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溪府君圹志》考释

    墓志肇于东汉,是古代记录墓葬主人生平的文献,素为学者所重视。吾潮朱明王朝,人才辈出,而以年代久远,除有大名的翁万达、薛中离等,材料较详赡之外,其馀多数仅存片言只语于方志,如揭阳桃山黄国卿,在雍正《揭阳县志》卷六《人物》和乾隆《揭阳县志》卷六《人物》中,本传都仅近一百字,这为研究者带来很大困惑。
 
     《沧溪府君圹志》,是一九八五年,我在考察揭阳历代著作撰写《揭阳书目叙录》,向各乡耆旧学人访书时,承登岗许习文小友录赠。说《圹志》抄本,是他的先人所抄缮留存。 持校于雍正《揭阳县志》卷六黄国卿本传,以为可信,亦可补志书之略,披录如下,或有助于地方史之研究。
 
 
     沧溪府君圹志
 
     呜呼痛哉!先府君葬白莲山有年矣。盛德大业,炳扬寰宇,宦迹乡行,崇祀学宫,所赖永世。后则有诸名贤之笔录具状铭传中,而圹志尚未志,弗忍也。孤泣血志其大略:
     思府君讳国卿,字君任,别号沧溪。昔先世居揭阳之桃山溪滨里。曾祖讳崇,祖讳三才,均诰赠江西吉安府知府。拙孙翁讳邦杰,母诰封太恭人张氏,正德辛未六月初三日辰时生府君,府君起郡库,举嘉靖辛卯乡试,嘉靖甲辰登秦鸣雷榜进士,授浙江温州府推官,政声冠东浙。冢宰拟擢府君大郡,为忌者阻之。己酉,升南京户部主事,历升郎中。以考德授承德郎,敕封父母如其官。乙卯,擢守江西吉安,三年大治。己未,入觐,书考品第一,授中宪大夫。诰封父母如其官。擢宪副,提督江西学校,崇尚正学,屏饬胶庠。壬戌,擢升任浙藩政,督理粮储。癸亥,独周详会计度支,夙夜勤劳。迨抵年暮,以考德升授福建廉宪之命至,而疾革不起,遂以是年十二月初十日申时终浙藩官署。铿闻讣奔赴,忍死敬识,浙士大夫,抚院僚属咸为位哭之。榇经江右,门下士为文抵路祭者踵焉相接。明年,将所为仁德走谒府君素有道之交张公子弘,会状其行;复提行状走谒刘公子兴,乞铭其善德。至万历丙申,复走谒郑公子章于闽藩,乞撰其传。所为府君垂永世者有深赖矣。呜呼痛哉!得年五十有三。
     配先母诰赠恭人张氏,懿德贞行,正德辛未四月十五日生,不幸先于嘉靖丁未二月初六日卒,享年仅三十有七。生铿及弟钥。
     继配先母诰封恭人张氏,贤敏懿顺,嘉靖乙未四月初六日生,万历丙子九月初七日卒,享年四十有二。生弟钊。女一,适陈。孙男六:庭津、庭漳、庭泷、庭海、庭瀚、庭渫;曾孙五:榉、楦、柳、福、棉。
     圣人曰:“仁者寿。”先父母仁而皆不寿,岂天道乖节,抑理不胜数耶?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庸劣闻报,罪讵容谬。呜乎痛哉!至亲无父,孤何言,孤何言!
     府君墓坐乙向辛,二母俱合葬。兹择万历二十四年丙中岁秋九月之吉,举竖墓面碑碣。不孝孤铿泣血谨志其略,而纳之圹中。
 
     这是私家纂述,再抄录官修之书,雍正陈树芝《揭阳县志》 卷六《人物•贤品》本传:
 
     黄国卿,字君任,溪边人。嘉靖甲辰进士,授温州推官,折狱赈饥,民德之。升户部主事;出知吉安府,罗伦《碑》中所云:廉不绝物,清不已甚也。升江西提学,士习为之丕变。寻,擢浙江参政,卒于官。比福建按察使之命下,已不及矣。归梓唯图书数卷而已。从祀乡贤。
 
