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收复南澎岛的激战

    60年前的1952年,抗美援朝战争正在激烈进行中。10月19日夜,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十一军副班长以上组成的一个加强营(4个连)2000人,与一个炮兵营(3个连),由南澳、澄海、饶平县及汕头市的1000名以上船工驾驶38艘木帆船、21艘汽船,附带竹排228只,在中南海军汕头巡防区4艘炮艇及政府工作人员配合下,从南澳岛云澳、青澳及深澳湾起渡,向东南闯过25浬的海面,强攻了粤海天险南澎岛。在前线指挥刘存智(后任广州军区代司令员)、指挥所作战组长张万年(此战受伤,后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等乘坐汽船亲临战场指挥下,广大军民前仆后继,历经恶战,全歼顽敌117名,拔掉了国民党反动派妄图反攻大陆的“桥头堡”,救出了受困的渔民400名,结束了闽粤渔场生产、海运要道受到严重威胁的局面。这是新中国诞生以后,国内发生的一次有名的海岛激战。
 
     南澎面积仅0.34平方公里,属南澳县23个岛屿之一。1952年9月20日早晨,设在金门岛的福建反共救国军闽南地区司令部直属一大队100余人,攻占了南澎。我海军战士邱安、县政府工作组员林小发在激战中阵亡。海军排长蔡健与敌战后于石洞内被俘,押往金门岛后下落不明。
 
     数天后,中南军区批准收复南澎作战计划,军区成立指挥所,军政委李丙令任指挥,军区作战处长李福泽(后任国防科委副主任)协助。 
 
     19日下午5时5分至20分,步兵营4个连全部由云澳湾、澳前湾按各连序列,成梯次队形,一齐起航,指向南澎。炮兵第1组由深澳湾于4时50分起航往中澎。炮兵第2、3组于5时20分由青澳湾起航往南澎。
 
     按我军部署,第1、2、3、4连(配搭4个船工中队),分别进攻网埔、东澳、红火下、夹坑4个点。主攻点是夹坑与网埔。
 
     夹坑,位于南澎北侧,是全澎唯一可供船排出入之处,敌于此利用石穴布置了5个火力点,又在坑两岸挖了相通的全长100多米、齐胸深战壕沟(设枪眼、藏身洞),配合火力点顽抗。壕沟又通至红火下,长约千米。这样的布防,使我军船只一进入夹坑,便如进入死亡谷。我第4连8艘冲锋船和3艘汽船,200多名指战员与74名船工在五连长及中队长林松良率领下,明知夹坑险恶,仍冒险进击。经过激战,终于占领了六0高地。接着,各船登陆军民,经激战,又把其它火力点拔除掉。残敌向高地灯楼溃逃。
 
     东澳的滩头,是在21时20分,由步兵第2连先头船登陆的。成为全澎登陆第一船,战后获“航海能手,助战有功”的先锋船锦旗(今由县博物馆收藏)。全连于21时50分全部登陆,攻占了六五高地。登陆过程,除先头船外,皆遭敌火杀伤。该连战士、青年团员黄金熬,在船上机枪手、弹药手牺牲,两船工负伤,敌人火力凶猛,船无法靠岸恶况下,毅然跳向白浪翻滚的海面,艰难游去,手抓石尖,爬了上去,往竹栅火力点扔去了两颗手榴弹,把4个敌人都炸死了,后又冲到白楼(即红火),用手榴弹炸毁敌枪眼。来自饶平县、澄海县、汕头港务局的船工、海员,也英勇作战。饶平县海山区隆北村民兵中队长黄大柴将伤员抢救上岸,拿起伤员的武器,随部队冲上高地战斗,活捉到3名俘虏。战后,他被评为“英雄水手”。
 
     我1、4连登陆后,在猛烈火力支援下,向灯楼发起冲击。被困的杨廷光等渔民,乘乱冲出寮仔,为解放军带路。副连长张寿远,率军冲近灯楼时,不幸被敌人炮弹炸昏了。醒来后,继续参战。战士于金成,自告奋勇,用一包炸药冲近灯楼,炸开了缺口,敌机枪变哑了。就这样,在来自各个登陆点的勇士们夹击下,灯楼、土炮台、弹药库、白楼、六五高地等,一个个被我攻占。翌晨2时40分,战斗基本结束。
 
     此役,毙敌纵队司令黄颂声(饶平县人)、副司令陈志山以下78名,俘敌主任高学谦等39名,共歼敌117名(守敌总126名)。
 
     根据档案记录,已在1989年县委党史办《瀛南春晓》中,写敌参谋处长谢立远被击毙。但按1995年移居台湾的南澎女人佘楚玉,于2000年9月返汕对笔者说,谢立远还活在台湾。他当时带数名部下躲在石洞内,几天后皆被金门军船救走,临行简埋妻尸,以砖为碑。故原写歼敌118名应改为117名。
 
     南澎激战,我们付出了很大代价:牺牲115人,其中部队指战员87人、船工28人;负伤300多人,其中指战员247人、船工约80人。在南澳岛县城及云盖寺山下、澄海县盐灶龟山南侧及县城公园内共4处,建有收复南澎烈士纪念碑。
 
     战后评功,我军步兵4连等16个单位荣获模范单位,得到奖旗或记集体功;235人立功,其中步兵营1连连长高广浦、4连副连长张寿远等16人立大功,50多人立两小功,169人立一小功。柯仰兴等7人为“英雄水手”,蔡木泉等29人为“模范船工”,陈秀兰等为“支前模范”。
 
     中央军委来电嘉奖参战军民。
 

作者: 
NULL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10.07)
浏览次数: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