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文化的两面性

    文化既可成为前进的动力,也能成为前进的包袱。潮人既然有别于其他的两重文化体系,说明其文化包袱也比别人的重。自然人也好,社会人也好,小至家庭,大至国家、民族,在前进中都必须及时地卸掉过时的包袱,才能轻装前进。因此我们必须分析,潮人在前进中,哪些传统是需要继承的,哪些包袱是要及时卸掉的,有的则要彻底抛弃之。
 
   文化中最具表象性的就是语言。汕头话属于闽南语系,是汉语中词汇最古老、发音部位特殊、声调最多也最难学的语言。这就带来了它的两面性,其艺术表现力强,而普及交流功能弱。
 
   汉语本身具有两种功能:做为人际交流的工具,语言应该逐渐由小范围向大范围转化,方言应该逐渐退出交际舞台;但汉语方言还有另外一种功能,就是其负载的音乐性。汉语普通话从古至今,将多种声调简化为四个声调,而方言中的声调都比这多,尤其是汕头流行的闽南语系,多至八个声调。这是一笔艺术的丰富遗产,因此在戏曲表演、诗词的吟诵、在影视作品中表现特色人物以及在世界人群中寻找同乡知音等,都离不开方言。因此方言在这些场合是不能取消的,仍然有其生命力。但在固守方言的同时,应该尽快熟练运用普通话,以便加强与国内各界的联系。
 
   理论上搞清,措施就应该跟上。例如:公务员必须要求会普通话。公务会议必须讲普通话。招考公务人员,从“会讲普通话者优先”(暗含以讲方言为主),转为“以普通话为主,会潮汕话优先”。现在方言的重要支柱是语言传媒电视、电台。许多老百姓因为有潮语节目做依赖,所以不看普通话节目,客观上限制了潮人的视野。应该是艺术类节目以方言为主,新闻类节目以普通话为主。这也是全国各地方言区的共同规则。撤掉方言传媒这个拐棍,普通话必定能在潮汕茁壮成长,而同时,方言艺术也能得到很好的保存。
 
   传统文化同样具有两面性。它带给汕头发展的好处是,由于传统文化的积淀深厚,使得潮人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多能保住道德底线。由于崇尚教育,很少有毁坏学堂、诋毁师尊之事;由于崇信佛道,追求积德行善,很少乱杀无辜;由于崇信神鬼,很少挖坟掘墓之事;由于崇尚公平竞争,很少造假致死之事;由于崇尚卫生,很少从事捞地沟油之事;由于崇信智谋,潮人多佩服欺骗而鄙视小偷;至于抛弃妻子、遗弃父母、同族淫乱等也极为少见。
 
   我们现在更应该面对的是传统文化带给汕头发展的负面影响。其一是强大的大陆文化道德评价、思维惯性、逻辑根据等,对海洋文化的天生排斥与拒绝。由于人们多年从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中所受到的几乎都是五千多年所积累的大陆文化成果,因此会习惯性地认为海洋文化发育地区“不守规矩”“好打仗”“不守道义”,甚至索性像封建皇帝一样。认为都是“海盗”,把海洋文化的基础商品经济说成是“海盗经济”。以至把市场经济的本质属性“投机倒把”看成是罪。很明显,这种观念不改变,市场经济是无法发展的。
 
   其二是封建礼教遗留的弱点对发展的制约。潮人的祖先多是中原贵族和名望之家,进入古代东南蛮荒之地后,始终以“旧时王谢堂前燕”自居,长期以来在信守“忠孝节义、礼义廉耻”的道德信条外,同时也形成了严重的尊卑有序的等级观念。不仅傲视本地原住少数民族,也傲视一切“外乡佬”。这种情况就是人们常说的“盲目的妄自尊大”,古代就叫夜郎自大。这不仅妨碍了对先进人才与技术的吸纳,更主要的是阻碍了人们素质的提高。而这不能不说是汕头特区落后其他特区的一个重要原因。个别人甚至走得更远些,如潮汕男人极爱面子,俗语说“无面大如死父”,为了维护面子,有时妄自尊大,有时又会妄自菲薄,于是就会产生他们骨子里有一种对外国人仰视、对内地人歧视的态度。与外国人做生意,人们知道守规矩,而与内地人则总想使用一些伎俩。这是典型封建社会长期形成的“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的腐朽思想在作怪。汕头企业与内地企业的成功合作较少,这就是致命的原因之一。与此有关的还有一些细节的陋习。例如以掷茭抔判定吉凶以做决定;在公务活动中介入风水中的非科学观念等等,都应该尽力摒弃。
 
   其三,沉重的家族观念。潮汕的许多村落仍然是同一个姓氏的人聚族而居。在这样的大家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人几乎掌握着所有的话语权,甚至谁当书记、谁当村长,实际上都是“族长”说了算。虽然表面上并没有族长的称呼,但村镇建设的事,多是“老人组”议事的结果。如果这个掌握大权的领导人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党员,那么这个村就一定是个事事先进的模范村。反之,则会以各种封建信条阻碍发展。在家族土壤中成长起来的家族企业,一旦壮大起来,几乎要负担全村公私事务的运转,以至不堪重负。最后为了自保,往往采取分家经营,导致潮人在家乡办企业,小富则安,大富则分,较难适合大企业的形成。还有在企业与事业发展中,家族与亲戚过多地介入非理性影响,而决策人往往难于冲破家族影响的藩篱而因此影响客观、公正的决策。这些也是要逐渐克服的。
 
   海洋文化是汕头文化的重要特征,华侨文化、侨批文化、特区文化都属于这个范畴。它是汕头文化新的增长点,但它同样具有两面性,尤其在初期自发的野蛮阶段的经验,对现代海洋文化的负面影响更为致命。
 
   其一是不守规矩的天性。古代的海上生产活动富流动性,既没有行政地域概念,也缺乏国家归属观念。由此达致对大陆文化法制与规定的陌生与疏离,尤其对那些非道德犯罪的制度犯罪(如走私、漏税)以及商品交换中的各种规则。这些与现代社会是格格不入的。
 
   其二是崇尚体力、武力、实力,忽视智力、文化与其它非物质力量。这种初期海洋文化的特性一旦进入现代海洋文化时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势必会成为新时代的堂·吉诃德。
 
   其三是不忠诚地履行契约。这是现代海洋文化商品经济中的大忌。不管自己出现什么异常情况,哪怕是天灾人祸,也不能改变契约的履行,更不能以“杨白劳”式的阶级斗争理论去强辩。否则一旦触犯了这个铁律,就会被市场所抛弃。
 
   这些都对汕头的发展形成了负面影响,是我们在强调文化强市时所要克服的。
 
 

作者: 
NULL
来源: 
潮人在线 http://www.chaoren.com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