     乾隆《揭阳县志》所录与雍正《县志》一样,唯最末多“季子钊,台州通判”。
 
     据此,黄沧溪的仕途升转,生平荦荦大端已清楚。桃山,今属揭阳市揭东县登岗镇。黄沧溪生于正德六年即一五一一年夏六月初二日,嘉靖四十二年即一五六三年冬十二初十日去世,享年五十三岁。二十一岁中举人,三十四岁中进士。三十九岁任南京户部主事;四十五岁任江西吉安府尹;四十九岁入朝晋见嘉靖帝,参加官员考试,得第一名,授中宪大夫,升任江西提学副使。五十一岁升任浙江参政。当朝廷任命他为福建按察使时,他已在浙江谢世。
 
     以上是“干部履历表”,仅仅言及仕途升转,至于才能、政绩未曾涉及。犹如一个人,只有骨骼而没有血肉一样。下面,从几方面考察黄沧溪,看看能否使其较为丰满,较有血肉。
 
     亲缘人物考
 
     据《沧溪府君圹志》和《嘉靖二十三年进士登科录》,黄沧溪曾祖崇;祖三才;父邦杰,号拙孙;母张氏,均诰赠江西吉安府知府。父后封赠承德郎、户部主事、中宪大夫。兄国宾、弟国治。
     夫人张氏,生铿及弟钥。继配张氏,生弟钊。黄钊是万历二十一年贡生,任台州通判。
     实际,黄沧溪尚有子黄鐩。
     乾隆《揭阳县志》卷五《选举•贡生》万历十二年条:“黄鐩,桃山人,国卿子。”那么,为什么在《圹志》中没有谈及?按古代《墓志》的写法,一般写墓主的子女,以原配和继配所生的儿子为主,若是妾所生,一般不写。估计,黄鐩是黄沧溪的侧室所生,故《圹志》不谈及。这亦是“一夫多妻”制度下的不合理现象。
     黄鐩,号少沧,万历十二年岁贡,据万历《永安县志》,知十三年任永安训导,擢升王官。刚正不阿,清廉不苟。立会课士,捐俸济贫。两署县篆。刑清讼简。离任时,士民立“永怀碑”以系去思。 
     兄国宾,有子锐,嘉靖三十四年举人,大庾(今大馀)知府;次钿,万历九年贡生;三瑚,号六泉。嘉靖四十年举人,太和知县。
     因为除黄沧溪外,子、侄都有中举任职,故此,潮州知府胡乔岱为黄氏家庙题赠柱联,说“世德济美;璧径传芳”,并非虚言。联为:
 
     父乡贤,子名宦,世德济美;
     叔春榜,侄秋科,璧径传芳。 
 
     政绩考
 
     黄沧溪初任浙江温州府推官时,即有政声,“廉直不阿,□谳精覆,然□法仁恕,全活者多。” 万历《广东通志》亦说他:“授温州理刑。折狱赈饥,民命赖之。”上引雍正《揭阳县志》亦说他“授温州推官,折狱赈饥,民德之。”总之,任温州职时,政声甚好。这里录一通友人项乔《寄黄沧溪主事》 信,亦可略知时人对黄沧溪任推官时看法:
 
     恭惟公之才良,不跻清要,固天下有志人物者所共怜惜。然金陵清议之严,足饬古道以修身;衙门静暇之极,可读古书而建事。惟公绰然自裕之真,悠然自得之趣,视今任耳目之司,欲默则不甘、欲言则不敢者,其所得不亦多耶?公其可自慰也。别后,吾温官府迁换亦多,而民心之不能忘,真如赤子之于父母,未有若为公者。近若谭尹用谏之令瑞安,学识过人,使比及三年而不倦,将来亦可以继公芳躅者,似不可以区区科甲限也。公有并州之爱,其能不辅翼而提撕之耶?良便参候,附道区区,统惟察照。
 
     项乔(1493--1552),字子迁,号瓯东,永嘉(今温州市龙湾区沙城镇)人。嘉靖八年会试第二,授南京工部主事。历任福宁州同知,抚州守,庐州府,河间知府,以广东参政告老还乡。 著有《瓯东私录》《文录》等。今人编有《项乔集》。
 
