。竞争能力落后、市场腹地缩小、应变能力不足使得汕头的特区优势弱化;中心城市地位下降、外来投资减少;产业基础薄弱,缺少有带动力的龙头产业、创新动力不足;粗放的发展加剧资源紧缺、低成本的城市化区域蔓延使得汕头城乡混合发展,资源矛盾激化;潮汕文化中相对保守和“小生产”意识不利于与其他文化的交融,这些构成了汕头进一步发展的障碍。
 
     四、汕头未来发展定位思考
 
     作为有着百年悠久历史传统的现代化商业城市,作为我国四大经济特区之一,汕头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发挥自己特殊的作用。对于未来的汕头城市定位,可表述为:区域中心城市、现代化港口城市、滨海生态城市和国家经济特区8[P133]。
     (一)加强粤东区域中心城市地位。汕头作为粤东中心城市,担负着自身发展和带动区域发展的重任。汕头的崛起不可能局限于粤东之小隅,一定要利用优势的地理位置确立地缘经济战略格局。目前,汕头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走出谷底,开始进入新的起跑线。如何抓住行政区划调整的有利时机,整合资源,凸现粤东中心城市的作用,在中国的经济版图上寻找汕头自己的坐标,实现汕头经济社会发展的新突破,推进汕头现代化建设进程,是关键所在。
 汕头市是韩江流域、榕江流域、练江流域三江汇集地,是国家经济特区,优良港口、铁路、机场和高速公路等交通网络中心。在广东省实施的东西两翼发展新战略中,汕头市作为广东省东翼的区域经济中心城市,将被视为区域发展的主角,已被广东省定位为广东五大石化基地之一。闽粤赣经济协作区、海峡西岸城市经济圈等合作区域要求汕头发挥中心城市功能。区域中心城市的打造,需要一系列措施。首先,整合汕头、潮州、揭阳、普宁各市,建立“大潮汕联盟”,以此形成汕头崛起的小棋局。潮汕各市同根同源,经济互补性强,理应携手发展,粤东地区也是汕头最紧密的腹地,更有助于整个潮汕地区和潮汕文化的复兴。其次,积极争取加入海西经济区,建设两岸共同市场;沟通长三角和珠三角经济区,发展为大型贸易中心。再次,辐射梅州、赣南、闽西南地区,潮汕地区与赣州、梅州、闽西南等地区有着悠久的经济联系。向中国经济腹地渗透,建立闽粤赣边经济协作区,从而构建“华东南十字路口”经济枢纽,形成独特的整体优势,成为促进全国经济发展的一股新的动力,以此形成汕头崛起的另一腹地,真正发挥汕头作为中心城市应有的整合辐射功能,实现区域性的整体发展。最后,汕头要利用港口的地理位置,发挥亚太地缘门户优势,走进海洋,走向世界。汕头作为沿海港口城市能直接与世界各地连接,以此形成汕头崛起的大棋局,从而形成面向全球的经济地缘战略格局,为中国市场与世界市场相衔接做出积极的贡献.
     (二)以港兴市,发挥汕头港的龙头地位。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发展海洋经济是世界性的大趋势。而港口则是推动海洋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是沿海城市参与区域竞争的核心战略资源,这恰恰是汕头加快发展的优势所在。应该说,没有港口就没有汕头经济的发展。大力发展港口经济,是新时期振兴汕头经济的必然举措。港口资源是汕头参与区域经济竞争的最大比较优势和核心战略资源,是汕头发展大工业、大物流,建设现代化港口城市的先决条件。为此,汕头应大力实施“以港兴市”的战略汕头拥有优良的深水港,是国家交通部确定的全国枢纽港之一,港口在汕头对外开埠一百多年的城市经济发展中历来起着核心功能作用。从汕头港的现实条件分析,汕头港主要由内港珠池港区和外港广澳港区组成。珠池港区背靠繁华的中心城区,历经一百多年的开发建设,特别是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的发展,已形成年吞吐能力超2000万吨的港口群,是目前汕头的主要交通运输港,但也已经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的陆域空间。广澳港区位于汕头市南区达濠半岛,规划建设28个2至30万吨级码头泊位,年吞吐能力超亿吨,目前仍处于开发建设初期,已建成一个2.5万吨和2个5万吨级码头泊位。广澳港区背靠保税区和规划中的南区石化园区,是汕头发展大规模临港经济产业的主要港口资源。与广澳港相邻的汕头保税区,是经国务院批准、目前粤东地区唯一的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享有国家赋予的出口加工、保税仓储、转口贸易、物流展示四大功能,以及与之相配套的“免税、保税、免证”等特殊优惠政策,拥有极其宝贵的功能政策资源,是汕头经济寻求新突破的重点区域。有效利用现有的港口优势资源,将是带动整个汕头经济快速发展的关键所在,力争把汕头港建设成为多功能、综合性、现代化的东南沿海亿吨的重要深水大港,使其成为辐射粤东、闽西南、赣东南的物流中心,建成面向全国、通向世界的航运大通道,使汕头成为区域性高速公路主枢纽,成为内陆城市出海的桥头堡。
