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闻海:从工夫茶看潮商文化

    潮商,一个蜚声海内外的群体。潮商身上体现了怎样的一种文化秉性?这些文化特质,又预示着怎样的发展前景?日前,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来到了刚刚创造出“世界最大的《老子出关图》花岗岩石浮雕”世界纪录的潮州淡浮院,专访了正大集团副总裁、潮州淡浮院院长砚峰山人李闻海。 
 
   采访前,刚好从微博上看到李闻海的一则清言:“再现代再大型的交通工具,也无法承载我们对家乡的思念。”李闻海说,这则清言,是那天他正从泰国飞往潮州的旅程中感悟到的。一位在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竟有如此温润的情怀和如此柔软的表达方式,是乡情使然,也是因了文化吧?! 
 
   ■ 品味——工夫茶中的静心与谦让 
 
   见面落座后,李闻海迟迟不谈文化,也不提潮商,而是像所有潮州人一样,忙着请我们“食茶”。 
 
   冲泡工夫茶的工序却比一般人家讲究——先是洗壶,用滚烫的开水把紫砂壶内内外外冲淋了一遍;再是拍壶,直至把茶壶内内外外的水都拍干了。他说,用古法拍壶,目的在于把紫砂壶的气孔打通,把壶内杂味全部拍掉。接下来竟然还有“暖壶”这一道工序,但见他将茶壶反复在手中摩挲,直至当我们把食指伸进壶内,竟能感觉到一股小小的热流! 
 
   李闻海说,不久前有几位日本茶道师来潮州交流,看到这样的工夫茶道,频频双手合十,大加赞叹道:“中国茶道,潮州工夫。”李闻海说:“其实这些过去潮州人家都有,只是有些过程现在省略了。”这一整个过程,可以让主客的心,渐渐地静下心来。静心,方能更好地体味茶的精髓。 
 
   接下来,李闻海把三个茶杯往茶盘中间并拢,排成一个“品”字,他说,不论客人再多,潮州人都只摆三个茶杯,互相谦让地“请食”,摆成一个“品”字,更是大有讲究。“品,即是人品、品德,潮州人无论在工作中、生活中,都很重视这一个‘品’字。”李闻海忽然话锋一转,直接切入正题了。他说,从工夫茶的冲泡过程中,其实可以窥见潮州人的一些文化特性,一是重“品”,守信用;二是细腻,每个过程、工序都很讲究,注重细节;三是热情谦让,“食茶的过程,听得最多的是主客之间互相谦让,请对方‘食’。” 
 
   接着,李闻海把精选的茶叶放入紫砂壶中,一边解说这叫“引龙入宫”,盖上壶盖,把滚烫的水慢慢地淋在壶身上,这就是“醒茶”了。醒好茶,洗好杯,泡好茶叶,汤入茶杯,整一过程,李闻海平心静气地完成一道道工序,一边配合着每一个步骤娓娓道来:“这叫‘货如轮转’,这叫‘里应外合’,这是高山流水,这是关公巡城,这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随即,李闻海做了一个邀请大家品茶的手势,我们看到每个茶杯里的茶汤都只有八分不到,正疑惑地望向他,就听到他说:“茶斟七分满,留着三分做人情。”潮州人在这小小的工夫茶身上,演绎出多少精彩,又倾注了多少人生追求、文化品味! 
 
   ■ 吃苦——工夫茶与潮商精神 
 
   那天,李闻海特地选择了一泡最具潮州特色的凤凰单丛茶,品质很优秀,名字却很怪异,称为雷打柴,想想凤凰单丛茶其他的品种名,如“鸭屎香”、“锯垛仔”等等,这名字显得讲究得多。从凤凰单丛茶的起名,可见茶农的淳朴。精心冲泡出来的雷打柴,汤色金黄,茶香沁人,入口有余甘。 
 
   李闻海说,茶如人生,茶禅一味。品凤凰茶,最大的体会是每一冲味道都是不同,“先是无味,接着是慢慢出味,到最高峰时又慢慢淡下去,如同人生一般。” 
 
   外地人喝凤凰茶,常不能习惯它入口的苦涩。这么多年,李闻海走南闯北,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他笑着说:“潮州人最会吃苦,最会从苦中品出甘来。你看到那些喝了再苦再涩的茶都不会皱眉反而一脸甘美的人,十有八九会是潮州人。” 
 
