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濠”一词小考

    达濠确切可考的年代恐怕只能从北宋开始。
 
     北宋皇祐四年(1052,北宋中期)河渡威武寨遗址。在达濠东南五公里。
     北宋绍圣三年(1096)岗背迭石石刻。在达濠西四公里。
     全文:“东都王凰之吴越钱颐仲因过此地见此石有人留题遂立马观之是处巨石平然可爱次日携酒乐饮扶暮而还因兴命工刻石谩记岁月耳绍圣二年三月”。旁另有一石字迹难辩,年代当更加久远。
 
     宋代,潮州有三盐场,其一为招收场,位于今濠江区内。
 据《宋会要》 食貨二三 :“湖州湖州 (当作「潮州」):六萬六千六百石。小江場:二萬七千石,招收場:一萬八千石;隆井場:二萬一千六百石。” 
 
     元代,招收场下辖大柵、洋背柵、雞岡柵、青嵐柵,上浦柵。设收招管勾司于大栅。明代仍之,设盐课司,仍置于大栅(今濠江西岸下衙、岗背)。
 
     1,据《元一统志》卷九潮州路土产 盐 中写道:招收場在潮陽縣北(當為東)二十里,所轄大柵(大册、位于今下衙、岗背)、洋背(今华新)柵、雞岡(今凤岗)柵、青嵐柵(青嵐當即青籃),上浦柵。 
 
     2,“邑之盐场二,其一曰招收场盐课司者,基在大栅,原设大使一人,攅典一人,总催七人,盐课凡七千七十引有奇,初场本故元招收管勾司也。” ——明隆庆《潮阳县志》 卷九 官署志
  
 
     3,“招收鹽場在縣大棚(即大柵)邨,元置招收句管司,明洪武二年改為鹽場,今置鹽課司。”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廣東》(第16册) 洪亮吉 
 
 
     宋元今濠江区属潮阳县奉恩乡。(除今濠江区,奉恩乡还包括竹山都、直浦都,即今河溪、西胪、关埠、金灶一带。)
 
     明代。洪武十四年(1381),改十四团为十六都。招收都、砂浦都与今濠江区范围相当。
     (一)从茂洲开始往北,葛园、珠浦、磊口、礐石、葛洲、澳头、东湖,大致为砂浦都范围。
     (二)河浦、玉新、滨海、马滘、西墩、达埠、赤港、青篮、埭头、三寮、河渡、广澳,大致为招收都范围。
 
     明隆庆六年(1572)《潮阳县志》卷六《舆地志》乡都中,“踏头埔”、“赤港”、“青林”分别就是现在的达埠(达濠埠简称)、赤港、青篮。
     在明代,还没有出现“达濠”这个词。不过很明显,“踏头”、“达濠”只是一音之转,两者读音非常接近,只是写法的不同。
 
     在清光绪十年(1880)《潮阳县志》卷四〈乡都〉中,“赤港”、“青林”名字没变(在光绪《潮阳县志》其他地方写作“青蓝”),“踏头埔”变成“踏头埠”。不过,“踏头埠”这个词仅在〈乡都〉里出现一次。在光绪县志涉及到达濠的其他地方都写作“达濠”或“达濠埠”。显示在有清一代,“达濠”一名已取代“踏头”一词。
 
     作为村落本身的“达濠”,大概形成于宋代。
 
     在宋代以前,整个潮汕地区还未得到完全的开发,人口亦不太多。达濠可能已经有村落,但本身规模应该很小,史籍中没有留下记录。
 
     而作为一个词汇——“达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
 
     康熙五十六年(1717)建达濠城。
 
     在此之前,
 
     (顺治)四年/1647,招砂盗起……骁少张礼浪游达濠,众遂拥礼为渠长……
     (顺治)七年/1650,郑成功至潮阳击达濠诸寨,杀张礼。
     (康熙十九年/1680),官兵会勦达濠,邱辉下海遁,达濠平。
     康熙九年邱辉受郑经伪劄开府于达濠埠。
     ——均引自光绪县志 卷十三纪事      
 
