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的友联中学

    昔时的汕头,学校没有好坏之别,师资有优劣之分,大多学子择师不择校。每所学校,都是年年桃李,岁岁芬芳。
 
     几名当教师的朋友,都叮嘱我应该写一写汕头昔时的教育事业,理由是:“汕头埠旧事”不能没有教育的故事。
 
     汇聚英才结益友
 
     汕头市友联中学于1919年9月9日创立,属私立性质。好多年前,我看过一份介绍友联中学的资料,说友联中学是三位志同道合的知识青年联手创办的,这三位乐意接受新思想的青年人,在五四精神的感召下,决定办一所传播科学和民主的学校,为社会培英育才。校名“友联”有三层含义:第一,这所学校是志趣相投的好友联合开办的;第二,这所学校聚集英才,联结益友;第三,这所学校的师生和谐相处,是良师益友的联合体。
 
     这是一所富有精神的学校。这所学校自它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革命的摇篮,发生过很多有影响的故事。我案头上的《汕头市金平区大事记》中就有一些记载:“1928年,友联中学成立火山剧社,演职员近30人。曾上演《六面壁》、《死约》、《少奶奶的扇子》、《女店主》、《国与父》、《存亡之秋》等进步话剧。”友联中学火山剧社在汕头话剧史上,留下了辉煌的篇章。《汕头市金平区大事记》又载:“1934年11月,汕头市友联中学组织以探索救国救民道路为主要内容的秘密读书会。此后,在友联中学带动下,辖区内的大中中学、市立一中、海滨中学、乌桥小学等学校也组织起读书会。”读书会的存在时间很长,影响力很大,友联中学老校友、部队离休干部陈宗光先生对我说过:“我是通过读书会认识了革命而走上革命道路的。”新中国成立之前,友联中学为中国共产党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干部:冯铿、方东平、曾应之、潘念之、何史……这一串串名字,在中国革命史上闪亮。
  
     这是一所重视教学质量的学校。友联中学老校友、知名书法家杨锴先生生前跟我说过:“友联中学是私人办的,但创办者不以赢利为目的,向学生的收费不高,一般市民能够接受,所以学生多是劳动人民的子弟。然而校方很讲究教学质量,对生源宁精勿滥。”后来,我从《汕头市志》的人物传卷读到这句话:“曾应之小学毕业后考进汕头友联中学”,这句话印证了杨锴先生之言,这所学校对学生的素质要求是严格的。
 
     旭日枝头桃李艳
 
     人们喜欢以所出人才的多寡来衡量一所学校的教学质量,这个观点未免俗,却也颇能说明问题。友联中学从1919年9月9日创办到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这30年间,培养出一批批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人才,其中有革命家、文学家、艺术家、企业家、自然科学界专家……以下选介几位:
 
     冯铿,女,原名冯岭梅,生于1907年,友联中学的早期学生,她有很好的文学素养和才华,在友联读书期间,就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上。曾在《岭东民国日报》刊载一年约100首总题为《深意》的抒情诗,在潮汕文艺界引起很大反响。1929年到上海深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各种活动。1931年1月被当局反动派逮捕,2月7日被杀于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是“左联”五烈士之一。她的作品很多,有诗集《春宵》、短篇小说集《铁和火的新生》、中篇小说《重新起来》和《最后的出路》,还有一些随笔。《汕头市市志》有她的传记。
 
     曾应之,原名陈北镐,又名陈烈丰,1917年出生于潮安县一个农村。曾应之小学毕业后考进汕头市友联中学。在学校中共党员老师的影响和指导下,他和一些进步同学组织了“读书会”,阅读了许多进步书籍。他最先设计了《潮州话拉丁方案》,积极参加“拉丁化新文字运动”,并与其他同学组成汕头新文字研究会,曾成为这项运动和协会的主要领导人。他于1936年加入华南抗日义勇军,同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初任义勇军潮汕大队大队长,当年7月任中共韩江工委宣传部部长……他成为一名文武兼备的职业革命者,不幸于1949年3月病逝。他先后主编或参与主编《奋斗》、《抗敌导报》、《自由韩江》、《路报》等刊物,发表过许多政论文、杂文和潮汕方言诗。《汕头市市志》有他的传记。
 
