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山畲族的起居环境

    畲族的史诗《高皇歌》叙述了畲族的起源与变迁的全过程。从中我们还可以了解到,历史上随山而徙是畲族同胞一般的生活方式。生活在凤凰山这个全国畲族同胞公认的祖居地的畲族同胞也一样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虽然唐、宋以前的迁移行动只局限在凤凰山区及周边范围内,但频繁迁移还是凤凰山畲族同胞生活的一大特点。由于迁移频繁,选择建村地点也不容易,因而畲胞对村落的风水没有形成系统完整的观念。凤凰山区畲家所居之地,主要是按农耕文化的特点,凭借经验选择的山地水田皆佳之处。由于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的压力,有的畲村把缺少资源、环境恶劣的立锥之地也权作为居住地,并代代相续,一住就是数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上千年。
 
   起居习俗
 
   畲族民居的使用有人畜之别、长幼之别和喜丧之别。畲民家中的卧室位于中堂两侧的前后间,前间为“厅堂间”,后间为“后厅间”。家庭户主多住在前间。一旦户主年老,其长子继任户主后,老人便退居到后间。新婚的洞房多设在前间,而老人病危时多移到后间。如果老人一旦死亡,遗体便要移到后厅安放。凤凰山畲族村的房子一般都建得很矮。虽然有的也建有楼上房间,但楼上一般是不住人的,而仅用于存放粮食,堆放杂物及柴火等。
 
   (一)用具
 
   畲族的生活用具包括卧室用具、厨房用具和厅堂用具三大类:卧室用具包括床凳一付(二只)、床板一付(床板要单数,忌双数,通常为五片或七片杉木板组成)、草席一领、棉被一领(被面通常为印花苎麻布)、少数富裕人家还有苎麻蚊帐一领、双抽屉桌一只、衣橱一只(富裕人家的衣橱有精美的木雕,如凤凰牡丹、八仙过海等图案)、妆镜台一只、马桶一只(加盖子)以及苎笼一只。家具多用桐油漆,颜色为朱红色;厨房用具包括饭桌一只,长、短凳若干。灶多为土灶,灶上可放两口不同口径的铁锅,配木制的锅盖、木瓢、洗碗用的木盆、油瓮、盐瓮和茶壶,另外还有一担大水桶和一只被称为“灶头桶”的小水桶;厅堂的用具多为一只或几只八仙桌,用于祭祖或办喜事、丧事时举家聚餐用。有的家庭厅堂还有一条长桌,上面摆香炉、烛台等。没有长桌的厅堂,香炉等物平时只能放在厅堂两侧门上俗称为“神堂”的神龛里面。
 
   (二)建房
 
   畲族同胞建房或做家具通常都请邻近的汉族师傅来做。如果村内有本族泥木师傅的,也请本族的师傅来完成。畲族同胞对这些师傅的称呼也有特别之处:建房子的泥木匠被称为“大木师傅”,而打家具的木匠被称为“细木师傅”。畲族本身的“大木师傅”多于“细木师傅”。大木师傅建房凭借的是经验。建筑也有设计图纸,但非常简单,没有严格的比例和示例,只标各项尺寸,属于简额头一类。绘制草图后,师傅便在家备料,等候择日开工。
 
     在凤凰山区畲族村,建房是件大喜事。由于畲村成员群体属于初级社会群体,彼此间以血缘为纽带,关系密切。所谓“山哈,山哈,不是亲戚,就是叔伯” 。因而只要一家建房,全村人便会前来相帮。邻村的亲戚朋友也会责无旁贷,只要有空,就会主动过来帮忙。毕竟以后自己也要建房子,也需要大家的帮忙。帮工建房的这些亲戚朋友为主人干活时,是没有工钱的,主人家只管饭菜,当然还有酒。由于建房帮工的都是非专业的,所以干活只能在空闲时间进行。这样也就形成了习惯,即多在农闲时建房,农忙时少建或不建。畲村的这种建房习俗到十几前年还延续着。《建房歌》生动地描述了凤凰山区畲村建房的场面:
     一岚大树在湾上,好好拣条作楼梁,做木师傅截柱料,寻龙先生隔地场。
     新楼就起在湾上,四周环转绿竹行,又去扬州择日子,难为叔伯帮一帮。
     师傅来看好地场,手掏曲尺就去量,起工架马就扶木扇,吉时吉日来上梁。
     梁那上了无瓦盖,又去扬州买瓦来,肩头只担百二五,好个曲蹄讨船载。
     起座瓦竂在湾滨,大树做柱细做桁,竂上竹桌竹家椅,竂下石磉石门框。
     起座瓦竂在湾边,地下又使板批平,地上竂柱錾十字,脚踏门档“唧唧”声。
 