   在苦涩中寻找、体会甘甜,是潮州人食茶、食橄榄的独特享受,也是潮商常能在人们出其不意处取得成功的秘诀之一。“不是说潮州人有什么特异功能或特殊癖好,而是由工夫茶等地方文化培养孕育出来的人,更明白事业、人生只有经过艰难的历练,才能取得成功;这样的成功,才更显弥足珍贵。在我看来,这是潮人企业家大都能够成功应对金融危机冲击的原因之一,是李嘉诚先生、谢国民先生事业成功的关键所在。” 
 
   ■ 感恩——潮州文化的DNA 
 
   李闻海告诉记者,正大集团今年已经91岁了,做的又是养鱼、养虾、养猪、养鸡等传统农业,但却能一直处于茁壮成长中,其成功的秘诀就在于企业逐步形成发展的以东方智慧为核心的企业文化,在于渗透在谢国民先生等潮人血液深处那种感恩的精神。如今,正大集团的养猪业名列世界前茅,在去年福布斯公布的排行榜上,谢国民先生也以市值约70亿美元稳居泰国首富。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由工夫茶文化、潮州方言俗谚培养出来的潮商,即便他们已走遍全球,或者多年在外地生活,但其自小形成的思考方法、处世方式却是浸淫在血液深处的,一直不会消失。”李闻海说。也正因此,当他不久前在中山大学讲学时,有听众提问:“潮商成功的秘诀在哪里?”李闻海不假思索地说了三点: 
 
   一是“无域”,潮人热爱家乡又不受地域限制,勇于拼搏开拓,因而能走遍世界各地,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正如李嘉诚先生的企业,投资遍布世界各地。 
 
   二是“与时俱进”,尽管潮商多是家族企业,但善于引进、吸收世界先进技术、理念,为我所用。诚如正大集团所从事的是最传统的农业,但应用的是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和生产方式。 
 
   三是“感恩”。“自小父母就常教导我们,‘奴啊,你长大要记得数念某人。’这是每一个潮州孩子都十分熟悉的一句话,是我们最基本、最核心的感恩教育。”李闻海笑着说。潮州人的感恩方式,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比如韩愈来潮州才八个月,但潮人为了纪念他,竟把江山都改为姓韩,还修建了韩文公祠、昌黎路。“有感于此,我曾说,感恩是潮州文化的DNA。从这种感恩精神,又延伸出刚才我们所说的重言诺、守信用。正是这种感恩精神,才培育出李嘉诚先生、谢国民先生等世界级的企业领袖。” 
 
   ■ 局限——本土企业小打小闹 
 
   工夫茶已渐渐由浓入淡,但由工夫茶引发的关于潮州文化特别是潮商文化的探讨仍在进行着。李闻海告诉记者,品过红茶、绿茶、普洱茶等各种各样的茶,觉得潮州的凤凰茶是最独一无二的,“饮过凤凰茶,你就会迷上它了,它那种独特的山韵味,是其他茶种所无法比拟的。”他回忆起多年之前从英国学习归来,一踏入香港,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能喝工夫茶和吃潮州粥的地方,第一泡茶入口时,那种舒服,是渗透到血液中骨子里的舒服。相信许多外出归来的游子大都有这样一种感觉,或许,这正是浸透在我们血液深处的文化认同吧! 
 
   每一种文化又有自身的局限。近来,李闻海常和朋友探讨凤凰单丛茶所蕴含的文化意味。在朋友看来,凤凰单丛茶是很弥足珍贵的一个物种、一个文化符号——为什么叫单丛茶?因为每一丛都是独特的存在,其香味、制作方法各不相同,即便是凤凰山上最资深的茶艺师,也难以一一列出凤凰山上大大小小茶树的香型、名字。李闻海认同这一说法,但从单丛茶的这种独特性上,他忽然有了这样的感悟——这种独特性,是单丛茶优秀之所在,也是其局限。“每一棵茶树,都是唯我独尊,产量不多,难以形成规模效应,缺乏有效的品牌整合和品牌效应。如同潮州本土的一些陶瓷企业,大都是单打独斗,从事的又都是同质、同类产品的生产,最终便只能停留在小打小闹,相互掣肘,难以做大做强。”
 
   在商言商,以商界经验品读文化,不亦是一种独特的视角? 
 
   忽然想起几年前,陕西卫视《开坛》栏目在淡浮院策划举办的一场南北碑林对话以及中原文化与潮汕文化渊源关系的节目,当时应邀主持活动的凤凰卫视主持人杨锦麟先生曾抛出一个令不少潮州人尴尬唏嘘的问题,大意是这样的——为什么潮州人在外是一条龙,在家却往往只能成为“虫”?单丛茶带给我们的文化感悟,是否也是答案之一呢?
 
 

作者: 
映纯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