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爵榕城建桥遗事

    《潮州府志》载:“揭阳县城内桥凡十五道,前此陈爵建桥六道。”明代从天顺至嘉靖80多年间,揭阳榕城建桥15座,包括南宋建造的钓鳌桥,其他14座桥,皆建于明代。清代乾隆四十四年,刘业勤《揭阳县志》载,除征引《潮州府志》所载同者外,增补五座。明代榕城建桥数,史乘所载,难免疏漏。榕城人熟知的大关桥与甲东桥,未见有载。明正德进士黄一道,于城西建大关桥,构建精致,桥基牢固,距今已越490年,尚保存完好。明代遗臣郭之奇,于崇祯十一年,在城东莲花心东侧担水门建甲东桥,并撰“桥铭”。历400多年后,甲东桥仍很坚固,通行桥上,路人称便。明代榕城建桥,超过20座,为历代之最。揭阳知县陈爵率先建桥6座,卓有建树,榕城人称他为“建桥县令”。
   陈爵,字良贵,福建南靖人。明代天顺元年进士,四年授揭阳知县,至成化二年离任。陈爵为改善榕城水陆交通,经实地勘查,运筹谋划,提出“以突出县城中心,四方环拱”的整体布局。在榕城中心地区建太平桥与石狮桥,又按东西南北方位,建东安桥、西清桥、南津桥、北镇桥。《揭阳县志》载:“天顺四年,陈爵于县衙仪门前建太平桥,宽二丈,高八尺。拱形石桥两端各有五级台阶,官员经此桥进出县衙。”陈爵建太平桥,寄寓“太平盛世,国泰民安”的祈愿,具象征意义。太平桥建成后,逢元宵佳节,张灯结彩,举行“迎太平,行彩桥”民俗活动。明末清初,太平桥遭刘公显“九军”拆毁,荡然无存。此后“元宵行彩桥”民俗活动,移至石狮桥举行。陈爵建太平桥后,于成化二年,在榕城玉滘溪建石狮桥。据称揭阳县城之龙脉,源自县西南莲花山,灵气力东行至南北河襟带钓鳌桥“接龙亭”,直冲玉滘溪。故须在玉滘溪建桥,设置“百兽之王”石狮神像,镇住“灵气”,使“灵气”永驻揭阳县城。太平桥被毁后,榕城“元宵行彩桥”民俗活动,移至石狮桥举行。《揭阳县志》载:元宵张灯树,放烟火,火树银花不夜天。有采摘桥栏榕竹翠叶,捎回插门楣、灶台,谓之“采青”。送灯于晚嗣者,望早生贵子,谓之“添丁”。妇女度桥可得嗣,谓之“渡厄”。清初以来,逢元宵节,榕城男女老少带着各自不同心愿,到石狮桥“行头桥,摸石狮”许愿,表达人们美好愿望。祈祝新年平安康泰,吉祥如意。
   《揭阳县志》载,天顺四年,海寇魏崇辉、罗汉宁乱,县城民心震怖。陈爵为保障百姓安全,率众筑土城墙,挖护城河为屏障,据城防守,海寇无机可乘,败退而去。明代从天顺四年至崇祯二年,榕城建“外土城”,构筑东西南北“四门”。陈爵于城门前建“四方环拱”的东安桥、西清桥、南津桥、北镇桥,架设“四门”前的城壕桥,俗称“护城桥”。护城桥不同于其他桥梁,是当年御海寇,筑“外土城”相关的军事设施,起着保卫县城百姓安全的防护作用。陈爵离任后,榕城百姓感念他“建桥遗爱,去而思之”,在双峰寺东侧建遗爱祠供祀。弘治十五年,遗爱祠迁至县衙前街,并树“去思碑”,勒石记事。“去思”是旧时代地方官吏离任后,当地百姓颂扬他在任职期间的政绩,表达“去后留思”缅怀之情。 
 
 

作者: 
郭伟明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