     方东平,女,1919年出生,上世纪30年代的友联学生。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汕头市妇女支部书记。1945年以后先后任韩江纵队行政督导队队长、第二支队政治处主任、潮普惠南分委常委兼宣传部长、潮梅人民行政委员会委员、第一督导团团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担任潮汕专员公署副专员、中共潮汕地委妇委书记、广东省林业厅副厅长、陕西省统计局副局长、中共中央西北局经计委统计局副局长等职。她的战友夸她是智勇双全的女中英杰。(此段文字参考《汕头大博览》撰写)
 
     “老友联”出了多少人才?似乎没有专门的统计数字。不过,以一句“桃李芳遍天下”来形容,是不为过的。1991年元旦,“友联中学校友会”成立,老校友们从世界各地赶来,其中不少是有成就的人,有教授、高级工程师、高级编辑、研究员、经济学家,等等。在其后的岁月里,不断听到某某名人是友联中学早期学生的信息,如:中山医科大学教授曾昭博、上海化学专家吴国钦、航天工业部专家庄宏鑫、泰华侨领陈世贤……近日,庆意光先生又告诉我:新加坡侨领陈宗瑞也是友联中学学生。陈宗瑞原籍金平区鮀东村,1930年代就读友联中学,后来到上海美专深造,1940年代在新加坡创办名闻东南亚的“南洋艺专”学校,培养出一大批艺术人才。目前有潮汕学者正在研究陈宗瑞和“南洋艺专”。
 
     园丁心坎春风暖
 
     10多年前,我与友联中学老校友、汕头市知名书法家杨锴有过这样的对话——
 
     我说:“友联中学早期的老师名字我知道的只有许美勋(左翼作家联盟成员)和王兰若(当代著名画家),师资群体的名气比不上学生群体。”杨锴先生答:“自古‘有状元学生而无状元老师’,老师是学生成功的人梯群体。”杨先生说,友联中学的老师坚持“德、智、体、美、劳”的教育方针,把“德”字放在首位。杨锴先生举例说,上世纪40年代,原在普益小学任教的何高老师被友联中学聘用。普益小学有几名刁顽的毕业生随何高老师到来而特地考进友联中学就读。这几名学生,成绩平平,在学术上成不了大器,却是商场上的强手,大多后来到海外发展。其中一位成功人士上世纪80年代回国,特地拜见何高老师,真诚地说:“若不是老师滴水穿石般地耐心开导我,我很可能会走上邪恶的道路。”六七十年前的友联中学的校方就有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意识,不处罚学生,更不开除学生,对极个别确实难以居容的“害群之马”,校方的处理方法是“劝退”,请来其家长道歉:“对不起!敝校不适合令郎造就,请另谋名校就读。我们没有尽责,抱歉!”不给表现不好的学生留下不良记录,让其有悔改自新的更多条件。这种做法,是不是还有现实意义?
 
     因势利导,循循善诱,因人施教,是早期友联中学的老师们共有的教育方法。我市著名画家魏照涛先生,是上世纪40年代友联中学的学生,几年前,在一次他的个人画展上,他不无感激地对王兰若先生说:“我有今日的一点成就,离不开当年您对我的指引。”原来,当年在友联中学任教的王兰若先生发现魏照涛有绘画的天赋,就鼓励他,指导他向这个方向发展,将学校墙报的美术活都派给魏照涛去完成,培养他的艺术兴趣和信心。
 
     杨锴先生等老校友,都有类似魏照涛先生的成长经历。“友联”,是众多学子放飞理想翅膀的地方。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12.09.09)
浏览次数: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