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谢族与石氏祖婆

    揭东县炮台镇有一古村桃山村,境内有“百岁坊”、“跃禹门”、“谢氏家庙”等市县级历史文物,还有远近闻名的,据说已有300多年栽培历史的黄花芥蓝菜。
   桃山村的名字,据说源于村中一座小山丘,其形似巨桃,家乡人美称为“仙桃山”,简称“桃山”。清版《揭阳县志》载:“桃山距城(即今之榕城)东四十里,西南旁有小山类桃,故名。”明代洪武二年(1369),朝廷以桃山冠名设桃山都(明代县辖地方行政区域)。洪武四年建桃山驿(位于桃山峰南麓,百岁坊北侧,是明代揭阳县唯一驿站)。桃山村原为多姓聚居,过去村中就流传着“未有桃山(谢),先有龙李潘”和“无邢无砻不苏”等说法。据说,明代年间,村中的龙、李、潘、苏等姓原来都是富裕大姓,后来纷纷外迁:龙姓约在明朝前期迁至潮州等地;李姓在明朝永乐年间(1403-1424)因遭运牛胶之役(是地方向朝廷缴纳的一种贡品),力不能济,恐遭官府抄掠,于是放弃桃山故园,分别迁居至玉滘尖山、汕头等地;苏姓一族原来与邢姓在今雷浦村(即苏六娘故乡)比邻而居,相依共荣,后来自邢姓迁往他乡后,独居雷浦的苏姓发展缓慢。因在潮汕话中,“邢”和“砻”与往炉灶里送柴草烧火的动词[hian5]和[lang7]谐音,“苏”又与食物脆的形容词[sou1]谐音,故本地人用“无邢无砻[bhoi6](不会)苏”来形容邢苏两姓的互相依存关系。自元末明初石氏祖婆带梅叟公在桃山开基立业之后,谢氏一族在此发展迅速,至今人口已过一万。明、清两朝间,桃山村谢氏有举人九人(其中解元一人),出仕知州者一人,知县十二人,可谓地灵人杰。明朝成化年间(1465-1487)桃山谢氏三世祖玉山公在桃山峰东侧肇建谢氏祠堂(家乡人称“大祠堂”,清代康熙年间拓建为“谢氏家庙”,曾长期被借用为揭东县新华中学原礼堂和前门建筑)。自谢氏祠堂建成之后,桃山村中的其他族姓因迷信风水思想作祟,认为谢氏祠堂是桃山谢氏的藏风聚气之地,村中的所谓地里之“气”已为谢氏所得,担心本族未来生存和发展会受阻而纷纷外迁。于是,桃山村遂发展成为以谢姓为主、聚居于桃山峰周边约两公里地区的大乡村,有“桃山十八围”之称。六百多年来,桃山谢氏秉承先人崇文重教、诗礼传家之风,爱国爱乡,勤奋慎行,和睦包容,繁衍发达,人才辈出,成为揭阳大地上一大族姓,桃山村也人文发达,成为粤东地区闻名遐迩的历史文化乡村。
   其中,开基桃山谢族的石氏祖婆,是一位令人钦敬的伟大女性。关于她的史料和传说知者却不是很多。
   舍弃亲女力保嫡男
   据《桃山梅叟公旧谱序》载,桃山谢氏初祖的创业史发生在元末明初年间,这是桃山谢氏的苦难史。在桃山村,很多人只略知祖婆和阿圣逃难的故事,对其他相关史迹则多无所闻。“阿圣”(公元1348——1433年)是桃山谢氏一世祖梅叟公(玉滘翔龙谢氏东山公与正妻黄氏妈少子,讳宗文,字尚质,裔孙尊称其为“梅叟公”或“棉洋公”)。石氏祖婆乃东山公侧室(俗称妾,潮汕民间又称“赤脚”),与东山公原居于玉滘翔龙。在我国古代宗法社会中,妻为嫡,妾为庶,故梅叟公为东山公嫡男,石氏祖婆为梅叟公庶母。那时,社会动乱,贼寇四起,家居揭东玉滘翔龙的东山公一家遭贼寇洗劫,公与夫人黄氏妈均先后不幸罹难,石氏祖婆于危难之中,舍弃自己亲生女儿而抱出生刚四月的梅叟公从玉滘经登岗溪边渡南下逃难,后至桃山潘员外家为佣工。梅叟公谱序自述:“(予)生于元至正八年戊子甫四阅月,而严父见背,依母黄氏逃难,未几母氏继亡,鞠于庶母石氏,适罹世道纷扰,干戈横地,予赖庶母石氏扶持,更相保全”。其时祖婆三十五岁,已育有一女。关于逃难途中祖婆弃亲女而保嫡男的细节,清版《揭阳县志。耆寿传》宗文公传略载:“宗文方在襁褓,庶母石氏弃所生女,负文以逃,贼追及之,问:”若(用同“你”)自有女,何独负儿出?‘氏泣曰:“儿,谢氏宗祧所赖也。吾不敢顾其私而殄先夫血食。’贼义而释之,遂迁居桃山。”“宗祧”即宗庙:“血食”即祭祀,古时祭祀要杀牲取血,故名。古代宗法制度宗系的传承是传嫡不传庶,传男不传女的,宗系绝则祭祀废。因此,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祖婆知东山公已亡故(语称“先夫”),力保梅叟公,东山公宗系一脉得存。自一世祖梅叟公于桃山开基,至今已传二十六世,繁衍发达。祖婆的大义,感动天地,可歌可泣!故而桃山谢氏裔孙常常用“义薄云天,功同日月”来称颂她的美德。
