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至抗战前,潮汕谜事尤为繁荣

    潮汕灯谜发展到晚清尤为繁荣,逢年过节,谜棚星罗棋布,导猜的鼓声咚咚,响彻云霄。清代咸丰、同治年间来潮州为官的大兴监生写的《潮州元宵》诗云:“上元灯火六街红,人影衣衫处处同。一笑相逢无别讯,谁家灯虎制来工?”寥寥28个字,勾勒出一幅生动的潮州上元猜谜风俗图。诗中的“灯虎”,是灯谜的别称,因为猜谜是智慧的角力,有人说难似射虎,因而雅称猜谜为“商灯射虎”,灯谜也称“灯虎”、“文虎”。
 
     潮汕灯谜的发展自清末至抗战前又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其主要标志是:第一,结社。第二,著书立说。第三,谜猜活动空前频繁。潮汕地区最早的谜社有清末潮州的“筱斋谜社”,陈奏创立;潮州“古松谜社”,陈月山创立;潮州“芸香谜社”,翁友松创立;还有民国初汕头的“孔教会谜社”,杨雪立(汕头孔教会会长)创立。其中汕头孔教会谜社规模最大。活动正常,每年孔子春秋两祭,均在三让路的孔教会和永平路的孔教学校搭棚开猜。据老辈人回忆,祭孔仪式举行之后,就起鼓开猜,一连10多个钟头至晚间才歇鼓。猜者观者人山人海,是汕头一大盛事。此活动坚持了30来年。于抗战时期汕头沦陷而被迫告停。
 
     20世纪初问世的潮汕谜书,不少在中华谜坛是有重大影响的,其中最主要的有:由潮州谢会心1929年写成、汕头市名利轩承印发行的《评注灯虎辨类》,该书精选古今佳作,厘定法门43个类目,详加评注,是中华谜坛第一部系统的谜学工具书;由潮州翁松孙、饶锡吾主编的《影语月刊》,于1926年创刊,出版18期,是全国最早的灯谜月刊;此外,还有1915年张唯一编的《别有会心室谈虎》;1932年翁松孙、赵松雪主编的《浣花片谜刊》;林仲郎撰的《结缘斋谜存》等等。
 
     清末至抗战前这段时间,潮汕地区的谜猜活动空前红火。在乡间,逢年过节或游神赛会大多要搭谜棚聚猜以庆。城镇的许多游乐场所,把谜猜列为经常性活动项目,如汕头市大同游乐场(在中山公园内),至今不少七八十岁的老归侨,都还记得“那里猜谜最闹热”。此外,文人兴起,也可自资悬谜招猜。汕头的小公园、牛屠地,潮州的西湖,揭阳的进贤门,是谜友们自资办谜会的好去处。频仍的谜猜活动,造就出诸如朱侠机、何冷眼等一代“神射手”,在潮汕谜坛留下了很多趣话。
 
     日寇铁蹄践踏潮汕大地期间,百业凋敝,民不聊生,谜坛当然偃旗息鼓。抗战后至新中国成立前夕这几年间的潮汕谜坛,稍有生气,但无法恢复元气,搭棚聚猜的盛况已经不再,谜猜活动一般为商家做广告的小打小闹。如汕头市升平路的“三一牙刷”,在自家门前开设灯谜栏。谜作是向社会征稿的,猜中者奖给自家生产的牙刷。至今流传着当年一则佚名作:“三一。猜潮汕俗语一句:许底(那里面)十五十六(三一别解为三十一,十五和十六加起来就是三十一)。” 
 

标签: 
作者: 
叶春生 林伦伦
来源: 
华龙潮汕网 http://cs.hlgzs.com
浏览次数: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