    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加上经济活动频繁,村民各自的工作也慢慢地专业化了。以前的这种以血缘关系维系着的初级社会群体慢慢次级化。“一家建房,全村相帮”的这种景象现在在各畲族村中已基本绝迹。
 
   虽然凤凰山畲族村创村之时不那么注意风水,或许是根本就没有条件去讲究风水,但畲家建房最忌“无风水”和“无日子”。动土建房要择日,房屋座向忌朝水源。先是选择一黄道吉日定基,要在建厅堂的位置埋下“七宝”。“七宝”包括麦、豆、茶叶、铜钱、灯芯、竹钉七样物品。要先行平整房基,再请大木师傅“驾马”。然后开始用斧劈木扇料,接着再“扶木扇”,搭成一座房子的空木架,上披一层薄薄的瓦片。日后再完成筑围墙、加板壁、铺楼板等工序。且建筑过程中存在诸多禁忌:筑墙时忌小孩哭;八月忌筑墙;楼梯忌朝外放;一根木头忌一半建房,一半做棺材;忌倒用木板;床板忌用砍后不发芽的树(如松树)做材料;不开正对照壁的后门等。按照凤凰山区的实际情况,一般都不是富裕了才建房,许多建房者其实经济都不大宽裕,所以建房周期相对较长。基本上都是先做一部分,等有了足够的积蓄后再继续,一般房屋的建设周期要3-5年。
 
   “扶木扇”,即上梁。这是建房过程中的大事。因而有诸多讲究:对栋梁的选择忌用独木(即旁边没有子孙苗的独树);砍栋梁材时不能让其朝山下倒,且该树的树皮不能烧火;要绘制鲁班的神牌挂在横楣中央,两边各挂一只小木槌,接着还要摆好香案,供上猪头一个、鸡一只、咸鱼一尾、豆腐等斋品五碗、水酒三杯、茶水二杯;此外还要准备草鞋一双、布鞋一双、雨伞一把、文房四宝一套、镜子一面、胭脂一盒、梳一把、绣花线一束、红布一至二丈。上述物品准备好了之后,要鸣炮“请鲁班”。所有这些物品祭祀之后全部归大木师傅所有,并将其全部带回家。
 
   (三)   砌灶
 
   在凤凰山畲村,砌灶,也称为“起灶”。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建设项目。大凡建灶时要先择好日子,按年份择出吉月吉日吉时,并确定灶门的朝向。灶门多数是座东向西,忌朝东。砌灶时要与建房一样,安好“七宝”。砌灶完式之后,在还没有点火之前,忌生人进入厨房。砌灶之前要先给师傅红包,作为对师傅尊敬的表示。师傅拿了红包,会更加卖力,把灶做得更好。红包的数额通常为4元、8元或者12元。完工之后再按双方已商定的工价付还工钱。
 
   (四)   进宅
 
   按照凤凰山区畲族同胞的习俗,新屋落成,要择吉日良辰入宅。为预祝般入新居后能六畜兴旺,乔迁新居时要带公鸡和狗,如果家有耕牛,牛角要扎上红布。在乔迁新居的路上,家人要手执火把或提灯笼,象征生活自此红红火火。途中,一定要确保火把或灯笼的火不会熄灭,这可是般迁的大忌。户主要肩挑一担“椿柽”内放祖公的香炉、斗灯和陶钵。所谓斗灯,实际上就是内中装满大米的红漆圆斗。米上盖一张红纸,十双筷子就插在红纸上,筷子用红丝线连着。旁边放剪刀一把、尺子一把、镜子一面、秤一把、小油灯一盏。陶钵的边沿涂上泥土,内装燃烧的木炭和茶圈(压成圆形的茶油渣)。由于炭是燃烧着的,所以一路上要往钵里撒盐以控制火焰,盐受热就会发出噼啪的声音,好象打鞭炮一样,象征发丁发财。有的畲村入宅时也有燃放鞭炮以增加喜庆气氛的。
 