   劳苦养育艰难维权
   石氏祖婆背负梅叟公逃难至桃山村后,寄居在村里潘员外家中当佣人。时值乱世甫逝、天下初定之际,祖婆与梅叟公丧失亲人,又离乡背井,寄人篱下,此情何堪!幸赖祖婆秉承祖训,诗礼传家,刻苦自励,俭朴治家,含辛茹苦养育年幼的梅叟公。据说,祖婆和梅叟公曾多次追讨故里被占祖业,均无果而返,直至梅叟公十七岁考中秀才那年,祖婆遂偕同梅叟公上京(明初京都为今南京)呈控,终于胜诉,如愿讨回被当地豪右侵占的祖业,桃山谢氏终于开始踏上光明的创业之路。梅叟公在谱序中自述:“固祖宗之阴佑,抑天地之默庇也,庐舍遭草寇之焚,簿书谨存,产业之被强豪之侵实居其半,十八年间,备涉艰险,可胜言矣。洪维我朝混一区宇世臻太平,赉本至京,奏复祖业。”讨回祖业这一年,阿婆五十三岁,梅叟公十八岁,祖婆从三十五岁壮年逃难至桃山这十八年间,梅叟公尚幼弱,家计诸事全赖祖婆操持,寡母孤儿患难相依,真是“备涉艰险”!所幸吉人天佑,苦尽甘来。梅叟公从婴孩至长大成人考中秀才,以至呈控胜诉讨回祖业,这一路艰辛而又越走越光明的历程中,时时离不开祖婆那慈爱、贤惠、坚强的伟大身影。祖婆用她的至爱、至德谱写了桃山谢氏初期传奇的创业史篇,给子孙后人留下了一笔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敦亲睦邻开基立业
   祖婆和梅叟公呈控胜诉后,对祖业的处理,也彰显着祖婆的仁义大德。据梅叟公谱序所载“高曾祖祢相继创业守成,厥功伟矣”等内容,可见东山公时谢氏乃家业殷实之家。祖婆与梅叟公收回祖业后,这一笔巨大的财富没有全部收归已有,而是“析其一二以与宗支在梅冈者(明代玉滘翔龙属梅岗都,东山公尚有嫡长男一系和其他宗亲居于此)”,把一部分祖业赠送给在玉滘的宗亲。又“置义田以赡穷乏者”,这两种“博施于众”做法不愧是敦亲睦邻的义举,赢得人们的广泛称颂。遂后祖婆与梅叟公定居桃山,扶助梅叟公开基立业。梅叟公谱序载:“惟以俭约自励,量入度出,绝奢华,而就简朴,戒盘乐,而习忧勤,前业虑弗负荷,家声惧不克振,冰兢中持家事于糜监,故能复益增置,无忝厥祖。”这些家谱中的史迹和垂训,何曾不是开基祖婆身体力行和谆谆教诲的缩影呢?
   祖婆还有一个和“龟泉”有关的掘井惠民的传说。祖婆心地善良,勤劳能干,在桃山初期,经常带着年幼的梅叟公前往今市头、岭仔之间的“米瓮盆地”放牧、耕作。那时有几年大地干旱,用水困难,祖婆发现自己耕作的田地附近龟山脚下有一小洼地,细流清澈,长年不竭,可以饮用,且味道甘美,于是向邻里告知此事,与人共用,可惜人多流少,供不应求。祖婆心想如果泉流大些那该多好啊。有一天夜里,祖婆做了一梦,梦中见一神龟,自言为天上神灵,为解救民间干旱之苦而下凡,蛰伏于本邑,那小洼地正是它的一只龟眼,寄语祖婆可将其挖掘成井,蓄水以惠民。祖婆梦醒后,甚觉神奇,很快便带领乡人将小洼地挖成一个口井。这样,不但满足了村里很多人的饮用需求,而且周边一些乡亲常常慕名前来汲用,称道不已,这就是桃山村后来有名的明代古井,俗称“龟泉”。至今人们仍因此而感念祖婆的功德。
   感怀之情没世不忘
   祖婆卒于明洪武二十年(1387)八月十九日,享寿七十四岁,谥号慈惠,与媳李氏勤节妈(梅叟公元配,卒于1401)合葬于该村龟山(即空山),穴名“金龟朝北斗”。据家乡长辈介绍,祖婆墓穴的选择有其深刻含意:其墓穴所在地是她早年放牧耕作之处,是她所眷恋的地方,也是桃山谢氏最早购得的土地之一。梅叟公主张将李氏勤节妈与祖婆合葬,因为他感怀祖婆功德,担心如不合葬,因宗法观念的嫡庶之分,以后子孙后代可能会渐渐淡忘祖婆。梅叟公与祖婆情同母子,重申子孙当崇先报本,勿忘祖婆功德,并于桃山谢氏谱序中垂训:“春秋庙祭,务尽诚敬,随其丰俭,毋致废弛……可知水木本源之盛而兴尊祖敬宗之心,则俯仰无愧于为人也。”古人强调“慎终追远”,桃山谢感怀祖婆恩德,家庙正厅名为“永思堂”,正是没世不忘之意。在宗法思想禁锢的明代,敢于破除古代宗法社会“妾庶不庙祀”的陋习,将祖婆的神主高高置于家庙神龛正中上位,可见谢氏裔孙崇先报本,感怀祖德情谊之殷切。 
 
 

作者: 
谢若秋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