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歌谣叙事言志雅俗共赏

    歌谣是一种民间大众文艺,或抒写事实、或表现情绪,反映人民大众的普遍诉求和共同心理。潮汕歌谣首先是地方的,一方水土育一方人,一方水土唱一方歌。自然环境的陶冶、历史长期的积淀,造就潮汕文化中和、开放、多样的特点,反映在歌谣上便是善于汲取别人长处、结构形式和表现方法多样、平和而不激烈、含蓄而不奔放、精细而不阔大的开放型海洋文化。潮汕歌谣又是民间的,与草根阶层结下不解之缘,由他的歌唱、为他们歌唱。唱的是普通民众的亲情、爱情、友情和社情;唱他们的悲喜歌哭、对事物的感知;唱他们的诉求、常识和大众心理。潮汕地区汉族居民占绝大多数,山里有畲族、水边有疍家。汉族歌谣、畲族歌谣和疍歌并存,互相促进、共同发展。
 
     潮汕歌谣大体可分为革命歌谣、叙事歌、生活歌、情歌、仪式歌、儿歌、滑稽歌、过番歌共8类,风情民俗浓郁、文化内涵深厚。
 
     叙事歌
 
     叙事歌谣相对于抒情歌谣,可分为情节化歌谣和知识性歌谣两种。情节化歌谣讲述的是一个较为完整的故事,具备时、地、人、事几个要素,最著名的作品是《孔雀东南飞》和《木兰辞》。后来歌谣趋于简短,情节难于展开,加上节奏韵脚的限制,叙事不如散文那样便利,通常就把短章联为长篇,如四季歌、五更调、十杯酒、十二月歌等形式,节奏、韵脚也较为宽松灵活。潮汕歌谣《怨你阿爹娶后人》流传甚广:“正月剪春萝,四娘赶鸡去踢拖(游玩)。鸡唔见,鸭又无,后母苦打去跳河……四娘今去沉水头,弓鞋脱落目汁流。四娘受苦后母苦,后母苦死无人留。”歌谣中叙述的是鲜活的事实,抒发的是直接感知的东西,因而深深打动人心。有的叙事歌谣表现生活生动逼真,想象大胆,语言新鲜活泼。如引人注目的长篇歌谣《余郎求亲》,讲述的就是一个求亲不遂而导致杀人的惨剧。知识性歌谣则是传播生产、生活中的各种知识,有助于人们的记忆,如天象歌、节序歌、农事歌、物产歌以及报花名、报戏名、鱼名歌等。这类歌谣将知识性与趣味性有机结合、堆砌与灵动巧妙揉和,既有知识又有歌,唱诵起来琅琅上口,很受欢迎,最著名的是《百屏灯》,在观灯赏景中的怡情娱乐中一口气讲述,媚媚道来,让人领略了100个戏曲故事,民俗价值与文学价值相得益彰。
 
     生活歌
 
     顾名思义,生活歌是指表现社会生活和家庭生活的歌谣,也包括各种职业劳动的歌谣,其中表现家庭生活特别是妇女生活的题材是最大量的,呈现出多样性和丰富性,既有抒发对美满家庭的理想,也有表现家人齐心协力勤俭持家,还有描写一家人互敬互爱和睦相处,当然也不乏反映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冲突或邻里纠纷的作品。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发生的种种故事具有普遍性和互通性,因而这类歌谣最易流传,也最能打动人,尤其是妇女的命运和在社会及家庭中的际遇如何,最能折射出家庭乃至社会的文明与进步。“挨呀挨,挨米来饲鸡。饲鸡叫啯家,饲狗来吠夜,饲猪来还债,饲牛拖犁耙。饲逗仔(男孩),落书斋;饲走仔(女孩),雇人骂。”这是典型的重男轻女歌谣,旧社会女孩一出世便受歧视,甚至还被认为比不上养鸡养狗养猪养牛。“小鸡仔,跳上椅,伶俐新妇早走起(起床)。入客厅,收床椅;入灶间,洗衣碗蝶;入房内,做针线。父母贤教示,翁姑有福气。”妇女三从四德、循规蹈矩,担负着繁重的家务劳动,这是生动的写照。“五四”运动前后潮汕出现一首新歌谣:“文明世界,烟仔食派(赶上时髦);女子解放,自由择婿。”这是社会的进步,也是美好的愿望,潮汕表现农事活动的歌谣丰富热烈,可惜由于歌谣的口语性,口耳相传,留存下来的不多。“荷犁牵牛下田中,生为农夫忙不忙。一年四季忙不了,春夏过了又秋冬。”明白如话,真挚感人。问答式渔歌:“你知乜个直溜溜?你知乜个海底泅?你知乜个随风走?你知乜个独条须?我知支桅直溜溜,我知支舵海底泅,我知大帆随风去,我知锚索独条须。”“你知乜鱼着火烧?你知乜鱼上战场?你知乜鱼好打索?你知乜鱼好围腰?我知爅鱼着火烧,我知枪鱼上战场,我知鳗鱼好打索,我知带鱼好围腰。”这首歌谣以船、鱼为题,展开对答、相互斗趣,劳动中的辛劳、危险、疲惫、寂寞就都一唱而解。这是绝妙的场景、绝好的歌。
 
