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信”铸百年善堂之魂

    在汕头,“汕头存心慈善会”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这个创立于1899年的民间慈善组织,历经朝代更替,始终以救生恤死、救孤扶寡、扶贫济困为宗旨,救无数人于水火之中。
 
   ■ “善、信”铸善堂之魂
 
   翻开百年善堂史册处处闪亮着善与爱的光辉。
 
   存心慈善会前身为“汕头存心善堂”,是潮汕地区一所家喻户晓、老幼皆知的民间慈善机构,先后成立了“存心医院、学校、水龙局、施粥局、难民寮、掩埋队、救护队、儿童教养院、义山”等一系列社会救助机构,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存心学校”和“存心孤儿教养院”收养爱国抗日烈士遗孤和国难孤儿无数,所做的善举得到清政府和国民政府的嘉奖,善名远播。
 
   历史的原因,善堂于1951年起停止活动,场地归属国有,善堂工作人员被安排到政府各部门继续工作。2003年经市政府批准:同意作为汕头慈善总会分支机构,在汕头市乌桥北海旁直路(原存心善堂难民寮旧址)恢复。近几年来,存心善堂的慈善影响力发展迅速,2003年,刚开始恢复活动的存心善堂募得善款100万元,2005—2006年这个数字已经上升至500多万元,从2008年至今,平均每年募集善款达2000万元以上。在这些善款中,除了3万多名会员每年100元的会员费外,90%的善款来自社会热心人士,其中,匿名捐赠占了一半。
 
   存心慈善会会长蔡木通认为,慈善会之所以得以不断壮大,与百余年的历史传承、深厚的潮汕文化传统分不开。善堂运行至今,历经朝代更替,未发现有擅用善款的行为,也很少有人诈病获取善款,这些与传统文化基因不无关系。
 
   可以说,“善举”与“诚信”铸就百年善堂之魂,支撑着它不断发展壮大。
 
   ■ “爱、感恩”传播善堂之光
 
   澄海区东里镇堂西村塘西池厝75岁的老人陈森和19岁不幸染上重疾,家境一贫如洗,全靠邻里乡亲和低保救济。32年前,他的父母亲先后去世,久卧病榻的他陷入凄凉的困境,背上长满了褥疮,久未能行走的小腿,更是变成了紫黑色。一日三餐,都是好心的邻居,帮忙给他粥喝、饭吃。老人他告诉记者,如果自己能够站起来,早就寻短见去了。存心慈善会得知这一情况后,把病卧在床的陈森和老人接到了存心养老院。养老院给老人清洗了脏兮兮的身子,又一连数天帮他消毒、清洗褥疮,并请来了骨科专家,给老人诊治开药……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今年春节前夕,陈森和老人的褥疮痊愈了,终于能够坐直身子,扶着床沿慢慢下地。老人噙着热泪说,这是自己32年来过得最温馨幸福的春节。
 
   像这样的例子,在存心慈善会的事迹册里不胜枚举。
 
   今年4月,乌桥街道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夺去了两名孩子的生命,并使一些居民失去了栖身之地。存心慈善会的义工们纷纷走上街头,为受灾群众募捐善款,仅一天时间就募得善款150万元,再次见证了这一百年慈善品牌巨大的力量。
 
   虽然只是一个民间慈善组织,但对存心慈善会来说,“爱与感恩”的光芒打破地域限制,辐射到全国各地。
 
   2008年年初南方冰雪灾害,慈善会组织150多名义工,连续7天在火车站为滞留旅客特别是残疾人和老人儿童免费提供总价值150万元的御寒衣物、棉被、食品等物资,确保滞留旅客吃饱穿暖,并将募得的价值200万元的赈灾物资,分三批运往广东清远、韶关和湖南郴州等冰雪灾害受灾地区。
 
   “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存心慈善会将募得的180万元爱心善款转交给市慈善总会用于四川地震灾区的救灾。5月底,慈善会把总值156万元的发电机、速食面、奶粉等救援物资装成7卡车运送到四川绵竹灾区。6月再组织一批价值166万元的赈灾物资,运送到甘肃省陇南市地震灾区。
 
