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国的汕头酱油业

    汕头埠早在光绪三十年(1904)便有豉油广告,从这些广告可看出,汕头埠民国时期的酱油生产行业,已基本走出作坊式的生产模式而步入工业化的生产模式。其具体的生产类型有两种,一种是兼营生产型,另一种是专业生产型。
 
     酱油俗称豉油,主要由大豆、淀粉、小麦、食盐经过制油、发酵等程序酿制而成的。酱油除食盐的成分外,还有多种氨基酸、糖类、有机酸、色素及香料等成分。我国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掌握酿制工艺了。酱油一般有老抽和生抽两种:生抽较淡,用于提鲜;老抽较咸,用于提色。
 
     酱油是由“酱”演变而来,早在三千多年前,周朝就有制酱的记载了。而酱油之酿造纯粹是偶然的发现,酱油起源于中国古代皇帝御用的调味品,是由鲜肉腌制而成,与现今的鱼露制造过程相近,因为风味绝佳,渐渐流传到民间,后来发现大豆制成风味相似且便宜,才广为流传食用。而早期随着佛教僧侣的传播,遍及世界各地,如日本、韩国、东南亚一带。酱油之制造,早期是一种家事艺术与秘密,其酿造多由某个师傅把持,其技术往往是由子孙代代相传或由一派的师傅传授下去,形成某一方式的酿造法。
 
     汕头埠早在光绪三十年(1904)便有豉油广告。时《岭东日报》上有一则“和清洋行告白”,称“本洋行现办到各色杂货发售,贵客光顾请认招牌为记”。“和清洋行”是一家日本商人在汕头育善街开设的杂货行,其发售的杂货均是从日本进口来的“东洋杂货”,其中便有“日本豉油”。
 
     汕头埠的酱油业并未见相关史料有具体记载。饶宗颐《潮州志》中,没有把它作为一个独立行业记载,其他史料亦只是把它归入酱园行业中,且很不具体。这或许是与该行业本身在近现代的生产方式仍然多为家庭式作坊及师徒传承,客观上限制了其生产规模有关。汕头本地生产的酱油,虽然未见记载最早始于何时、哪家厂生产、什么牌记,以及市场销售情况,但我们从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的报纸上,仍能零星地看到一些有关汕头本地酱油的广告。从这些广告可看出,汕头埠民国时期的酱油生产行业,已基本走出作坊式的生产模式而步入工业化的生产模式。其具体的生产类型有两种,一种是兼营生产型,另一种是专业生产型。
 
     兼营生产型在整个民国时期都存在,其特点是多为罐头企业兼营生产,当然也有其它工业企业兼营生产。
 
     如1925年8月12日《汕头星报》上有一则同化罐头厂的广告,其产品中便已有酱油系列的产品。同化罐头厂是华侨谢德茂于上世纪20年代初在汕头埠北海旁创建的一家以生产罐头为主业的工厂。该厂注册资本二万四千元(银元),年产罐头产品二万八千箱,有男女工人近五十人,这在当时汕头埠同类工厂中算是最大的一家了。汕头罐头工业的原材料,多是潮汕本地的果蔬如龙眼、荔枝、菠萝、竹笋、青豆等土特产,生产季节性较强,因此该厂也兼生产酱油。所产的双狮塔唛黄标酱油、金标酱油和蓝标酱油,行销潮汕各地甚至远销到东南亚各国。
 
     振球罐头厂创办于1917年,注册资本亦是二万四千银元,其在上世纪20年代跟同化厂一样是汕头埠的大型罐头企业之一。30年代中后期,随着汕头罐头行业因世界经济危机走向低谷而业务大为萎缩。1947年10月6日《大光报》汕头版这则酱油广告,道出其主业已经转型,振球罐头已变为振球酱油了:“振球名厂,福星老牌,科学精制,驰名酱油,卅年盛誉,一代油王……”
 
     上世纪40年代的汕头埠还有一家兼制酱油的工业企业,名称叫“月明厂”。月明厂不仅生产酱油,也生产肥皂,产品以“月明”为商标。其在1946年3月15日汕头《建国日报》上刊登的广告,自称是“酱油之王”,广告词甚至号称“月明酱油潮汕第一”。
 
     汕头埠专业生产酱油的企业,从广告上看,时间基本集中在抗战胜利后。较为著名的有“天源酱油厂”和“现代酱油厂”。天源厂在其广告中特别强调是“酿造专家设计,最新科学制法”,“不加酱色,晒制源油”。《和平日报》汕头版1947年5月19日的广告,甚至标榜自己生产的酱油是“酿造专家”的“伟大贡献”,是“现代唯一酱油”。其强调“酿造”之法,跟当代酱油行业流行的追求“天然酿造”如出一辙。
 
     在上世纪40年代,“科学”、“现代”之类的词汇也是工业企业产品强调的一个“卖点”。厂址设于韩堤北路19号的“现代化工厂”,于1946年1月1日在《大光报》汕头版上刊登的这则酱油广告,名称就叫“现代酱油”。“现代酱油”的广告词确实很现代:“用科学酿制,有鲜美肉味,有特佳香气,有艳丽色素”。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10.19)
浏览次数: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