     (三)发挥侨乡优势,大力引进外资。以汕头市为中心城市的潮汕地区是我国著名侨乡之一。鸦片战争后的100年中,汕头市成为我国最大的移民口岸,是华侨、外籍华人出入境的主要港口。由汕头出国的人数,长期在国内各口岸列第一位。据不完全统计,当今旅居在海外的潮人(包括潮侨、外籍潮人)有600多万人,分布于4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80%集中在东南亚各国,以泰国为最多。目前,海外潮人约占海外华人的1/5强9[P31]。改革开放之初,设立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四地为经济特区,这一举措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主要目的是为了吸引海外华侨华人和港澳台同胞前来投资建设。海外华侨华人关心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积极参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海外华侨华人和港澳台同胞对国内地投资,对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他们不仅提供了经济快速发展所必需的资金,大大缓解了我国经济建设资金上的短缺,同时也带来了高新技术和先进的管理经验,带动了我国的技术和管理水平的提高。外资的引进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丰富的侨力资源对潮汕地区的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1889-1949年间,华侨在汕头市投资达5315.5万元。“潮州经济之发展,以华侨力量为多,而有造于侨运之发扬,应推华侨汇寄信款之侨批业。潮州商业中之范围广大而有合于通商利济之旨者,则应推运销业,运输土产发展对外贸易,则属出口商之功。发展家庭手工业,辅助农村经济,抽纱业又与有力焉4。”为此,政府管理水平必须不断提高,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但目前效率低下、擅意枉为、各自为政等现象,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侨胞的投资。在加快汕头发展的关键时期,提高机关效能,加强执行力建设,营造侨胞投资家乡建设良好的软环境,也是汕头加快发展的重要保证。
     (四)工业强市,打造城市发展支柱产业。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产业发展始终是物质基础和动力支撑,城市的发展特别是城市功能的提升离不开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和现代产业体系的发展完善。汕头素有“百载商埠”的美誉,随着近几年“工业强市”战略的推进,形成了电子信息、纺织服装、工艺玩具、化工塑料、食品医药、机械装备、包装印刷、音像材料八大支柱产业。澄海区的玩具礼品和工艺毛衫、金平区的包装印刷等18个产业,被授予国家级区域性品牌。但产业集群和产业集聚能力还有待提升,未来汕头产业发展,首先要大力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加快形成以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核心的具有较强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着力推进自主创新和结构调整,在电子信息、装备制造、动漫玩具等优势产业上培育形成一批具有自主品牌和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和产品。主动融入珠三角、粤港澳和海峡西岸经济区,加快以省产业转移示范园区和潮南产业转移园区为重点的产业园区建设。
