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商历史上的金融创举——“七兑票”制度

    1860年汕头开埠前后,资本主义经济迅速发展。开埠前后汕头便有票号、钱庄、典当行等金融机构,经营存放款、汇兑、兑换、保管、出纳等金融业务。1936年前,曾经在汕头设置过机构或分支机构的银行有中国通商银行、日商台湾银行、大清银行、交通银行、中国银行、中法实业银行、广东实业银行、陈鼎成银行、陈源大银行、殖边银行、荷兰安达银行、农民银行,中央银行(广州)及其改组后的广东省银行等。1936年汕头市内有金融汇兑庄58家,收找业256家、侨批55家,有证券交易所,金融业相当发达。其中,以“七兑票”的创造最具时代意义,是历史上的重大金融创举。
 
     潮汕地区最早的钱币叫“七兑票”,出现在清末。潮商历史上的金融创举。汕头市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王琳乾先生介绍:潮汕行使七兑票,它属信用货币,曾在潮汕被当作通货单位,此纸票被当作货币行使,是因为开埠以后,市场交易很复杂,墨西哥银、日本银、安南银等每个银币约白银7钱2分5厘,而西班牙银、葡萄牙银、菲律宾银等,每个银币则约值白银6钱7分,还有一些杂港银元,含银成色更低,交易时支付标准无定,难辨成色,增加买卖困难,有人倡议以4枚7钱2分5厘银元,加上6枚6钱7分之银元,包成一封,使每封重量7两,在市面交收支付,表明重量,进行流通,每一转手商号都在原封上面盖章,以示负责(后发展到每封50元、30元、20元不等),但因交易传递太久,封纸破裂,上面印迹太多,难以辨认,加上个别商家品德不纯,暗里抽渗次银于封里,引起争议,商场初以为便利,现反觉其繁苦。当时澄海的汇安庄、德万里、同吉等商号银庄,率先发行凭票兑银纸币,每元以7钱为准,这就是七兑票之始。
 
     “七兑票”制度具有高信用度的特点,商场上的信用甚至超过港币和龙圆。是潮商在历史上诚实守信的突出表现,同时有力地稳定了潮汕的资信体系,直到1925年“废两改元”。潮海关税务司甘博(S.Campbell)在《1892-1902年潮海关十年报告》中指出: “汕头不同于中国大多数大贸易中心之处,是这里的大部分银行业务掌握在本地人手中。当地商人之间的结合特别牢固,即使在实力雄厚、已打进国内任何其他商业社会的山西银行帮中,也仅有一家大蔚泰厚号能成功地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这家银行和属于广州银行支行的海关银行,以及另一家广州人开的银行,是这里仅有的不纯属当地机构的几家银行。”同时光绪年间进入汕头的山西票号也一直被挤压。继任潮海关税务司克立基(Edward,Gilchrist)在《1902-1911年潮海关十年报告》写道:“汕头本地金融制度的一个特点是:其业务主要由本省人办理。几乎在全国各省垄断了这个行业的山西银行帮也被排除在外。” 潮海关税务司葛礼(R.A.CURRIE)《1912—1922年潮海关十年报告》也提到“ 截至1912年,在汕的四家山西票号的金融业务似乎仅限于经办官方汇款业务;它们最终于民国成立前后关闭,成了鼎革之际清皇朝的殉葬品。”
 
     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就有人做出深刻评论:“汕头是一个通商港,和外国人通商,已有了数十年的历史;外国人在汕头的商业,也颇为发达。但汕头市金融界的权柄,仍很完整的操在本国商人之手;外国虽有台湾荷兰等银行,却没有什么势力。这因为汕头市汇兑公所和银业公所的同业,团体很坚固,组织很严密,外国商人不能侵入。” 正如饶宗颐所言,“汕头七兑虚本位制独能巍然操伸缩金融之权”。
 
     日本台湾银行汕头支行旧址 日本台湾银行汕头支行位于广东省汕头市永平路1号。据汕头地方志记载:台湾银行,日本皇家特许银行,其全称是“株式会社台湾银行”,是日本侵占中国台湾后,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创立,总行设于台北。资本总额为原日金500万元,后增至1500万日元。光绪三十三年(1907),日商台湾银行在汕头设立支行。民国20年(1931),“九·一八”事变停业。至日本侵略军入侵汕头后其分行又开始办理业务。民国34年(1945)抗日战争胜利,台湾归还中国,该总行被接管,汕头支行随之撤销。解放后做为汕头日报社,法院等。现为汕头开埠历史陈列馆。
 
     汕头工商银行外马路营业厅 外马路71号(外马路与升平路交界处)汕头工商银行外马路营业厅。原是“沙汕头汛”,俗称“营仔”,是驻军的地方,后改建,曾作为公安局办公点。1949年以后改为银行。
 

作者: 
林小乐
来源: 
潮商,2012年第4期
浏览次数: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