     黄沧溪在此之后,调任江西吉安府尹,万历《广东通志》说:“出守吉州。廉不绝物,清不己甚。见罗伦《去思碑》。”雍正《揭阳县志》所载亦差不多:“出知吉安府,罗伦《碑》中所云:廉不绝物,清不已甚也。”《去思碑》中一段话,值得一读:
 
     公为吉安四年矣,不独余之固陋者能知公也,即吉安士民无远近众寡,莫不称之,如出一口。余是以知尽实者,未尝不为世所取,顾所取或不在是,其亦可以推类也。夫公为人朴茂无华,应接唯诺必以情。其于寮友,恂恂焉如其家之昆季,肝鬲毕露,未尝立异相高学也;其于属吏,于士民,□□然如其家之子弟,休戚相系,未尝立威相弹压也。 
 
     这里要说明一下,二《志》都说《去思碑》是罗伦所撰。考罗伦,是成化二年状元,至十四年即一四七八年去世。可知,《碑》不是他所撰。二《志》失察。撰《碑》者是江西殿撰罗洪先(1504~1564)。《碑》载《罗洪先集》卷十三,称《赠黄沧溪序》;《罗集》另有《与黄沧溪督学》和《与黄沧溪郡公论覆丁》。
     
     清人郑昌时 亦有文谈及黄沧溪任吉安时的逸事,颇有趣,题为《观风决解》 ,录之,可知沧溪之识见:
 
     揭之黄沧溪国卿先生,前明名进士也。官江西吉安时,届大比,下车观风试士,取习生孔教为榜首。生来谢考,先生云:“观生之文,可作是科解头,且成国器,何尚困童场,抑期有待也?然观风所阅,一艺耳,恐难为凭,生可取近作十篇以来,吾为生相之,当无不准。”是时习生困顿,隐于卖卜,近作寥寥,搜寻七篇而已。友人知之,请附其作三篇往,习以投缴。先生阅竟,传习进署,手其文指示曰:“吾详按生文,仅此七篇可元,此三篇如仍出一手,中犹不足,难为生决,失吾望矣。”习以实告。先生喜曰:“此七篇已皆一色笔墨,火候既至,科名随之,必元无疑。”侵科试,录习案首。或以习为日者少之,而是科某学使按临,闻其异,故摈不录。先生入请曰:“习生今科解元也,大人胡不录?”某笑曰:“习乃公所取士,公来告,可不录乎?然即许为是科第一人,公无乃爱才有癖,不顾言之失实耶?”先生素负气,即大言曰:“如是科习生不元,某不坐此黄堂。”学使亦着色曰:“果元,予亦不敢任学使。”两人因此具睹,给存省垣监临大员处。习乃补弟子员应科试。榜发,果得解。监临上其事于朝,学使者议处在部,黄竟任江西学政。习后官宰辅,人推黄公为相士法眼。先生族去予淇园不过三里许,有世姻,详闻其事如此,且见《揭阳县志》。
     按:“火候既至,科名随之”八字,乃相文定诀。不然,习生前此岂未应考者?抑前此衡文之人,岂尽不辨骊黄者?盖天下瑰奇之士,屡遭摈斥,大半由所养之未醇,火候之未至,不得尽病有司之不明也。黄公得其一篇而识之,又必合以十篇而决之。且不索其故作,而必索其近作,此即相者临时观气色之秘,非耳食者所能知。详矣哉,微矣哉!固知先生大言许解,非徒作一往负气语,乃以识壮胆耳。学使者之摈不录,已是褊心,及闻先生言,又不详观细思,竟以不解与先生睹,直同莽汉,乌足知文。招议处之尤,宜哉!
 