     情歌
 
     情歌的内容涉及男女爱情的各个方面,既有歌颂真挚爱情,也有描写瞒夫瞒妻瞒人偷情,又有反映僧尼、寡妇的苦闷生活以及摆脱这种生活的诉求,还有展现旧社会妓女的风尘生涯和悲怨情怀。其中最有意义的是要求摆脱封建礼教和陈规陋习、散发出民主精神和叛逆勇气的作品。各个时代、各个地域的民间情歌唱出了人们心底的呼声,表达了他们追求恋爱自由和人性解放的民主精神,冲击着封建礼教的禁锢,伸张正常人的天然权利,具有较高的思想价值和审美价值,是民间文化的瑰宝。自古以来潮汕农村聚族而居,以宗祠、族谱、族规、族长为标志的封建宗法势力强大,一切违反封建礼教和宗族利益的、婚姻以外的爱情都被认为是大逆不道的。因此,潮汕歌谣中的情歌并不多,像“灶前燃火灶后薰,不是姻缘不对君。日来无食相思去,夜来无被盖腰裙。”表现的是礼制容许下的夫妇共同守贫,并没有多少对爱情的追求,充其量只是“结婚后的恋爱”。即使是真正意义上的情歌:“欹山歌,欹山发草闹萋萋。君今十八娘十七,有如好米打糖枝。东山东,东山发草闹呛呛。君今十八娘十七,有如好米打糖方。”也显得十分含蓄和克制,只有很少的歌谣,如《摇鼓叮咚声》:“天拉朗(黎明),母亲叫仔来开门。‘奴哙,你个房门怎会开?花纱罗帐怎会垂?鬓边头毛怎会散?胸前纽仔怎会开?’‘娘哙,昨夜房门狗仔来撞开,花纱罗帐风吹垂,鬓边头毛枕边散,胸前纽仔热解开’。”讲述的是少女与货郎不能正常恋爱结婚,偷偷幽会之后机智沉着地应对母亲的盘问。潮汕不是情歌的沃土,妇女们转而从潮州歌册那些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中寻求慰藉,男人的则从“咸古”(黄段子)中寻找乐趣。
 
     滑稽歌
 
     滑稽歌的特征是嘲讽、打趣、游乐,没有正儿八经的意思,在于使紧张的生活驰懈,特别是讽刺性歌谣涉及人事物态的丑拙和乖离,也即是人们常说的“生活丑”,努力将生活丑化为艺术美。讽刺是无情的滑稽,它将丑恶事物的美丽外衣剥落,使人们看清其表与里、言与行、现象与本质之间存在的尖锐矛盾,在笑声中将其摒弃。下面这首讽刺歌:“某家阿爷嘴阔阔,尺二辫子须二撇。交掺(结交)烟友三四人,每夜轮流各一宿。入门尚未食烟茶,倒落烟铺气就喝。左畔四,右畔三,好似咸鱼双畔烙。烟瘾过足有精神,说起史书大喝叱。半夜听见卖鱼生,想食鱼生熬番葛。食到醉饱返回归,八字脚马跋呀跋。阿四提灯头前行,去到门脚屎就氵最。阿奶开门喝一声:‘阿是你遭狗血泼!’虽是黉门一秀才,算来人品太过拙!”这首歌谣用叙事白描紧紧抓住讽刺对象的身份与行为的矛盾加以剥露。作者没有直接分析和论断,只是让被讽刺者用自身的行为来反讽自己、否定自己。这正是讽刺滑稽歌谣的艺术魅力。诙谐则是有情的滑稽,嘲笑的是人的某些无知和人性弱点。如:“一时肚中饥,想食溪中个鱼鲜。买到珍馐共百味,又愁闺房无娇妻。生到五男共二女,又愁无业做根基。田厝买到九千百,又愁白役(无官无职)被人欺。不觉做到知府职,又愁官微怕上司。不觉做到宰相位,又愁无子来登基。人生知足未为足,不如骑鹤飞上天。”贪心不足是人性的弱点之一。这首歌谣在荒诞和可笑之中也有严肃,在讽刺里还有怜悯。滑稽歌谣中还有颠倒歌:“老鼠拖猫上竹竿,和尚相拍相挽毛,担梯上树沽虾仔,点火烧山掠田螺。老鼠拖猫上竹枝,和尚相拍相免辫,担梯上树沽虾仔,点火烧山掠蟛蜞。”颠倒歌也许就是社会生活中种种是非错迕、阴阳易位现象的曲折反映,可谓“为滑稽而滑稽”。
 
     过番歌
 
     过番谋生是潮汕一种历史悠久的生活现实,也是潮人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过番歌就是反映潮汕海外移民现实生活和心态的民间歌谣。“无钱无米无奈何,背个包袱过暹罗。火船一到七海洋,回头再望我家乡。父母奴仔个个哭,哭到我心如着枪。暹罗船,水迢迢,会生会死在今朝,过番若是赚无食,变做番鬼恨难消。”远在异国他邦,番客的生存条件和劳动环境十分恶劣,正如有首民谣所描述:“无奈卖身‘猪仔行’,做牛做马去开荒。蛮烟瘴气鬼作伴,水黑天高望故乡。”他们恋乡别恨,前路渺茫,生存的艰辛和内心的恐惧足以使人为之震憾。“火船驶过七洲洋,回头不见我家乡。是好是劫全凭命,未知何日回寒窑?”“一溪目汁一船人,一条浴布去过番。银钱知寄人知返,勿忘父母共妻房。”这是见于不同地方的两首过番歌。前一首是夫向妻依依惜别,后一首是妻向夫百般叮咛。诵读这首歌谣,过番者与在家乡亲人不愿分离而又不得不离的悲痛情景历历在目。当然,过番歌也不全是悲歌,海外潮人艰苦创业,不少人颇有建树,特别是祖国解放和改革开放以来,他们对侨居地和潮汕家乡的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红头船载去的是悲苦,载来的却是发达和机遇。这是以往一些过番歌作者所意想不到的。 
 

作者: 
陈焕溪
来源: 
潮商,2012年第4期
浏览次数: 
101