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鮀江辑译局日报》 汕头最早的报纸?

    据资料推算,第一期为1902年3月22日,比《岭东日报》早了40多天
 
     编者按:一直以来,文史界普遍认为汕头埠第一家地方创办的中文报纸是《岭东日报》,但近日在汕头图书馆工作的曾旭波先生发现另一份清末在汕头出版的报纸《鮀江辑译局日报》之后,对前面的提法产生质疑,他根据有理有据的推算,提出《鮀江辑译局日报》比《岭东日报》早出版40多天,应是汕头创办最早的地方中文报纸的观点。本版特刊发此文,期待有识之士共同探讨。
 
     1902年5月,主张维新的知识分子杨沅(季岳)、何士果(寿朋)、陈云秋、温丹铭(廷敬)等人在汕头埠育善街创办《岭东日报》。
 
     《岭东日报》自光绪二十八年(1902)创办至宣统元年(1909)停办,历时八年,是清末汕头埠发行时间最长的报纸。它以主张变法维新为己任,宣传、介绍欧西政治制度和民主,坚持“论列时事乃报纸之天职”,因此报纸不仅在汕头本地受读者喜爱,其影响亦波及潮汕乃至东南亚。或许正是《岭东日报》在汕头乃至潮汕的知名度,以至于至今一直被文史界认为是汕头埠第一家地方创办的中文报纸。
 
     然而,近日当笔者看到了另一份清末在汕头出版的报纸之后,不得不对此提法产生质疑。
 
     报名尚未见任何记载
 
     笔者见到的这张报纸名叫《鮀江辑译局日报》,报头上端写“本局设在汕头德兴市”。报纸用对开纸双面印刷,沿对开纸的中间线留出十字白边,裁切开来便成四张八开共八版报纸。
 
     报纸虽然有八个版面,但却只有四个版面有新闻报道或其它文章,另四个版面全是广告。每张报纸分别按一、二、三、四编序,且一一对应,每一张的一面(版)是新闻或其他文章,另一面便是广告。有新闻或其他文章的版面,中间便留有装订空隔及编序数字“一”或“二”等,其相应的背面即广告的一面中间不留空隔,也不编序。这样一来,如果按预留空隔一面装订成册,广告便会被装订在书页内侧。
 
     报纸版面的栏目设置及顺序大致是“本局特电”、“折件选录”、“论说杂著”、“潮嘉纪闻”、“粤省纪闻”、“京省纪闻”和“各国纪闻”等,每期依据内容多寡而定。
 
     有趣的是,第一版除了报头名称、报社地址、日期、报纸编号等信息外,其余全部是广告,故中间也是不留空隔的,其背面的编序为“四”,内容是“各国纪闻”。因此,若按有内容的一面对折,报头便会被折在内侧而看不见了。
 
     以上特征可以看出,《鮀江辑译局日报》无论从报纸规格、每期张数、版面设计到报纸栏目设置等均与《岭东日报》基本一样。
 
     只不过这个报名尚未见有任何记载。谢雪影《汕头指南》中,对清末的汕头报业,具体报名只提及《岭东日报》、《潮声》、《图画日报》和《中华新报》等几家,之后便说:“自此以后,办报者实繁有徒。于是观潮、民甦、潮声、鮀江等报,陆续出版”(谢雪影《汕头指南》,页115)。“江”两字,很不具体,是鮀江什么报?没有进一步说明,且从文字叙述顺序看,鮀江排在“观潮”等宣统年间报纸之后,可见其所指的“鮀江”,应该不是指《鮀江旬报》、《鮀江辑译报》或《鮀江公理报》,更不是《鮀江辑译局日报》,而有可能是宣统年间的《鮀江潮》。史和等编著的《中国近代报刊名录》,虽然录有《鮀江旬报》、《鮀江辑译报》、《鮀江公理报》和《鮀江潮》(史和等《中国近代报刊名录》,页338-339) 等有鮀江两字的报纸及其创办时间,也未见《鮀江辑译局日报》之名。
 
     第一期疑为1902年3月22日
 
     在《中国近代报刊名录》一书中,只说《鮀江旬报》的创办时间是1902年,没具体说明哪月出版。因编者并未见实物,只是从1905年《大公报》上连载的《报界最近调查表》中转录的,惜为孤证。《鮀江辑译报》和《鮀江公理报》的创办时间则分别是1903年和1904年,且注明后者是前者改名来的。
 
     王琳乾先生在《汕头市新闻史料拾零》一文中,对《鮀江辑译报》的描述只有一句话:“《鮀江辑译报》(后改《鮀江公理报》)一九○三年创办,主持人袁守明”(《汕头文史资料精选·文教卫体卷》,页453)。王文没有说明该报的报社地址,倒是《中国近代报刊名录》中,对《鮀江辑译报》有说明报社地址是德兴街。
 
     前面说到,《鮀江辑译局日报》的局址(社址)在德兴市,德兴街和德兴市,一字之差,但指的应该是同一地方。因为在1903年前后的汕头埠,虽然已是一座国际性开放埠市,城市建成面积不过几平方公里,许多街路都是在民国后特别是1921年建市之后才建成。汕头开埠后,便以商贸为特色。德兴街地方,当年应该亦是集市繁华之地。还有,《鮀江辑译报》有可能就是《鮀江辑译局日报》的简称,就如《岭东日报》习称《岭东报》。如果前面这两方面猜测成立的话,《鮀江辑译报》跟《鮀江辑译局日报》便可以联系起来解读了。
 
