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宫的发现

    陈成业先生不但是我市凤毛麟角的特级点心大师,而且是文化遗产的热心保护人士。日前以欲把某古建申报为文保单位事来找我协助,谈及这座古建为“大使古庙”,让我“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与之同往现场,终于有了新的发现。
   二十多年以前,我开始关注地方文化的时候,就已从乾隆《揭阳县志》卷二的“寺庙”一目中,看到关于大使宫的记载。县志的记载说这座宫庙是为奉祀护送三山国王封号的使者某指挥(官名)而建。
   三山国王是揭阳土产的著名神祇之一,由其分灵的庙宇己遍及粤东城乡,就是台湾也有两三百座,但是“大使宫”却只有一座,作为三山国王信仰的配套建筑,它的历史,社会价值高不可估。揭阳利用开发“三山国王”民间信仰这一文化资源,因为有了大使宫,而会有许多文章可做,这是揭阳以外别的地方只能表示羡慕之至而已的文事。回想本世纪之初我专业从事文物保护行政工作之后,多方寻觅此宫而不得,原以为它已湮灭于历史的烟尘之中,没想到经由陈成业先生的指引而一朝发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即此之谓也哉!
   大使宫在北环城路灰炭桥(今称红桥)东50米处,地名为围尾宫。有“大使古庙”的匾额,以及光绪七年八社信众捐资重建的款识,俱留于花岗石板之上。这一点与《揭阳县志》记录有异,其志称其“在北门内”,现在的地点则是“进贤门东偏”。说明光绪七年旧城有过改造,于是大使宫易地迁建于今址。
   门前有一小河,称“宫前溪”。溪畔有巨榕一株,盘根错节,有关部门认定为120年前所植,为二级名木古树。庙的周边环境,堪称优美,就是将来片区改造,留此古迹,也于城市自然、人文生态有助。近些年来,不断有人请我帮助提供文保单位的申报材料,若与旧城改造有冲突,我一般都会婉拒。而保留此庙意义重大,我乐于助一臂之力。
   大使宫的发现,意义深远:一、它是榕城现存最古老的庙宇之一。民间传说城隍庙也建于宋代,文献无证,不足采信;揭阳孔庙是南宋绍兴十年置县所建,时间确切。三山国王受封,在于北宋初年,故大使宫的创建,应在它的前头。这也许就是后来县城选址于此的原因——先有大使宫,后有揭阳城。二、它是揭阳神庙建筑的范本。三山门、二进。屋顶成“工”字形。“1”的两侧分置“龙虎井”以供烧冥纸。与民居之需要建设“天井”不同,神庙为神祇栖居,宜以阴为象,通风采光尽量封闭。榕城明清所建神庙,如涂塔宫等皆效此法。三、它是揭阳具有感恩之心的历史见证。揭阳是小地方,出产的神祇能得到朝廷的封号,这是让人感戴莫名的“天恩”。所以护送圣旨而来的使者,人们也不忘以建庙纪念的隆重方式予以报答。如同北门关帝庙,因为慈禧太后、光绪皇帝联名颁赐“威宣南海”匾额,丁日昌与当时姚姓的知县连忙刻碑志感一样。懂得感恩是一种文化自觉,应当传承发扬。大使宫应成为揭阳道德历史的一座丰碑。四、它是研究三山国王民间信仰的重要载体,作为主神“配套”建筑,全国仅见,有许多文化内涵可供发掘阐释。
   也许,揭阳未经发现的文化遗产尚多,大使宫的“突如其来”就是一个证明。

作者: 
NULL
来源: 
揭阳日报(2012.10.08)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