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文化与潮州工艺

    中华传统文化经过几千年的传承,历史衍生演变,必然派生出多姿多彩各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呈现出中华地域文化的多元性和丰富性。潮州文化是属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区域性亚文化。
 
   潮州山川毓秀,人文荟萃,历史璀璨,有丰富的传统文化积淀。自古便有“海滨邹鲁”、“岭海名邦”之美誉。潮州文化是人杰地灵的产物,是文化源远流长的载体。潮州文化形成的过程可概括为:基于唐宋,臻于明清,发展于近代。
 
   潮州尽管地处边陲,但对中华本土的根深文化还是相当尊崇的。潮州文化的底蕴还是中原文化,潮州文化的气脉还是中原文化。但潮州由于相对偏远的地理位置,因大山阻隔而相对闭塞的自然环境,以及社会形态的不同,民情风俗文化观念的差异,又使潮州文化,从历史到现状都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正如曾楚楠先生所说,潮州文化的特点,首先是具有儒雅精致的特色。潮州依山濒海,自然条件相对来说还算优,但自明中期以来,地少人多,生存环境日益严峻,生存竞争越来越激烈。潮人要谋生计,求发展,必须采取灵活多样的方式,以应付生活之需求,这成了与生俱来的自觉。如务农须精耕细作;经商要精打细算;做工要精致奇巧;做人要“儒气”精明……不如此,便难以适应社会及生存的需要。婉约转和的行事哲学渗透于相关活动甚至首当其冲,这种行为方式必然影响到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观念形态,从而造就了潮人追求儒雅精致的文化理念。潮州木雕的“视角多维与视觉平面化”与同名“木雕”的诸如中原、江浙等地相同门类比较,因其细密而显精致,辉煌而显高贵。再如种田如绣花,工艺求“绝活”,饮食讲究工夫等等,则是这种文化理念的具体表现。潮州文化另一个特点就是具有包容和折衷性。由于地域的原因,潮州虽在行政上一直属于“北方”管辖,延续农耕文明的生息方式,但潮人在很早以前,对先进的文化便有一种“兼收并蓄”,“见贤思齐”的心态。潮州文化是在吸纳融合外来文化中不断发展的。潮州地处祖国南疆,在国家历史上的几次动荡时期都保持相对的稳定。随着中原人口逐渐南迁和历代官员相继贬谪,中原正统文化思想和先进技术被带到这里。潮州面临南海,具有得天独厚的有利于向外拓展的条件。近代,由于海禁解除,潮人开阔了视野,从封闭凝固的状态中走出来,外向型经济的发展,使潮人逐步增强了商品意识、开放意识以及对自然科学的重视。由于人口与资源的矛盾,激烈的竞争环境培养出潮人敢于开拓和冒险精神。不少人到海外谋生,他们相信“爱拼才会赢”。从昔年一只竹篮、一条水布“去过番”,到现代社会“赤手空拳打天下”,潮人以艰苦奋斗,自强不息闻名遐迩。这种海洋文化的特征和意识一直延续到现代。潮州借助地域的特性,乐此不疲于港口贸易和一定程度的海洋经济、海洋文明,这一“左顾右盼”状态,自然地渗透这个地域的文化和其它相关艺术门类中。
 
   潮州文化呈现的多元性,是来自潮人的开放心态。潮人敞开胸怀,包容一切。它既融合中原文化,又折衷了海洋文化,同时也吸纳东南亚,西亚文化,包括佛教文化,伊斯兰文化,16世纪以后又吸收了西方文化。从文化性质来说,包容农业文化,商业文化,海洋文化,近代又兼容了工业文化。无论是“儒雅精致”,还是“包容折衷”,这些特征作为生发于民间音乐、戏剧、民间工艺等载体的潮州地域文化精神,不仅自身鲜活而生动,而且具有深厚的传承价值。
 
   构造深厚的潮州文化,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极其重要组成部分。前者展现潮州悠久的历史文化、历史风貌和人文景观,而后者主要是民间工艺的记忆、技能、演艺和民间的习俗、信仰等。潮州市迄今有潮州木雕、潮州剪纸、潮绣、潮州铁技木偶、枫溪瓷烧制技艺、潮州浮洋泥塑,潮州花灯等8项民间工艺及潮州音乐、潮剧、潮州歌册、潮州工夫茶等4项民间演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另有12项被列入省级保护项目。
 
   潮州民间工艺,琳琅满目,光彩照人,是潮州文化中的重要载体,是潮人智慧的结晶。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磨砺,承袭与推陈出新,潮州民间工艺逐渐形成了品类繁多,工艺精湛的完整体系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如驰名中外的潮州陶瓷、潮绣抽纱、潮州木雕、泥塑、嵌瓷、剪纸、麦秆画、金银饰品等,多达四十多个品类。品种繁多的潮州民间工艺在不断成熟和完善的过程中,总是相互承袭、相互影响、相互吸纳、相互促进的。民间工艺的兴衰演变也受潮州文化的滋润、薰陶。
 
   潮州民间工艺从材料到技巧、形式,尽管差别很大,但它们都在精致工巧方面体现自己的基本风格。如潮州1米多高,汇集着几百朵瓷花的三层通雕瓷花篮和2米多高的多层镂通木雕虾蟹篓,其巧妙的构思和精湛的技艺令人叹为观止,真可谓是潮州民间工艺精致工巧的代表作。这种风格的形成源于“种田如绣花”的农业经济方式,是深受潮州文化影响的。
 
   潮州民间工艺精致工巧艺术风格的形成,要靠民间艺人的技艺精湛。只有在雄厚的经济实力支撑下,艺人们才能在工艺技巧上精益求精。明代中期开始,潮州本地区商品经济发展较快,到清乾隆、嘉庆以后,海外贸易的成功,潮人出现了许多富商巨贾,他们将大量的资金投入祠堂庙宇的建筑上,为了显示华丽和富有,不惜工本追求建筑物装饰豪华繁褥,精致工巧,民间艺人为迎合主人要求竭尽心力去追求尽善尽美。清末华侨巨商陈旭年花14年时间,共耗资26万银元营造的潮安彩塘从熙公祠,其中10年时间花在祠内屋架抱厦及所有栋梁、桁、柱等穿插精美木雕装饰和门楼等处石雕群雕刻上,无论是剔透玲珑的镂空石雕还是精雕细琢的木雕,其精美绝伦的技艺,把民间传统工艺推向了极致。此外,潮人还有一种习俗,叫“斗艺”,如在建祠堂装修阶段,由两班甚至更多师傅带领工人,让他们比技艺,比质量,比创新。激烈的竞争促使艺人们不断琢磨,提高技艺,追求精致华美、争奇斗巧。潮州民间工艺许多传世杰作,其中有不少是斗艺斗出来的。如闻名中外的潮州多层立体虾蟹篓,就是清末木雕艺人黄开贤在营建潮州青龙古庙斗艺时首创的,虽然当时只有雕刻半畔蟹篓,但构思大胆,形式独特,影响深远,是木雕艺术创作一次历史性的突破。
 
   潮州民间工艺这种精致工巧的艺术风格的形式,符合潮人的审美意识,又有其思想文化背景。如上所述,由于近代人口压力的加强,商品经济的发展,逐渐改变了潮人的行为方式,影响了潮人的思维方式和美学追求。潮人处事“儒雅”,民间工艺精致、工巧、纤秀的风格就是在这样思想文化背景下逐渐形成。而另一方面,它反过来又强化了潮人这种儒雅精致的文化观念。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潮州热线 http://cztour.czonline.net
浏览次数: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