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后,潮汕谜坛重焕生机

    新中国成立后,潮汕谜坛重新焕发生机。自新中国成立初至“文化大革命”时期,潮汕灯谜的活动概况可归纳为“集中城镇,加强领导,严格管理,政治挂帅”16个字。“集中城镇”指的是活动格局,汕头市及各县城是灯谜活动中心,公社(相当现在的乡镇)一级如庵埠、达濠(属潮阳县)、莲下还有搭棚开猜时节,面村间的谜棚已不多。其中有经济的原因更有政治的原因。生长于农家的“谜迷”们,节日往往徒步几十里路进城“射虎”,夜间随便找一避风处蹲一晚或乘夜结队返家。“加强领导”指各地灯谜组织都受有关部门领导,一举一动都须由其直接指挥。各地灯谜组织的主管部门有的是总工会,有的是文化馆。汕头于1952年由李梓卿、黄炳华、胡天道、陈家辉四人成立了汕头市工人文化宫灯谜组,主管单位是汕头市总工会,业务指导单位是工人文化宫。这是潮汕地区新中国成立后成立的第一个灯谜组织。稍后成立的是潮安“风水谜苑”,负责人是柯鸿才,主管单位是潮安县文化馆。至20世纪50年代末,各县都成立了灯谜组织。“管理严格”指组织管理和活动管理无微不至甚至吹毛求疵。当时要参加灯谜组织,其政治要求是相当高的。以汕头市为例:至1978年,汕头市工人文化宫灯谜组成员仅有10多人。早在30年代就谜艺驰名海内外的赵松雪,因曾当过“资方代理人”就被视为“非工人队伍中人”而取消加入谜组资格,他的作品多而精,只好长期借用他的学生的名义悬挂开猜。诗、词、谜俱佳的伍学恒因以前曾当过房地产经纪人而被定为“有剥削行为”而考察了很长时间,当他被接纳为灯谜组组员,接过“汕头市工人文化宫服务员证”时激动得热泪盈眶。汕头市工人文化宫灯谜组管理全市区各基层单位的谜猜活动,人员由其统筹安排,谜作由其统一审查。20世纪60年代初,中山公园曾成立灯谜组,但有人告发其“人员成分复杂”,不久便告散。中山公园曾于20世纪70年代中未经工人文化宫灯谜组同意,请几位本市谜人主台开猜,便被有关部门视为非法活动。“政治挂帅”指创作方面的思想导向,那个时期,尽管一则谜字数寥寥,但也不能离开“阶级斗争”这根弦。
 
     这个时期尽管有上述诸多限制,但谜猜活动相当活跃,灯谜爱好者队伍不断壮大。各地灯谜组,基本上逢周末便举办开猜活动,汕头市工人文化宫谜组则很长时间每周举办谜会二场至三场,节日里往往是每天三场。离开猜时间尚早,谜棚前便已挤满猜众。一些基层单位的工会组织还把灯谜活动列入议事日程,其中最突出的是黄炳华所在的汕头市新中造纸厂工会,该工会支持黄炳华等谜友在职工中普及灯谜知识,经常举行谜猜活动。汕头市总工会工交工作委员会于1959年五一劳动节前夕编印了黄炳华的《谜语集》,集中收入了黄炳华歌颂社会主义建设的谜作220则。这是潮汕地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本谜册,也是全国的第二本(第一本为武汉的《研宫灯谜》,1956年印发)。据《中华谜语大辞典》载:自新中国成立至1976年,全国印发的内部交流谜册有4本,除上述两本外,另两本均出自汕头市:1967年陈少梅、吴浩水、赵松雪、卢菁华、陈青松创作的《香水风华传》;1971年1月黄炳华主编的《袖珍诗画谜影集》。其实不止,还有1972年黄炳华编写的《广阔天地炼红心》;1974年黄炳华编写的《革命谜语》;1975年赵松雪、吴浩水编写的《爨桐集》;1976年4月揭阳文化馆编的《五一灯谜》。
 
     1966年5月,“十年动乱”开始,全国上下鸡犬不宁,谜界更是重灾区,潮汕地区的谜台顷刻间化为乌有,不少谜人或被关进“牛栏”,或一身挂满谜笺游街示众。南澳的黄辉孝最惨,因一则“阿斗再世。猜七言唐诗一句:前度刘郎今又来”而被定罪为“替刘少奇鸣冤叫屈的现行反革命”,被投进监狱,一家人受株连,次子不堪受辱,含恨自杀身亡。
 
     20世纪70年代初,中国上空政治风云不定,但潮汕人竟敢冒险,重搭谜棚,并一直坚持下来,这在中华谜坛上是绝无仅有的。当然,谜作者一个个都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创作谜面一般不敢随便杜撰而引用现成的“革命口号”、样板戏和“已定性的革命歌曲’’唱词、对白等。如:  “座山雕打死我祖母掳走我爹娘。猜《三国演义》人物一:仇连(谜面引自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唱词)。”“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猜县名二:同心、特克斯(谜面引自当时流行的‘革命口号’)。”
     
     尽管谜人们谨小慎微从事,但因谜得祸依然时有发生。1974年,饶平县黄冈镇谜友汤生成接受“革命任务”制作一批“革命谜语”。他的作品中有一则是:“工农兵批林批孔。猜成语一:三心二意。”他因此谜而被打成“反革命”。
 
     此时期的谜坛依然是危险地带,潮汕谜人既提心吊胆又兴致勃勃,重新涉足者日众。有人以一句潮汕俗语概括了这一文化现象:“奴仔打炮(爆竹),又惊又好。”
 
     全国最早恢复灯谜活动的地方,是汕头市工人文化宫,时间是1972年五一劳动节。当时避讳很多,如不能叫“灯谜”,应叫“革命谜语”,因为“灯”源白花灯,是“四旧”之物;不能叫谜奖品或谜赏,应叫“纪念品”(很长时间每猜中一谜发给一册单价0.01元的《革命歌曲选集》“作纪念”),以避“物质刺激”之嫌。
 

标签: 
作者: 
叶春生 林伦伦
来源: 
华龙潮汕网 http://cs.hlgzs.com
浏览次数: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