     郑昌时的《韩江闻见录》如《东坡志林》一类笔记,虽然不是志书,其中部分内容亦可补志书不足。本文对黄沧溪写得活龙活现,呼之欲出。细想之,黄沧溪的敢于判定习生第一名,是经过认真审读他的数篇文章而来,并不是情绪化的一时激动行为。
 
     于是,调任江西提学副使。广东、揭阳二《志》说他:
 
     督学江西,端轨程度,士习丕变焉。
 
     看来属教育有方,至少是尽责尽力。有二通夏浚《简黄沧溪学宪》的书信,评论黄沧溪在江西学政任上事,录如下:
 
     先正有言:“为国家进贤,以成一时治化者,冢宰之事也。为国家养贤,以成一时风化者,督学之事也。”其关系世道、吾道之重有如此者。今日敝邦教铎,乃得简命名德,为之主盟一方,士风民俗,实有赖焉。某不佞昔在东海,幸得亲贤,考绩时致廑有道,赠言以壮其行。所愧才劣数奇,不能少有建立,以见于世。出处之义,惟有不负此心耳。山中静适,鹿豕忘情,所愿正学大明,士习丕变,以见风化之成也。特遣一介之使,奉咫尺之书,用致祝贺之诚,伏惟鉴存。
 
     第二通《简黄沧溪》 :
 
     自明公振扬教铎,力障末流,而吾乡多士咸思幡然改其旧习,以就矩范。盖不徒文体一变,而学术心术亦知向方矣。此诚作人之机、卫道之功也,何幸!何幸!怀玉山院,启自宋贤,中间废兴无常,而恢复规模,无如今日之盛,皆赖一时当路同心,共图盛举。而建置初造,又得我公加意,克相其成。兹山之兴,当与四大书院相望于无穷矣。《院志》之修,诚宜付之作者,用诏方来,而顾以属之不肖。不肖虽生于兹土,实愧国故,何能为役?初误为二山长所委,而又重之以抚台之命。固辞不获,辄勉撰初稿,就正于二山长,以俟论定。近绪山丈报书,期明年季春约会,虑久未有以复也。谨录似请教,以求裁正。馀惟宝爱,以栋斯文。
 
     夏浚,字惟明,号月川。江西玉山人。明嘉靖八年进士,历任浙江海盐县、福建提学副使、广西参政。嘉靖四十年谢世。著有《月川类草》《怀玉山志》等。从这二通信,可知夏浚对黄沧溪在江西任学政时的印象甚好,评价亦高,“吾乡多士咸思幡然改其旧习,以就钜范。”对于培养和教育人才,都有影响。
 广东、揭阳二《志》对黄沧溪的任职有总的评价:
 
     国卿为人端廉,久宦不营生产,归梓,唯图书数卷而已。
 
     当官多年,去世后,只有几本书,当然在任职时并没有滥用权力贪污枉法。
 
     文事考
 
     谈黄沧溪的文事,最遗憾的是,他没有专著留下来。我们见到的只有一诗一文,只有鼎尝一脔,至于是否知味,很难说,录如下:
     诗,《白鹿洞用韵示诸生》 :
 
     忆昔彭蠡舟,五老湖中见。
     今日始登临,振衣蹑层献。
     五老笑相迎,依然旧时面。
     讶我鬓沧浪,童心犹未变。
     岁月几蹉跎,浮生如过传。
     努力须及时,肯为泉石眷?
     感叹欲踌躇,夕舂归路劝。
     寄语洞中人,此志当早辨。
   
     文,《省中稿序》 :
 
     省中稿者,吾师石城许先生官天曹时酬赠游衍之所撰述,积久而成帙也。卿游先生之门,廿载于兹。先生于卿,盖无行不与,而于诗教独未语及焉。迩以职事入都,得侍燕居,因以诗学为请,先生始授是编。然犹叮咛告戒,不欲示诸人人也。
 既受以入浙,时加展玩,则见其长篇短什,诸体悉备。而玄辞奥旨,多所未闻。大都皆本乎性情,而协于宫徵;通乎伦理,而裨于世教。其悠然自得之趣,渊然隽永之味,不烦绳削,而矩口森严;不加粉泽,而精采焜耀。则凌六朝、驾两汉,洒洒乎三百篇之遗音矣。
     盖江右诗法源流最远,先生得于家庭之所指授,师友之琢磨,既已泝流而穷其源矣。而醇正之学、忠爱之心,冲澹明远之志,尤有超以声律之外者。此所以辟阖纵横,曲尽其变,而温厚尔雅,独善其宗,信诗家之极轨也。朝夕讽诵,不能悉手。簿书之暇,因厘为四卷,将谋之梓人,以寄诸同志者。适大司马砺峰康先生过武林,携以请序。砺峰先生亟读之终篇,喜而谓余曰:“石城,吾同年莫逆友也。正学庞才,未究其施。是集而传之,亦是以垂不朽矣!”乃为之序其端。卿不自揣,复述其大梗如此。先生早年勇退,杜户读书,述作甚富,兹特其什一云。然观于此者,亦是以知先生之心矣。
     嘉靖癸亥季夏之吉,赐进士、亚中大夫、浙江布政司右参政、前奉敕提调学校、门生揭阳黄国卿谨序。
 