   “4·19”玉树大地震,慈善会募集100万现金和260多万的物资分4火车皮运发到青海玉树灾区。
 
   ■ 转变思维延伸慈善触角
 
   2009年,经市民政局批准,存心慈善会登记为法人单位,从单一的民间慈善机构,发展成为具有社会管理功能的草根组织。从此,慈善会力促转型,将慈善触角延伸至民间最需要帮助的角落。
 
   希望工程创设人徐永光曾指出,做公益的最高境界就是资助社会创新,用最少的投入解决社会问题,从而产生最长期的影响。应该转变慈善思维,不能只是拿做慈善的钱去布施。
 
   基于此,存心慈善会的慈善品种越来越多元。比如“存心特教学校”,是目前粤东地区第一所全托式的特殊教育学校;专为6至16岁的贫困脑瘫儿童而设,“存心慈善养老院”,对入住该院的老人进行24小时监护,自开办以来共义务收养社会近200位孤寡老人入住;“残疾人工疗站”,为辖区年满18周岁无经济来源的残疾青年提供工疗康复训练;存心免费快餐”, 每日3餐,每餐100份长期供应,解决社会孤寡、单身、残疾老人和一些到汕暂时找不到工作、生活无依的外来务工人员的日常生活问题;“存心业余文武学校”,免费接受困难家庭儿童到该校进行培训;“交通肇事逃逸应急救助”基金,对交通肇事逃逸事故中暂时联系不到家属的伤者进行应急援助,垫付入院抢救费用,尽力挽救伤者生命,维护社会稳定……
 
   翻开存心慈善会的账目,便会发现在日常办公费用及社工劳务补贴等方面,慈善会严格按照“自给自足、自我造血”的原则,运用每年300多万的会员费及开辟民办非企“存心陵园”为会员服务的100多万服务费,作为该会日常办公费用及社工劳务补贴费用。保证社会热心人士捐赠的善款、专款百分之百用于慈善救助和专项救助。
 
   在以服务养慈善的过程中,存心慈善会实际上已经承担起社会管理的担子。
 
   ■ 慈善之路永无尽头
 
   存心慈善会的探索无疑为推进当前政府与社会组织的良性互动提供了新鲜经验。
 
   金平区主管民政工作的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许创生认为,在经济社会迅速发展的同时,存心慈善会作为一个由民间自发筹建,为社会公众和社会发展提供公益服务的社会组织,多年来积极参与社会救助、灾害救助、恤孤助学、扶助残疾人等公益项目,在吸纳社会资源、募集社会资金、培养慈善意识、推动社会力量参与公益、促进社会协调发展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对于这样的公益服务类社会组织,政府要大力支持、积极引导,总结推广存心慈善会在社会工作中积累的经验,通过资金扶持、转移职能、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公益服务类社会组织发展,以加强政府在社会管理中的薄弱环节,促进幸福汕头示范区建设。
 
   据慈善会会长蔡木通介绍,政府向民间慈善组织购买公共服务,在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有过成功实践,慈善组织替政府兴办医院、孤儿院、庇护中心。政府需要做的,只是监督慈善组织专款专用、应保尽保。蔡木通建议,为了避免一些民间慈善组织通过“裙带关系”,将公共服务当作私人资源,推高公共产品价格,这些代理民政职能的慈善组织,必须充分接受政府、媒体和公众的监督。慈善可以社会化,但绝不能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
 
   在蔡木通办公室,一幅写着“存心善堂”的书法吸引记者的视线。蔡会长说,“上世纪40年代,香港归侨、当时的存心善堂理事长的张运生给善堂题字,他故意在"善"字中间少写了两点,就是告诫我们:任何年代都有穷苦人家,存心善堂慈善资源的供给,永远跟百姓的需求有差距就因为差那么一两点,慈善之路永远没有尽头。” 
 
 

作者: 
陈静莹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