     光绪县志成书于1880年,距离建达濠城已过去了163年,“达濠”一词的使用已经很久,建达濠城之前的称谓也自然会使用“达濠”来表达。不过,江日升所著〈台湾外记〉在述及“张礼”、“邱辉“时出现有“达濠”一词。(江日升康熙中在世)。例如“順治六年己丑(附稱永曆三年)春三月,成功留黃廷、洪政守浦之羅山嶺……時張禮踞達濠、霞美二寨,糧甚足。”另外,在《从征实录》中永历四年(1650年,清顺治七年)也有“達濠埔”、“達濠”、“達濠寨”的写法。(《从片实录》是郑成功麾下户官杨英所写。)
 
     在光绪县志卷十五选举中,在明代属今濠江区内的籍贯只有两种,砂浦人,或者招收人。
 到了清代,则出现濠浦人、砂浦人、达濠人、赤港人、青蓝人、葛园人诸称。不过,有一例外,即清代举人,林开春。顺治十一年(1654)甲午中举,注明“招收人”。(顺治在位十八年)
 
     明代隆庆后是万历、天启、崇祯。天启、崇祯光绪县志无相关记录。
     举人
     万历十三年(1585)乙酉 
     邱应麟 招收人,普宁籍,官乐平县知县。
     万历(1573-1620) 
     陈明职 招收人,拔贡,官靖江府长史。 
     叶郁 招收人,官训导。 
     万历时犹称招收。表明“达濠”一词尚未出现(此时的达濠称作“踏头埔”)。
 
     综上,在〈台湾外纪〉中,永历三年(顺治六年,1649),即出现有“達濠”一词。
 
     在《从征初录》中,永历四年(顺治七年,1650),也是写作“達濠”。
     在〈光绪潮阳县志〉卷十三,顺治十一年(1654),举人林开春注明招收人,与明代相仿。
     而〈隆庆潮阳县志〉显示,洪武至隆庆均未有“达濠”一词出现。当时达濠称作“踏头埔”。而 在了〈光绪潮阳县志〉卷四“乡都”仍延用“踏头”两字,写作“踏头埠”。“埔”、“埠”音近,暗示进入清代,达濠的面貌已经发生了变化。同书(光绪潮阳县志)其他地方均写作“达濠”或“达濠埠”。达濠城建于康熙末,但可肯定,在建达濠城(1717)之前,已有“达濠”一词的存在。
 
     从“踏头”到“达濠”只是一音之转,名字的变换缘于达濠地位的转变。在明代,招宁司巡检、招收盐课司均设于濠江西岸的大栅(大册,今下衙、岗背一带),而随着朝代的更迭所带来的阵痛——郑成功在东南与清朝的拉锯,迁界与展复,邱辉踞达濠到下海遁投入台湾,最终以达濠城的建立画上句号,这时达濠真正确立在潮阳县县东区域的中心地位,走上历史的前台。(招宁巡检司署、招收场大使署、达濠营守备均设于达濠城内。)其行政中心地位依然延续到今天。
 
     附下载:
     隆庆〈潮阳县志〉
     光绪〈潮阳县志〉
    〈台湾外记〉
    《从征实录》
 
     虽说大部分的村落至早只能溯源于宋代,但并不是说在宋以前此地就荒无人烟。只不过是史料阙如,没有记载而已。
     饶宗颐《韩江流域史前遗址及其文化》一文“各县发现遗物时间地址表”中,显示澳头发现有新石器时代陶片(发现于1946-1948间)。另在《潮瓷说略》(日文)一文中也可看到在澳头曾出土一个完整网纹水瓶。
     此二文见于〈饶宗颐潮汕地方史论集一书。显示至少在五六千年前甚至更早,在这片土地即有人类活动。当然,他们属于当时本土的土著民族,是西汉居于此地的越人的先祖。
 
     “达濠”一词出现至今已过六个甲子,不过,达濠本地人说“达濠”时发音实为“踏濠”(da hao,而我们知道“达”潮音跟“毒—dak“是同音的),显示“踏头埔”在口语中的生命力。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潮学网 http://www.chxw.net
浏览次数: 
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