     《序》作于嘉靖四十二年即公元一五六三年夏六月,是黄沧溪谢世前半年,评价老师许谷诗集的文章,对其师的诗什评价甚高,亦可知黄对师恩的念念不忘。
 
     再来看看他人对他的评价。
 
     邑人翁万达有《与黄沧溪进士书》,亦值一读,信如下:
 
     七贤并擢,蔚为国华,鸿渐之仪,翩翩快宇内矣。岂惟为潮海增光。小子闻之,狂语童仆,侈之朋僚,欣踊未可名状。乡长老常言:“明兴今百七十馀年,吾潮文运泰昌,当自兹始。”巃嵸事业,照耀鼎彝,非足下其孰当之?宋时王龙图诸先生并肩而起,勋誉盖世,亦在中兴之期,况上慕周、召者,如足下之雄心,固未可量也。不肖短拙无他能,惟拭目诸贤,努力清朝,乘时策勋,好自为之。造次不能宣备,惟有瞻溯耳。幸惟照察。 
 
     翁万达(1498~1552),字仁夫,号东涯,揭阳人。嘉靖五年进士,历官梧州知府、广西副使、四川按察使、右副都御史、兵部尚书。有“岭南第一名臣”之称。有《东涯集》《稽愆集》等。比黄沧溪大十多岁,写此信时,从称呼看,黄沧溪刚中进士。味此信,或黄致翁书谈论潮汕文事。
 
     另外,从各种资料看,黄沧溪或为王阳明学生。《王文成全书》 三十六卷《附录五•年谱附录》中,有钱德《答论年谱书十首》,其中第四首,言及“黄沧溪读谱草,与见吾、肖溪二公互校正,亟谋梓行,未几,沧溪物故,见吾闽去,刻将半矣”云云。又《明儒学案》 卷三十八《甘泉学案二•太仆吕巾石先生怀》,其中有吕怀致黄沧溪简,讨论《易》的“直内方外”,和《通书》的“静虚动直”。王阳明谢世后,其学生于各地大建祠宇、学院祀之;又撰写年谱纪之。于理推论,黄沧溪当列王阳明门墙。可惜,没有见到黄沧溪的其他资料可证明,姑列于此。
 
     据民国《潮州艺文志》,说他有《苏天官年谱》一卷,记其同榜进士海阳苏志仁事。编者饶锷按:
 
     黄副使国卿,所谱苏天官事,《县志》本传未著录。苏吏部志仁也,与副使同登嘉靖甲辰进士。天官没于嘉靖三十二年癸丑,年三十八岁。时国卿官福建按察司按察使。此谱作于天官殁后,志其行事,而系以年,凡五千馀言。旧无传刻,兹据鹤陇苏氏所藏写本补入。
 
     《年谱》为未刊本,最后署名为:“赐进士第出身、奉政大夫、江西提学、浙江参政、福建按察使司按察使、同年弟黄国卿稽首手拜撰述。”上引亦称“时国卿官福建按察司按察使”。失察,黄沧溪未任福建按察使司按察使,命下时,已谢世于浙江官署,前已谈及。
 
     又,《苏天官年谱》中云:
 