     (五)增强对台优势,打造对台交流合作“桥头堡”。汕头地处广东省东南部,与闽南、台湾地缘相近、人缘相亲,属下的南澳岛是广东省距离台湾最近的地方,语言上与厦门、台湾同属于闽南语系,在当地有所谓“虽境土有闽广之异,而风俗无漳潮之分”的说法。汕头还是台湾同胞重要的祖籍地和台商投资大陆最早的地区之一,与台湾的经贸文化交流源远流长。当前海峡两岸关系出现重大的积极变化,国家支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粤台经贸合作试验区的设想,为汕头加快发展提供了重大的历史机遇。汕头应积极争取更多灵活开放的政策,搭建汕台经贸文化交流合作平台,增强对台竞争优势;吸引更多台商到汕投资,把汕头建设成对台经贸文化交流合作的“桥头堡”和重要通道,将汕头规划建设成为海峡西岸地区和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的重要发展极。目前已有600多家台资企业在汕头投资创业,台资在汕头市外商投资中仅次于港资,居第二位。汕头市提出,要率先建设粤台经贸合作试验区,充分运用检验检疫特殊优惠政策和支持措施,发挥对台直航航线作用,推进粤台、汕台经贸合作;全力推进粤台合作南山湾科技园、粤台物流园区、广东省海峡西岸合作南澳实验区和台湾农民创业园等载体建设,加强与台湾产业对接;以打造文化旅游品牌为重点,拓展汕台社会文化交流的深度和广度。目前,汕头正加快推动汕头台商投资产业园区建设,重点承接台湾光电和生物技术等新兴产业,引导台资企业参与投资能源、精细化工、造船等对区域经济发展有重大带动效益的产业。现代农业、电子信息、商贸、物流、房地产等,已逐渐成为台商在汕头投资的新热点。
     (六)生态建市,打造海滨宜居名城。汕头市域山水相间,城海相依,“三江吐翠织峦秀,两湾含碧入海城”,江、海、山、林交错融合,构成了汕头美艳独特的滨海景观。世界旅游组织预测,到2015年,人们可以把50%的时间用于休闲,中国将成为全球休闲的第四大市场。汕头背山临海,美丽富饶,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汕头极富休闲个性的生活形态,必将成为倦游思归的城市人梦寐以求的“心灵浴场”。汕头具有建设滨海城市的独特优势,有着美丽的海湾、广阔的河口三角洲平原;丰富的滨海旅游资源;面积广阔的红树林和跨海桥等海滨景观。为此,汕头必须坚持走可持续发展之路,按照生态化要求规划建设汕头城市,将汕头建设成现代化生态海滨港口城市。在生态系统分区的基础上构建以“一心两湾、三城相望、山辐水聚、顺势成环”为特征的多层次、立体化的生态景观结构。建设优美的宜居城市,就要发展绿色经济,建设“绿色”城市,促进“绿色增长”,不仅仅是政府的意志,更是居民对提高生活质量的需求。为此,绿色经济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更是汕头未来发展的方向。“海滨宜居名称”的定位展示了汕头城市生活质量的优势竞争力。要大力提升汕头市综合服务功能,优化空间布局,加大城市建设步伐,建设资源节约型、宜于居住、宜于创业的现代化生态型滨海港口城市,使汕头成为东南休闲之都、现代化滨海人居名城。
     百载商埠汕头带着浓郁的海风潮韵,带着特区的自豪,发展成为今天的现代化港口城市。汕头百年发展的沧桑历程,铸就了潮汕人百折不挠的创业精神。当前,新一轮的发展机会再次赋予汕头新的历史使命。汕头应以全新的姿态,以史为鉴,勇于创新,加快发展,把握发展机遇,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这应该是汕头百年发展史和经济特区30年发展历程留给我们的启示。
 
     ■ 参考文献:
 
     1.陈历明:《潮文化论析》[M].艺苑出版社,1999.
     2.李书吉:澄海县志·都图·埠市附·卷八[M]
     3.温廷敬:大埔县志·民生志上·贸易[M]
     4.饶宗颐:潮州志· 实业志·商业[M].
     5.中国海关学会汕头海关小组、汕头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潮海关史料汇编》[M].
     6.《汕头市志》编纂委员会:《汕头市志》(第2册).新华出版社.1999.
     7.《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
     8.丁焕峰.《汕头市城市定位与发展模式选择研究》《特区经济》[J].2006年8月.
     9. 中共汕头市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国经济特区的建立与发展·汕头卷》[M].中共党史出版社.1996
 
 

标签: 
作者: 
许艳民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