     笔者见到的这期《鮀江辑译局日报》,出版日期是“大清光绪二十八年四月十九日(西历一千九百零二年五月廿六日礼拜一)”,报纸流水编号是“日报第五十六号”。“五十六号”即是已经出报56期,日报每天出报即为一期,五十六期就是五十六天。若以1902年5月26日第56期反推,不算休假日停报,即是1902年4月1日为第一期。但笔者注意到报纸正面右边纸印有一行字:“昨日寒暑针 晨八十四度 午八十六度 酉八十三度 虚房星昴日停”字样。“虚、房、星、昴”是中国传统天文历法中二十八宿中的四个宿名,“虚房星昴日停”的意思就是每逢“虚日”、“房日”、“星日”和“昴日”停出报纸一天。
 
     1860年后,西风东渐,基督教传教士不仅把“洋教”传到中国各地,也把礼拜日休息习惯传到我国。特别是维新运动兴起以后,民间人士开始兴办新式学堂,城市的商贾、工贸、文娱等也需有一定的节息规律。起初,他们是按“汉唐休沐之制”,以一旬十天为休息之期,后来干脆参照西方人的这种定期习俗,仿行礼拜七日一息制度,但为了避免效法西教、“以夷变夏”之嫌,于是遂依据中国传统天文历法中的二十八宿值日法,以虚、房、星、昴4日对应西人每月的4个礼拜天,而将礼拜称为“星期”,使这个本来充满基督教色彩的西洋化的作息习惯名称,一变而为只代表天象时间意义的中国化的习俗名称。
 
     故此,《鮀江辑译局日报》的出版周期可以确定为每周出报六期,逢星期日停报一天。故以1902年5月26日第56期反推,则第一期是1902年3月22日。
 
     比《岭东日报》第一期早40多天
 
     那《岭东日报》的具体创办时间是哪年哪月哪天呢?请先看下面摘录的三段文字:
 
     1.王琳乾主编《汕头市志》卷六十六的第一章《报纸》之第一节《清朝末年的报纸》这样写:“汕头的《岭东日报》,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创办,主持人杨季岳,发行所设于育善街,这是汕头创办的第一家报纸……”(王琳乾主编的《汕头市志》第四册,页315)。
 
     2.王琳乾《汕头市新闻史料拾零》(《汕头文史资料精选·文教卫体卷》,页453)又这样写:“汕头有报纸,始于1902年5月”。“《岭东日报》(主持人杨季岳)创办于公元1902年5月5日(清光绪二十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岁壬寅)。报馆设在育善街。该报每份售钱十二文,每逢房云(云,应是“虚”之误——笔者注)星昴停派。该报每期出8开白报纸4页,每页中留摺缝,可摺订成十六开本的册子。在8版中,有一版尽是广告启事,余则登有论说、上谕、时事辑要……”
 
     3.鲁本斯《辛亥革命时期潮汕报刊一隅》(《汕头文史资料精选·文教卫体卷》,页440)一文,《岭东日报》的创办日期则是:“公元1902年5月18日(清光绪二十八年四月十一日)创刊……主持人杨源(字季岳,梅县人),每日出报纸一大张,逢星期六停派。”
 
     三则文字,便有三个不同的首发日期。1901年说显然没有依据,而“1902年5月5日”与“1902年5月18日”接近。而从王琳乾先生文中有“在8版中,有一版尽是广告启事,余则登有论说、上谕、时事辑要……”及鲁先生的“每日出报纸一大张,逢星期六停派”两段描述,说明他们应该没有见过《岭东日报》原报,至少是没有完整地对该报各版之间内容进行考证。
 
     《岭东日报》每期出版4张八开报纸,双面印刷,故有八个版面。但并不是“在8版中,有一版尽是广告启事,余则登有论说、上谕、时事辑要”,而是每张的一面是新闻及其他文章,另一面全是广告。即是说,每期八个版面的报纸,只有四个版面刊登论说、上谕、时事辑要等新闻内容,另四个版面则全是广告。至于“每日出报纸一大张,逢星期六停派”,也不正确。《岭东日报》每天出版四张八开报,虽然是印成一大张,但必须裁切开来才能阅读,因为一大张之间,上下文字是互为对倒的,且顺序亦跨越正背面,不裁切开来,阅读很不方便。此外,该报是“每逢房虚星昴停派”,即是星期天而不是星期六停派。
 
     故此,所谓“1902年5月5日”和“1902年5月18日”,应该是依据后面的报纸期号推算出来的。
 
     笔者所见的现存最早的《岭东日报》,期号是“日报第六十三号”,报纸右边也有“每逢房虚星昴停派”字样,故以此反推,其第一期则应是1902年5月3日。很明显,《鮀江辑译局日报》的第一期1902年3月22日,比《岭东日报》第一期早四十多天。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11.12)
浏览次数: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