     嘉靖二十六年丁未,天官年三十二岁。历升吏部文选司、考功司、验封司、稽勋司员外郎,日与同年友瞿太史景淳、秦修撰铭雷往来商榷铨政。适权奸当国柄用,贿赂通行,流毒缙绅,天官恶之,上章弹劾,权奸计陷,几置于死,幸东阁大学士徐阶疏救,得减死贬逐,出为两浙运判。及权奸败,乃起兴化同知,超升江西兵备佥事,分巡江右等处地方按察司副使。(中略)
     嘉靖三十二年癸丑,天官年三十八岁。蒙皇上谕旨特升天官为大理寺少卿,有司催促应命,而天官依恋太翁、太安人膝下,未忍言别。又意欲经(疑缺“营”字)始祖庙,设立蒸田,未暇即行。延至秋九月,有文来催,方欲治装启程,忽然疾作,奄奄不起。及十月间,其疾小瘳,欲鸠工筑石桥于下水邱乡。下水邱乡,天官之配安人所生族里也。天官当少年拜谒于外父邱内潮公时,见其乡之周围河水旋绕,人多跋涉未便。且其河水即临门首,又甚深长,凡往来,必裸体浮行。天官是以垂念,欲为立石梁以济此一方人也。讵意石已搬运毕具,迨十一月疾大作,至初四日丑时,以疾终于鹤陇天官第之正寝矣。
 
     而据林大春《井丹诗文集》卷七《江西按察佥事粤峰苏君墓志铭》,称:
 
     君判两浙,顷之,尚书罢。君复量移同知兴化。寻转江西按察佥事,俱未至,以疾卒于家,时癸丑十有一月也。 
 
     由此推论,《苏天官年谱》在流传转抄中,后部分可能是由他人增补。这里并不是有意吹毛求疵地冒犯古贤黄沧溪,而是还原历史事实。考林大春(字邦阳、井丹,潮阳人)生于一五二三年,嘉靖二十九年进士,历官行人司行人、浙江提学副使。卒于一五八八年。苏志仁生于一五一六年,卒于一五五三年。林、苏为同时人,《苏君墓志铭》所述应该可信,故苏志仁仕途升转,当以《江西按察佥事粤峰苏君墓志铭》为准。
 
     老师的赠诗
 
     黄沧溪谢世,他的老师许谷有《挽黄沧溪大参》 :
 
     一
     有美紫垣客,相逢自礼闱。
     诸君皆雨散,唯尔独雄飞。
     避席言犹在,藏舟事已非。
     平生知己类,遥向岭南挥。
 
     二
     别去书难达,人来讣已闻。
     星召方问俗,鹤驾早乘云。
     行洁谁能染,才高自不群。
     林宗碑已立,不愧蔡邕文。
 
     这是老师挽学生,细味此诗,许谷对这位学生评价颇高。许谷,字仲贻,号石城,应天府上元人。好读书,博涉精诣,有文名。嘉靖十四年进士。官至南京尚宝乡。家居三十年,未尝通书政府;缙绅有造门求见,不报谢。许谷诗格爽俊,得古人之意。著有《省中稿》二卷,《二台稿》二卷,《归田稿》十卷。
 
     前面说过,黄沧溪在谢世前半年,为其师的《省中稿》作序,说他受其师所教二十馀年,序文对老师的学识和为人都有很高的评价。
 
     许谷尚有多首诗赠黄沧溪。
 
     在黄初任温州推官时,许有《送黄进士君任推温州》 二首,诗云:
 
     汉廷结绶喜逢君,献艺曾披五色文。
     新捧丝纶欣佐牧,共看鸳鹭惜离群。
 
     筵开锦甸邀停旆,名在龙楼望策勋。
     此去郡堂知讼简,不妨频眺雁山云。
 
     又,当黄入朝晋见嘉靖帝时,许亦有诗见赠,为《黄参政入京见访席上赠句》 ,录如下:
 
     为操国计过留邑,忽访畸人到涧阿。
     薇省致身三品贵,龙江分袂十年多。
 
     登朝望展匡时策,驻马留听扣角歌。
     霄汉旧知今渐少,不妨沾醉别烟萝。
 
     一九九三年五月
     原载《乡邦人文》,汕头大学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
 
     [附记]
     本文是十多年前旧作,发表时题为《黄国卿墓志》,后资料有所增加,又承修东、杜平二君佐以资料,遂增补成此。理应说明并致谢。二零一二年春。 
 

作者: 
孙淑彦
来源: 
潮学网 http://www.chxw.net
浏览次数: 
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