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发现两块明清古军事石碑

    海之有防,起于宋朝而明、清两朝重之,明初以还击倭寇外夷侵略、山盗海贼猖獗,战警四起,兵祸频仍,致国无宁岁,民不安业,每有战情文奏星驰,便成檄谕火急,于是边海要区建城筑寨,明朝洪武二年(1369)始设卫置所,强兵勇将各扼其吭,保家卫国。至清朝康熙立炮台、竖烟墩、增汛地,严阵以待,更无稍息放纵,自北辽东、山东半岛而东南闽粤沿海树兵列舰,形成了一道严密的海上防线。
 
   海门古称海口村,因地处练江与南海出海口,势若大海之门户而得名,海门的海防源于明朝而盛于清朝。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朝廷临海筑城,经三年建设成为军事城池,于是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迁潮阳守御千户所至此,遂改称海门守御千户所,海门为明清我国海防重镇,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潮阳县治安之屏障。更有“大湖晴波”“莲峰海色”两处景点位列明朝万历潮阳县八景,唐韩愈于公元819年到潮阳县大湖乡(今海门镇湖边村)三祭大湖神于海上,留下《祭大神文》三篇,宋文天祥匡宋抗元至海口莲花峰望帝舟,命题“莲花峰”剑刻“终南”,忠风贤迹,爱国爱民,令人心驰向往,历代文武官员、骚人墨客每每登临题作,或咏景或赞美文天祥、韩愈抒情,留下大量摩崖石刻及古碑,其内容之丰富,涉域之广,彰显时代轨迹,国祚废兴,奠定海门镇历史文化在中国历史的重要地位及在我国海防史的特殊地位。
 
   几经历史沧桑,很多古碑不复存在,近来经笔者努力,林汉才、萧永声先生帮忙,通过拓片辨正,使两块明清古碑重光于世,内容如下:
 
   一、明天启六年(1626),侯世威将军倡建海门南门城外关帝庙,并立“忠爱碑”纪事。以激发驻守官兵立志忠国爱民,更积极投身于保家卫国崇高事业,全文如下:“《钦依韶兴侯将军忠爱碑》,本营侯总主。温陵(今福建泉州)人,讳世威、号衷如。三掇武科。奉题请升署指挥佥事。钦选本营,持躬廉慎。驭下慈明,缓急先。夷寇遁迹散;给足,卒伍悦心。营向无帝庙,今捐赀倡建,表忠以作忠也;向无师学。今卜筑设教,推爱以广爱也。他如修营种树,抚疾恤归,种种难罄佥,立石碑额为忠爱。间寓庙誌、学誌,并垂不朽云。天启六年孟夏。哨官卢明、刘明.吴淑、通营旗队兵仝立”。该碑为花岗岩石碑,高190厘米、宽90厘米。现存放于海门镇新德居委韶兴社圣帝庙。
 
   二、吴本汉三修海门参将衙署碑:世之居官者恒曰:衙署传舍耳。亟亟修之何为?即或敝坏。岂不有后来者耶!而余谓不然。余家西北,世受国恩,祖父历任封疆,所到之处,门堂寝室焕然一新,从不肯留以待之后来者。余到粤,历省协三水、虎门,莫不若是,后有绳其祖武之志焉。          
 
   海门海疆之要防也,余辛卯岁莅任,上漏下湿,不堪容足。其楹柱半蚀于白蚁,是即留以待余后来者,余岂肯复以待之后来者耶!维时即捐廉自办,如上房二堂,西畔书室,坏者补之,卑者高之,蔽者新之,朽者易之,未竟废功过。再有澄协之委,雖详请有项,也不及其领。本年夏。又改署潮州总镇,在外一载余,秋月回任,而东畔箭亭已为飓风所圮,此又不可少待者,亟鸠工修之,为堂三楹,后加筑围墙,前列射圃,另捐廉建马王阁,以妥神灵焉,余自莅任至今,修葺凡三次,共费金四百余两。次所请留半不足二百之数。夫捐垫原所不计,亦非以华美饰观,不过欲其多历年所不至速朽而已。然余已尽后来者之职矣。嗣此,凡属后来有同志者,倘能随其时补葺之,丹留之。而不以待之后来者,则通营之福,而无疆之庆也。此又余所日冀幸,而颙望者尔。是为记。
 
   时乾隆叁拾捌年(1773),岁在癸已季冬月也 朔方吴本汉跋。该碑为乌油麻石碑,款旁钤有:椭圆印“根发堂”8×4厘米,方印“吴本汉印”6×6厘米、方印“凤山”6×6厘米,共三枚印章,高53厘米、长120厘米。现存放于莲峰书院。
 
   吴本汉(?-1781):朔方(今宁夏灵武)人,武举人,乾隆三十七年(1772)任南澳镇海门营参将,乾隆三十九年(1774)拔南澳镇澄海协副将,乾隆四十五年(1780)由广东春江协副将升任钦命为闽粤都督府南澳镇总兵,时间为同年六月初五日,越明年即乾隆四十六年(1781)毁镇署后之峙海楼,同年卒于官任。
 

作者: 
萧泽阳
来源: 
潮南·总第111期
浏览次数: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