   乔迁的人家要排好队,人手拿一件家用物品,依次进入新居,户主口念吉词。进入新宅后,将祖公的香炉、斗灯等到移到厅堂的几桌上,点燃香烛,举家跪拜。朝拜后将祖公香炉放置在神龛。礼仪过后,要举办酒宴,称为“入厝酒”。亲朋好友会应邀带着贺礼,前来赴宴。
 
   环境保护
 
   从现有凤凰山区的畲村看,村落大都是三面环山,村民背山而居,开门见山。《高皇歌》中的“广东路上已多年,蓝雷三姓去做田,山高作田无米食,赶落别处去做田。”诗句,描述了畲族同胞传统的农耕生活。畲胞自称自己为“山哈” ,即山中的客人。所谓“近山吃山”,山无疑是畲族同胞的衣食父母,因而向来非常注重对村落及周围环境的保护。我们走访过的畲族村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依山傍水,山清水秀,环境整洁。虽然村民生活相对比较贫困,但村民还是有较强的环境保护意识。各畲村中很少有其它山村那样家禽、家畜到处走,动物粪便、垃圾杂物随处可见这样的脏、乱、差情况。
 
   一、水资源的保护
 
   凤凰山区水资源丰富,山坑沟渠纵横交错。以传统农业耕作为主要生计的畲族村,在创村之时就要把水源作为考虑的必要条件。从调查中观察到,所有畲族村的村前村后都有哗哗的山泉水流过。所有的畲族村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水清山秀。这些清澈见底的溪水,除了 “为有清泉源头来”之外,更重要的是各村对水资源的保护意识。
 
     水是畲乡的一大景色,它为人们的日常生活、田园耕作提供了必要条件。毛主席说过,“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干净的水资源更是生活的必要条件。没有干净的水,对于生活在山的人来说同样地是不可思议的。
 
     水是自然给人类的礼物,是千万不能浪费的。在走访中有这样的一个小插曲:在凤坪村一位老太太洗菜用很少的水,分二次洗,洗后将洗菜水洒到门口种的向日葵上,没有将之作为污水倒掉。而小溪就在她家门口流过,取水极为方便。我们好奇地问老太太为何不多用些水洗?老太太说你们城市人不知水的贵重,我们要省着用,千万不能浪费。老辈人有教导:浪费水的人,死后是要还“水债”的。这水债与人在生时犯下“十恶大罪”一样要受到阴间最严厉的惩罚。畲族同胞的这种注意保护水资源,节约用水的观念自古以来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这种观念对于凤凰山外的潮州汉族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小时候也听说过“还水债”的说法,至此笔者才能真正理解它的深层涵意。
 
   二、树木的保护
 
   凤凰山区各畲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注重树木的栽培,只要适合种树的地方都无一例外地种上了树木。所有的村落都是树木成荫,空气清新。凤凰山区的各畲族村中都有参天古树。在畲村的村口、后门山或者村旁的附近都留有拔地参天的松、杉、樟、榕、柯、枫等大树。这在其它地方很难见到。树木既防患山野之风的侵袭,调节气候,又保护村周围的水源,防止土壤流失,村中族规严禁任何人砍伐。《雷氏族谱》中的《家训》中对此有严格规定:“山内老树,祖宗手泽所存,原以保卫风水,任意砍伐,根株殆尽,殊非克肖,子孙嗣后,务必爱惜,留录成林,庶郁郁葱葱方成一族观。”
 
     畲族同胞认为树是有灵性的,能够为村中带来好的风水,因而要加倍呵护。村前村后的那些参天古树,被认为能培荫村落的“风水”。被称为是“风水”树。畲村中普遍有冬至贴“冬节丸”的习俗,这些风水树也能享受到畲胞为之贴冬节丸的待遇。可见风水树在畲胞心目中的地位。对“风水”树的破坏,会破村中好风水。谁破坏了“风水”树,都会受到族人的一致斥责,甚至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作者: 
NULL
来源: 
中国潮州
浏览次数: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